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 > 海贼之绝色军团 > 第十六章 寇沙宝宝好委屈

第十六章 寇沙宝宝好委屈


  沈明苦笑了一下,结果还是用暴力解决最方便。
  这让沈明想到了“能用拳头解决的事儿,就别和人讲道理!要是拳头解决不了的,那就想方设法和人家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这句话,简单、直白、有用。照美冥刚才的行为,让沈明再一次深刻地认识到了这句话的准确性。
  “放开我!”寇沙扭动身体挣扎着。可箍在他肩膀、腰部、大腿、小腿上那四根足有婴儿拳头粗细的石环,却让他无论如何也是只能当一只咸鱼人肉卷了。
  照美冥右手抓着寇沙后腰石环就把他提了起来,用空闲的左手像打不听话小孩儿似得,“啪!”一下打在他头上打得脆响,一副恐吓的眼神瞪着手里的寇沙道:“闭嘴!”
  被整个广场市民,外加围住了整个街道口的数百名精锐叛军,眼睁睁地看着被打头。身为百万叛军的首领,寇沙羞怒极了。可惜他无论如何,在照美冥手里也是只能被蹂躏得一点儿脾气也不敢再发出来了。
  “这就对了嘛,乖。”照美冥像摸小狗一样,轻轻拍了两下寇沙的头,笑着对沈明说:“我们现在去哪儿?”
  这一系列的事情,直接让所有市民、叛军,甚至连伊卡莱姆也看呆了。
  本以为照美冥是王子殿下的新宠,也就一养眼花瓶而已。没想到,她竟如此生猛,视精锐叛军为无物,把叛军首领当玩物。当真是个实力深不可测、身材妖娆魅惑、容颜娇媚诱惑的尤物!
  “先去把跳舞粉工厂捣毁了,再击败克洛克达尔,让王国能够下雨以后……”沈明一直在担忧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身为王子成为国王虽然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但等着国王年迈的话,时间太长。究竟该怎么办,沈明还需再斟酌斟酌,他做不出那种逼宫篡位的恶行来。
  正考虑着,沈明突然想到,无论如何,先把自己在阿拉巴斯坦王国的威望提高,这样以后继任国王、更改国号的事情才会更方便。
  想到这里,沈明命令道:“寇沙,要想活命的话,传令给你的部下,让他们将巴洛克工作室还有克洛克达尔的暴行传出去,并且尽全力通告全国人民,我会在近期瓦解他们的阴谋,让王国能够久旱逢甘霖、恢复和平。”
  寇沙脸色阴晴不定,似乎在考虑着什么。
  “啪!”
  照美冥又是一巴掌就打在寇沙的头上发出脆响。当过五代目水影的她,可不是一个光有实力的女性,她还是领导过水之国雾隐村全部忍者的至高领袖,此刻的她御姐气质爆棚,“想什么想,不准想,不答应我弄死你!”
  寇沙恼羞成怒地疯狂乱摇着,可被箍住的他,还是只能像积木组成的毛毛虫一般,扭来扭去,而且还一点儿也不灵活。
  “啪!”
  寇沙的头上又发出一声脆响,照美冥提着他的右手上,查克拉运转,手指头一点光华闪过。
  就好像被电击棒打中般,寇沙又开始抽搐了。
  “还想?”待寇沙翻着的白眼恢复正常后,照美冥威胁似得问。
  寇沙连忙大声道:“你们都听到了吗?把沈明说的话都传出去!”
  “啪!”
  照美冥训道:“我的主人,也是你能直呼其名的?”
  “对不起!我该叫他王子殿下,用敬语的!”寇沙再也不想被无情电击,十分识趣地赶忙道歉。
  “啪!”
  照美冥好似女王训斥侍卫般问他:“那我呢?你敢无视我的存在?”
  “实在是对不起!我不知道您的名讳!”寇沙欲哭无泪,自己哪儿敢无视这女魔王的存在?!自己还像春卷儿一般被她提着呢!
