我看书斋 > 九州散事 > 第三十一章 密谈

第三十一章 密谈

这云州将军入城的当日,城主府来了几个客人,几个在这触天城中的大佬,以往他们这般会面,也没多少人会去在意,毕竟这些人的勾当,早已习惯了。
  
  只是如今有些不同了,不知是谁的传言,说这云州将军,似乎是在入城前脱身而去了,还有人放出言论,说这云州将军,是去收集这些人的的罪证了,为的就是清理他们。
  
  只是这罪证,真的能搜集的到吗?毕竟前段时间那人要来担任云州将军的消息传出,这些人突然开始处理遗漏之处,这半个多月,已然处理的干干静静了,几乎没有苦主存活下来,即便这云州将军想查案,他又去哪里找证据呢?
  
  这城中的传言倒是热闹的紧,除此之外,更多人讨论的,是如今这个新任的将军能撑多久?又会是以什么理由被那些人做掉,甚至黑市上的赌坊之中都已经有人开了盘口。
  
  将军府中的密室,一众人在谈论着这新任的云州将军,虽然神色各异,但不变的是他们那眼中的忧虑。
  
  谁也没急着开口,气氛显得有些压抑,为首那个面容看起来和善的城主,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带着一股凝重之色,看着这围坐在一起的人,也没有言语,不多时,外间几声响动,一个蒙着面的黑衣人走了进来,在这触天城的城主耳边说了些什么,城主点了点头,之后那人再度离去。
  
  这城主也没有卖关子,当即开口道:“主人说了,这所谓的将军的事情虽然要密切关注着,可眼下的当务之急,还是先各自处理好你们的烂事,主人还说,若是因为谁的事情,牵连到我们诸位,那牵连我之人,自己看着办,主人希望你们做出正确的决定,他不想做那弃卒保车之事,但也希望你们,处理好你们的事,言尽于此。”
  
  听到这话,几人各自私语了一番,其中一个人起身发难:“落城主,我们的事自然我们自己处理的自然是没什么纰漏,现在应当问的是您的事,这云州将军为何被跟丢了?这您总得给我们的一个交代吧?还是说你是想把过失”
  
  落城主听到了这一席话,看着起身的那人,很平静的问道:“王掌柜,跟着那人的探子是主人派去的,莫非王掌柜是是在责备主人的探子办事不力?还是对主人有不满?”
  
  那王掌柜被这一下,问的哑口无言,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时候他身边的那人起了身,看着这落城主,笑着道:“落城主,请您见谅,我们的意思是,为何不在路上干掉那个人,还要一路跟着这么麻烦,既然知道他是个麻烦的家伙,索性让这近来的风暴,做个引子,解决了他,也让我等能轻松些,也不必必这般劳累呢,况且朝廷也暂时无暇管束咱们,我等愚钝,想不明白主人在顾忌什么,还请城主,将主人的想法告知我等,也好让我等清楚,今后该怎么做。”
  
  “想知道主人为什么不动那个所谓的将军?”落城主起身,看着在座的众人,开口问道,看到这一众人点头,这落城主也想起了,过往的事情,眼中带着一丝恐惧,强行压抑住了恐惧,平淡的开口道:“因为那人的师父,那个所谓的仙人,你们都是这些年陆陆续续来的,自然是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而我和主人是亲身经历者,原本这云州两万万的黎民百姓,一日间,只剩下了不足千万,剩下的人也不知发生了何事,只知道那密布的乌云,和一场暴雨,可我清清楚楚的看到了这一切,也看到了那个所谓的仙人,那天空中挥之不去的血色,身旁教众的哀嚎,是我,是主人至今都挥之不去的梦魇,我们看着山巅是仙人,而那仙人也在看着这一切的发生,知道我们身边的所有人都没了,灰飞烟灭了,神终究是没来救我们,没有拯救我们这些绝望的人,之后仅仅是我和主人逃脱了,那天人也就此收了手,而这新任的云州将军,就是他的弟子,若是妄动,只怕这次云州会生灵绝迹,你我也逃不掉的。”
  
  “难不成就等着他,找咱们的把柄,咱们就什么都不做?”落城主左手边的一个人,听到了这一席话,平复住了心境,看着落城主开口询问道
  
  落城主这人,也看着这在场的各位,声音不急不缓:“所以,主人让诸位去各自准备,以防止露出马脚,落下口实,毕竟既然不能动武,咱们也还可以动脑子。”
  
  看着面前沉默的一众人,这落城主想到了一些事情,将一个小纸团丢在了桌子上,然后开口道:“如今我得到了消息,那仙人似乎是和这所谓的将军,断了关系,而且那仙人不日就要闭关了,因此有些事情,我们也可以做,但是还是要记得一件事,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去动那个人,还是那句话,把你们自己的事情,都给我处理好了,若是被抓住了把柄,别牵连我们了,那所谓将军的事就说到这里了,剩下的事,是关键问题了。”
  
  顿了顿,落城主扫视了一下众人的神色,然后继续说道:“现在该说说,那件事情的过失了,人是从谁负责的环节逃走的?逃走之后又弥补的如何了?说说吧!”
  
  落城主说完,一众人看着其中一个人,那人看着众人投过来的目光,只得起身回答道:“回禀城主,人是从我那里逃走的,一时疏忽所致使的,请城主和主人放心,那逃走的几个人,除却一个跌下山崖的,其余之人无一例外都解决了。”
  
  那落城主听到这人的禀报,听到有人坠下山崖时,眉头一皱,问道:“跌下山崖那人的尸首,你们找到了吗?”
  
  那人看落城主,看着他有些阴沉的脸色,摇头道:“不曾去找过,但我肯定那人必死无疑了。”
  
  “肯定?若是出了纰漏,你吃罪的起吗?”落城主看着那个人,怒声斥责道
  
  看着一脸怒意的洛城主,那人连忙解释道:“城主大可放心,那人落下的地方,是一处裂谷,人迹罕至,也极难下去,更不可能带着人出来,所以我敢肯定,那人必死无疑了,所以也就省了点事情。”
  
  “最好如你所说的,若是那件事情因为你而出了变故,不管其他人死不死,你和你的家人,要对此事负责。”落城主看着那个人,言语之中不留一丝情面
  
  “是,属下明白了。”那人听到了落城主的话,点了点头,也松了一口气
  
  之后也没说什么事情了,准备各自回去了,走之前落城主叮嘱道:“那人既然来了必然是想要抓住我们的把柄的,近来做事给我收敛点,吃相别这么难看,那人不好对付,还有你们的子嗣,给我管好了。”
  
  这些人也没有废话,点了点头,然后相继告退,从这城主的府邸出来,看到了一旁显得有些破落的云州将军府,有人不以为然,有人嗤笑一声,对这府邸的主人表示不屑,之后各自散去。
  
  他们来的时候声势宏大,走的时候显得有些悄无声息,自然是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一个伙计模样的人在人群后面,看着这些人出来,悄无声息的向后撤去,确认了身后没有人跟着,回到了自家的茶馆,茶馆中没几个客人,伙计也省了事情,径直进了后院,想要将这一切,告知自己的上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