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 > 海贼之绝色军团 > 第十二章 影分身之术

第十二章 影分身之术


  很棘手!
  照美冥、纲手都只能在旁辅助、骚扰赤犬,却不能对他造成任何伤害。赤犬体质强横,就算受到了打狗棒的攻击,也仅仅只是疼一下罢了,受不了什么伤。
  依靠查克拉战斗的沈明三人,在持续作战能力上弱了赤犬一大截。
  现在虽是沈明压着赤犬打,可赤犬却是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显然没有感到任何压力。他甚至把这当成了一个游戏,只待沈明等人疲惫后,再雷霆反击、一举取胜!
  纲手越打越心惊,照美冥则是心情沉重。唯独沈明,虽然战斗没有任何实质性进展,可看他样子,却好似成竹在胸一般。
  水牢内的激斗愈演愈烈,各种震荡波、忍术余劲不断摧残着水牢。
  “嗯!”照美冥闷哼一声,终于支撑不下去,解开了水牢术。
  “撑不下去了吗?”赤犬双手迅速挥拳,一个个熔岩火拳横空飞出。“那就该我表演了!”
  “流星火山!!!”
  熔岩火拳升空变大,好似一座座火山,而后像流星一般从天际纷纷坠下。
  “轰!”“轰!”“轰!”
  数不清的流星火山坠地,每一颗流星火山都像导弹一样,将地面炸出黝黑大洞、火光四溢!
  一番狂轰滥炸后,周围数千米已经没有一片完整的沙地,全是流星火山肆虐后的坑坑洼洼、岩浆流淌!
  纲手、照美冥十分震惊,这种级别的攻势,威力堪比禁术!可赤犬却好像随意就发出了这种级数的恐怖攻击!
  沈明脸色阴沉,大吼:“反击!”
  “水遁·水龙弹之术!”
  “蛞蝓·舌齿黏酸!”
  “让你见识见识本王的打狗棒法!”
  照美冥召唤出了庞大蓝色巨龙撞向赤犬,赤犬一拳挥出,就是大如小山岳般的火拳阻挡。那具有极强腐蚀性的黏酸,被他召唤出了一道岩浆屏障阻挡后,他猛然暴喝:“铁块!”
  他身体陡然变得漆黑光亮,海军六式之铁块,让他身体防御力无限提高!
  “铛!”
  打狗棒重重砸在了他的头上,发出了一声闷响。赤犬身体恢复正常颜色后,他转头看向沈明,“所有招数都用光了?那准备好受死吧。你们的攻击对我来说,不过是给我挠痒痒罢了!”
  “是么?”沈明神色怪异,用打狗棒连连发出攻击。
  “指枪!”
  “咄咄咄!”
  赤犬指头连戳,一道道无形气劲暴烈射出。沈明一时躲闪不及,身体竟好似中弹了一般,腹部、手臂、肩膀上都被射出了几个食指粗细血洞!
  “你也就这个程度而已吗?岚脚!”赤犬右脚一踢,月华踢弧飞出,满身鲜血的沈明堪堪避开。
  在阴封印的作用下,血洞迅速止血。可却不像之前皮肤被烫伤一样瞬间恢复,这伤势比那严重多了、和中了很多枪没什么区别!若是常人,此刻早已身亡!
  沈明嘴角溢血,依旧不管不顾地向前冲去,想要硬刚赤犬!
  “执迷不悟!就这点儿实力,也敢跟我动手?呵呵!”赤犬正欲反击之时,另一个沈明悄无声息地从他身后地面钻出,拿着个深蓝色镣铐对他出手。
  “咔!”地两声轻响传到他耳中,顿时他就感觉虚弱无比、全身都使不上劲儿来。
  “啪!”
  冲向赤犬的沈明,手中打狗棒一下子就甩在了赤犬脸上,霎时间,倒在地面的他脸上,就出现了一条长长的红痕!
  “你怎么……”赤犬此刻好似一条咸鱼,躺在地上不断蠕动着,可却无论如何也挣扎不起来。
  因为沈明的右脚踩在他头上,浑身乏力的他怎么样,也抬不起头来。
  “奇怪么?”沈明鞋底亲切贴合着赤犬的脸庞,冷笑:“你脚上的海楼石镣铐是怎么出现的?”