  “你还不配知道我的名讳。”照美冥高傲道。虽然她性格温柔,但对敌人,还有胆敢对主人不敬的人,她可不会用对朋友的态度去对待。
  寇沙心里愤愤着,嘴嘟囔了几下,终究还是没敢反驳什么。
  “啪!”
  又是一声脆响!
  “这位大人,我又怎么了?!”寇沙感觉自己都好像只受惊的兔子了。有了今天这一遭,他感觉自己从此以后再也没脸抬头走在艾鲁玛的街上了。
  “没什么,打习惯了。”照美冥愣了一下,才好似做错事的小孩子一般,调皮地对沈明吐了下舌头。
  寇沙宝宝感觉自己委屈极了……自己好歹,不说什么百万叛军之首领,那好歹也是个大男人啊!
  面对这一切,不仅是市民、叛军、伊卡莱姆,就连沈明也感到有些目瞪口呆了。没想到那个执拗无比的寇沙,居然会这么就被照美冥治得服服帖帖了。
  广场边缘,卡尔混在一堆市民之中,身旁是十个成一队的精锐叛军。他心中忐忑地思考了一会儿,觉得现在场面已经被控制住了,所以立刻压下自己被精锐叛军枪击的恐惧,牵着卡鲁鸭走出了人群。
  凝固了的广场中,仅仅只有卡尔牵着卡鲁鸭走向中央的沈明一行人。精锐叛军们看着卡尔,终究还是没有开枪。
  首领都已经那样了,这时候,没人再敢当出头鸟了。
  卡尔谄笑着走到沈明身边,谄媚地说:“王子殿下,咱们什么时候上路?属下为您牵来坐骑了。”
  作为一个在普通叛军中,都算得上是弱势的普通人卡尔来说,自己机缘巧合地成为了王子殿下此行的指路人。只要卡尔心思玲珑些,他便能够从一个因为活不下去而参加叛军的流民,一跃成为整个阿拉巴斯坦王国除了王族之外最为显赫的达官贵人之一。所以卡尔此刻显得十分低姿态,并且时机掌握得不错,让沈明觉得有他虽然没什么实力方面的帮助,不过日常中有这么一个狗腿子,也是一件十分省心且不错的事情。
  “我们现在就走!”沈明满意地点了点头,跳到了自己的专属卡鲁鸭背上。
  照美冥提着人肉卷寇沙,也跳上了自己的卡鲁鸭。卡尔则连忙爬上了卡鲁鸭,回头对沈明说:“我这就为您带路!”
  ……
  一座奢华的宫殿内,克洛克达尔的大衣挂在皮沙发后面。他叼着一根粗大的黑雪茄,老板气十足地翘着二郎腿,翻阅着报纸。
  一名皮肤呈健康小麦色,穿着牛仔铅笔裤,双腿笔直修长、腰纤细而又带着隐约马甲线,两团硕大的丰满被黑色胸衣包裹着,外面披着一件黑色短皮衣,风情万种、好似埃及艳后都市潮版的女人,迈着迷人的步伐,来到了克洛克达尔身后。
  她好像毒蛇一般慵懒地站着,双手交叉搭在皮沙发上,胸前饱满压在沙发背上被挤得更加汹涌动人,蓝黑色的眼眸内,好像含着无尽星宇一般摄人魂魄。她轻轻地在克洛克达尔的耳边吐气如兰道:“据线报说,MR.1死在了艾鲁玛,MR.2被击败。阿巴拉斯坦的王子殿下,最近可真是了不得呢。”
  克洛克达尔一下子将嘴里叼着的大雪茄按熄了后,咬着银牙,声音低沉地说:“看来,我得亲自出手去收拾他了!”
  “王下七武海,沙之克洛克达尔亲自出手呢。”她食指轻轻搭在自己嘴唇上,勾人地自语呢喃:“王子殿下,恐怕要遭殃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