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 > 海贼之绝色军团 > 第六章 跳舞粉工厂的位置

第六章 跳舞粉工厂的位置


  “你知道,刚才你做了什么事吗?”
  冷冷的,充满了森然杀意的声音幽幽传出。
  波拉轻啐了口唾沫,从桌椅板凳残骸中爬了起来,她手臂、腰腹部白嫩的肌肤出现了斑驳淤青。
  “本来还想尝尝你这王子的味道,看看贵族小鲜肉的滋味儿和粗鲁海贼究竟有什么不同。”波拉双手捧住了自己胸前的两团硕大滚圆,将黑皮胸衣整了整。
  那两团之间本就已经有幽深沟壑,如今被她捧着,更是汹涌得像是能将整个头都埋进去似得。她浑然不觉这旖旎的情景有什么,怨恨地盯着沈明道:“不过现在我改变主意了……你居然趁我不注意甩我巴掌?!”
  “你惹我生气了!你要为此付出代价!”
  波拉愤怒地尖声高喊,戴着黑皮手套的双手带着乳香直指沈明,瞬间就化成了十道黑色的尖刺,直直朝着沈明射去!
  沈明好像被吓傻了一般,站在原地不动。
  就在十条尖刺即将戳中沈明时,沈明微不可查地踏了一步。
  “刹!”
  十条尖锐的黑色荆棘条刺穿了沈明身体后,又深深地插入了他身后地板内!
  波拉嘴角浮现出了一丝笑意,可呼吸之间,沈明被刺穿的身影居然消失了!
  “啪!”
  沈明不知何时已经到达了波拉的身前,他将弓着的身体直了起来,在波拉反应过来之前又是给了她一巴掌!
  “咻!”
  十条刺入地板的黑色刺条迅速回收,重新化为了她的十指。与此同时,她身体又被抽得飞起,旋转着一炮撞到了酒馆的木墙壁上!
  “嘭!”
  她那惹火的身体,直接嵌入了酒馆的木墙壁之中,原本漂亮的容颜,此刻已经一左一右地被沈明打出了两个掌印、高高肿起!
  “你的……速度。”波拉奋力地从木墙壁中挣脱出来,两手捂着通红肿起的脸蛋,此刻说话都不像之前的声音,反而有些囫囵了。
  沈明淡淡地问:“现在可以告诉我,跳舞粉工厂位置在哪儿了吗?”
  “就算你打得过我,可克洛克达尔大人不会放过你……”波拉似乎还没有认清目前的状况,居然还声音囫囵地威胁道。
  “啪!”
  波拉甚至都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自己就再一次腾飞了起来……
  “哗啦啦!”
  她再次地被抽飞回了破烂的桌椅板凳废墟之中。
  沈明走到波拉面前,看着已经肿成了猪头的她,想要再吓唬她一下,抬起手来就作势欲打!
  “别!”波拉吓得大叫。
  她现在的脸,已经不再美丽,肿的就好似红猪头一般。墨绿色的眼眸被肿胀脸庞挤成了一条缝,缝隙边缘滴落泪珠。
  巴洛克工作室的高级特工波拉,居然是被吓哭了!
  “我告诉你!别打我了!”波拉在地面朝后滚了个圈,与沈明距离拉远之后,这才爬起来连忙道:“跳舞粉工厂就在克洛克达尔大人的大本营,雨地北方三十里的地方!”
  沈明仔细想了一会儿后,这才想起雨地究竟是什么地方。
  雨地是阿拉巴斯坦的梦想之城,克洛克达尔的大本营,王国最大赌场“雨宴”就在这里。雨宴的幕后大老板,自然也就是克洛克达尔本人了。
  不过沈明却是不知道从这油菜花市该怎么前往雨地,所以他往前走了一步,伸出了手。
  “哇呜呜呜!”波拉一下子就被吓得大哭,“王子殿下,求您了,别打我!我也就只是一个替克洛克达尔大人打杂的罢了!”
  沈明冷笑道:“呵,别装可怜了。身为巴洛克工作室除了副社长罗宾之外,地位最高的女特工,难道我会不知道你的德行?”
  “MR.1的女代理人,巴洛克工作室接头点的负责人,Missdoublefingle波拉!你可是鼎鼎大名的女特工,每天不知多少黑暗资料由你经手。”沈明道:“如果没有你的话,不知有多少人能幸免于难呢。整个伟大航路起始部分的黑暗势力活动,都是经过你授意的吧?”
  正因为如此,所以沈明并不会因为波拉是一个女的,不会因为她身材好、长得漂亮就对她怜香惜玉。因为就凭她的罪大恶极,就算死一百次也不足惜!
  如今不杀她,只是吓唬她一下,从她这里获得情报,这已经是沈明对她的法外开恩了!
  “拿来。”沈明不容否定道。
  波拉愣了一下:“什么?”
  “这里前往跳舞粉工厂的地图。”沈明补充道:“我可不信你这里没有。”
  波拉犹豫了一下,对巴洛克工作室的忠诚和自己的小命相比,她最终选择了苟且偷生。
  她走到吧台里面翻找了一阵后,就拿出了一张黄色的羊皮卷地图。
  随意找了一个桌子展开后,她一边指着地图上的几个地点,一边为沈明详细讲解着沿途的路况等等。
  片刻后,沈明拿着羊皮卷地图,施施然地走出了蜘蛛人咖啡馆,对等在门口的照美冥道:“我们走。”
  卡尔和那名王国军士兵,呆呆地看着沈明和照美冥离去的背影。
  王国军士兵道:“王子殿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了?”
  卡尔抓了一下脑袋说:“我哪儿知道?话说回来,你带我去军队以后,我会得到什么奖赏?”
  那名王国军士兵脸色一变:“糟了!”
  卡尔有些好奇地问:“怎么了?”
  “我也就只是一个苦哔站岗的小兵罢了!而且还是晚上不得睡觉,守晚岗的那种!”王国军士兵苦笑道:“军队里就数我没地位了,我带你去……人家顶多能给你一个军籍吧?”
  卡尔的脸瞬间就黑了:“卧槽!那你怎么不早说?”
  “王子殿下!王子殿下!”卡尔高声叫喊:“等等我!您给个信物,好让这个兵兄弟带我去领赏啊!”
  可惜沈明和照美冥早已经骑着卡鲁鸭走远了,再也听不见卡尔的声音……
  油菜花市边缘,一名头戴白巾,白巾外箍着一圈黄色小圆珠,背着一个锤子,长得白白胖胖的小孩子正蹲在地上不知找着什么东西。
  沈明的卡鲁鸭大步奔跑而过,小孩突然找到了他要找的东西,开心地站起来,朝着路对面的房子跑去。
  “咚!”
  沈明感觉卡鲁鸭好像撞到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一个小孩子被卡鲁鸭不小心撞得摔倒在路边,额头露出了一丝血迹。
  “这……”沈明皱了一下眉头,终究还是没当一个“肇事逃逸”的家伙,跳下了卡鲁鸭走到孩子身边担忧问:“孩子,你叫什么名字?真对不起,我这就带你去看医生!”
  孩子艰难地甩了甩头,被擦破的额头上渗出丝丝鲜血,更为严重的是,他这小身体被高速奔跑的卡鲁鸭撞到所受到的内伤,“我叫卡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