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 > 海贼之绝色军团 > 第二十一章 大雨!大雨!

第二十一章 大雨!大雨!


  “这是?”卡尔抬头看着这突兀出现的阴云,一种十分不真实的感觉涌上心头。
  相比较于沈明打败了克洛克达尔,这迅速出现的片片云朵,更让寇沙感到震惊与兴奋。
  在这气候十分诡异的海贼王世界,所有的天气都不可以常理度之。没有了克洛克达尔的沙沙果实抑制,干旱了三年之久的整个阿拉巴斯坦大地上空,都或多或少地聚集起了不少云朵。
  在犹巴小镇,多托一如既往地在钻着井。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一天他心里一直在期盼着王子的行动能够成功。
  灼灼烈日让他不得不戴着头巾抵御,突然,他感觉后背突然没有之前那么灼热了。
  他疑惑地将脸侧遮阳白巾拨开,抬头一看,一片灰黑色的雨云赫然就在犹巴小镇上空。他那双浑浊的老人眼里,一种名之为感动的光芒闪烁了起来。
  “王子……成功了!”多托感慨地自语,点滴雨水从天际坠落,滴落在他的脸上。他布满了陈年老茧的右手,细细地在布满皱纹的脸上摩挲,感受着脸上的雨滴。
  更多的雨水从天而降,犹巴小镇家家户户都从屋子里出来了。
  老人、大人们愣愣地看着天,任凭雨水打湿了衣衫。孩子们尽情地在淅淅沥沥的雨点中嬉戏打闹,好不快活!
  与此同时,王国的港口城市,油菜花市。
  来来往往的水手们从船上卸下货物,商人们在与油菜花市的摊贩们讨价还价着。
  突然,惊雷炸响!
  人们抬头望天,水手、过路商人们看了一眼,就低下头来,继续干着自己的事情了。
  “喂!正和你说话呢!”一名长须商人不满地大声叫道。
  他面前那个穿着一身土黄色袍子、卖阿拉巴斯坦特产卡鲁鸭、功夫海牛的摊贩,就好似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一般,呆呆地看着天。
  “你再不说话,我可就要去别家做生意了!”长须商人威胁道。
  可他四下观望了一下后,忽然就愣住了。
  只见整个港口,除了外地来的旅人们以外,无论男女老少、高矮胖瘦,有摊贩、有王国守卫军、有苦力伙夫、有漂亮贵族女子,无论身份贵贱,只要是阿拉巴斯坦王国的子民,他们此刻全部都好似着魔了一般,呆呆看着天空。
  “这怎么回事儿?”长须商人有些纳闷:“不就是一片雨云挡住了太阳么?”
  这时,他身后一名经常往返阿拉巴斯坦做生意的船长开口说:“你有所不知,这阿拉巴斯坦王国已经持续三年都没有下过一场雨了。一天半前,这个国家的王子发出全国通告,说发现了克洛克达尔是导致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准备去干掉克洛克达尔,让王国下雨呢。”
  长须商人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愣了一秒后,他失声怪叫道:“你说的克洛克达尔,是王下七武海之沙鳄鱼?!”
  “没错。”船长感慨地看着天空道:“没想到,全国通告发出的第二天,三年都未曾出现过的雨云,就出现了。”
  “开什么玩笑?!”长须商人根本就不在意阿拉巴斯坦王国到底下不下雨,他感觉自己就好像听到了天底下最为不符合常理的笑话一般,大声道:“除了四皇、大将之外,天底下最强的七个人之一,沙鳄鱼克洛克达尔会被这个国家籍籍无名的王子打败?”
  两人争论时,点滴雨水,触碰到了人们的面颊。
  “下雨了!”
  “好诶!”
  停泊着无数硕大船只的巨大港口,在诡异凝滞了数秒后,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空前一致的欢呼声。
  “雨!哈哈哈,太好了!终于下雨了!”
  船长失笑道:“你与我争论又有什么意思?不管王子能不能打败克洛克达尔,但至少,这场雨是确确实实,下来了!”
  与之相同的一幕,同时还在王国的各大城市上演着。
  艾鲁玛,无数市民在见证了沈明的广场降雨后,早已对他深信不疑。此刻看到了降雨后,沈明的声望更是空前绝后。
  无数市民自发地离开家门,来到街道、广场中,享受着雨水的润泽。
  有人忍不住欢呼:“王子万岁!”
  王国首都,阿尔巴那。
  无论贵族还是平民,无论士兵还是商贩,所有人都在沐浴着天降大雨。
  “王子万岁!”
  “王子万岁!”
  “王子万岁!”
  同一时间,犹巴、阿尔巴那、油菜花市,还有更多的阿拉巴斯坦王国城市,无数人异口同声地欢呼着,呼声响彻云霄、空前绝后!
  叛乱军大本营,卡特莱亚。
  “哗哗哗……”
  雨水,滴落在作战帐篷上,发出了悦耳的哗啦声。水流顺着帐篷角,就好像小溪一般滑落地面。
  帐篷内,情报员、上尉,还有其余叛军们,都心情忐忑地走出了帐篷,久久说不出话来。
  卡特莱亚市内部,所有居民楼、商铺全都被改造成了军械库、兵营,所有的士兵都从屋内走出,任凭雨水湿了脸庞,冷风吹打衣衫……
  突然,一名士兵把手中的枪械扔在了地面。
  “你干嘛?”他身边,一名有军衔的军官下意识骂道。
  “都已经下雨了,我们还有必要叛乱嘛?”那名士兵疑惑不解地自语。
  那军官愣了一下,更多的士兵,把手中的枪械扔在了地面,发出了与地面水渍碰撞的声音。
  “我要回家!”许许多多的士兵,说出了平日里绝对不敢说出的一句话来。
  此刻,不仅是普通士兵,就连军官们,也有不少选择与士兵们一起高呼。剩下一些不想放弃手中权力的军官,在冷风雨点中彷徨……
  ……
  跳舞粉工厂周围都是沙漠,在三年前都不常下雨,所以此刻天空只是有些云彩,并没有下雨。
  “啧,克洛克达尔已经被我打败了呢。”沈明施施然走到沙坑里,捏着克洛克达尔的脖子,将他拖了出来,扔在罗宾身前道。
  罗宾表面上还是一副淡定的样子,但实际上内心已有一些慌乱了。她不知道,王子究竟会怎样处置她这名巴洛克工作室的副社长!
  “他到底有没有欺负过你?”令罗宾一脸问号的是,沈明一本正经地抓着克洛克达尔说:“要是欺负过你的话,尽管和我说。我现在还不杀他,等他醒了,我替你好好收拾他给你出气!如果你想的话……”
  沈明咂了咂嘴,笑道:“我控制着他,你把所有受的气全撒他身上也行!”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罗宾陷入了迷茫。他不处置自己这个副社长,反而莫名其妙地在这里献什么殷勤?
  “喂!够了啊!你差不多给我收着点儿!”照美冥终于看不下去了,气势汹汹地大叫了一声。
  随后她又忽然觉得自己这好像又显得太凶了,马上就把那担任水影积累出的威势气焰收了回去,变得可怜兮兮地委屈道:“你这样在我面前去撩其他女人,我的心里,感觉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堵着一样,难受死了~”
  沈明看了照美冥一眼,又看了看罗宾,顿时感觉一个头两个大。
  他第一次发现,身边有一个身材倍儿棒、颜值极品、倾心自己的大美女随时随地跟着,好像也并不是特别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