  赤犬的两只脚踝上,赫然有着一副深蓝色的海楼石镣铐,将他的恶魔果实能力,以及他的全部力量封印!
  一个与沈明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绕到了赤犬正面,在赤犬震惊的目光中,一脚踢在他肚子上!
  “唔!”赤犬吃痛闷哼一声,百思不得其解地说:“怎么可能,来的时候明明只有三个人!那两个女人都在我的掌控之中,那……这个潜行到我身后,给我戴上海楼石、和你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是从哪儿出现的!”
  “砰!”
  一道烟雾散去,那个与沈明长得一模一样、给赤犬戴上了海楼石镣铐的人凭空消失了。
  “无论是战斗还是战争,从来都不是依靠蛮力就能取胜的。”沈明把赤犬提起来扛在了肩上,开心地向不远处的纲手、照美冥挥手道:“大功告成!多谢你们替我吸引他的注意力了。要不然,就算使用影分身之术,我的分身也不可能那么容易就给他戴上海楼石镣铐呢。”
  照美冥走到沈明身边温柔道:“主人果然厉害!就连这么强大的敌人,现在也被您俘虏了呢~”
  纲手则是蹦蹦跳跳到沈明身边,胸前的颤颤巍巍让沈明一阵目眩,她瞪着赤犬埋怨道:“你可是让我的蛞蝓宝宝受伤不轻呢!”
  先前,纲手来不及让召唤兽蛞蝓消失,流星火山让蛞蝓受了不小的伤。
  “纲手,想怎么惩罚他?”沈明打了一下赤犬的头,坏笑道:“我给他扔监狱去,滴蜡还是皮鞭?打屁股的话,估计对他没啥用。”
  赤犬听得暴怒,可在海楼石的封印下,却只能一直咸鱼无比地被沈明扛着、忍受屈辱。
  “我可是海军大将,你没有权力关押我!”赤犬想了半天,嘟囔出句话来:“你这么做究竟是为什么?你想要与世界政府决裂吗!”
  “你是不是傻?”沈明一边扛着赤犬,向卡尔离开的方向走着,一边骂道:“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好不好?本王一开始不是还给你好好说话么?谁让你自己在那儿张牙舞爪的。早给你说了不知道克洛克达尔在哪儿,你还非跟我犟!”
  “现在好了,被沈明收拾了吧!”纲手得意道:“滴蜡太小儿科了,我想好了,让他和我玩骰子。输一次,我用火遁烧他一次,哼!我的蛞蝓宝宝可是被烧伤不轻!”
  一想到赤犬在监狱里,怯怯懦懦地和纲手赌着,输了就被用火遁烧身,因为海楼石原因,他并不能免疫火焰伤害……烧得片甲不留以后,他看着纲手那丰腴的魔鬼身材,一向绝对正派的他,是该双手遮羞还是昂扬挺立?
  纲手的话,看到他公鸡昂扬,肯定会羞怒地把他折磨得不轻吧。
  沈明为赤犬未来一段时间的生活,默默地默哀了一下。
  在沙漠中搜寻了一会儿后,沈明找到了卡尔。
  卡尔后怕地对沈明道:“老大,幸好我跑得快啊,要不然您可就见不着我了。想到刚才那流星雨,我就感觉要死了!”
  “还是老大厉害。”卡尔幸灾乐祸地看着被扛在沈明肩上的赤犬,讥笑道:“还敢和我老大作对么?”
  卡尔驾车,带着沈明一行人回到皇宫后,为了避免人多口杂,沈明给赤犬套上了个头套,亲自给他扛进了监狱。
  以前关押克洛克达尔的王国监狱最下层牢房,赤犬被粗暴地扔在地上、扯去了头套后,不愿直视沈明。
  突然,一丝丝沙流汇聚成了一双锃亮的皮鞋,出现在他眼前。
  “王,我回来了。”一道低沉、沙哑,充满了磁性的男性嗓音,诡异地在原本只有两人的牢房中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