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 > 海贼之绝色军团 > 第十六章 各方烦恼

第十六章 各方烦恼


  “不如我们海军送您一颗恶魔果实,再让赤犬向您道歉。您放他回来之后,我再对他严加惩戒怎么样?”战国的语气中充满了希翼。
  “你确定要送我一颗价值连城的恶魔果实么?”沈明感到了一丝滑稽。这种缺什么来什么,瞌睡碰枕头的事情还真爽!
  战国可不知道这一切都是沈明的套路,他中了套还感觉一切重新回到了他的掌控之中:“不过只是一颗恶魔果实罢了,这只是对您受到恐吓的一点小小补偿罢了。”
  “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客气地收下咯?”沈明加了句:“可别随便拿颗垃圾果实来凑数。”
  “那是当然,我一定会送您一颗能力很棒的恶魔果实。”战国说:“把电话拿给赤犬,我和他说说话。”
  沈明“啪!”一下把电话扔在赤犬脸上后,战国劈头盖脸的骂声隐隐约约传到了沈明耳中。
  半晌,赤犬脸色铁青道:“我明白了,元帅再见。”
  沈明拿起电话,战国十分客气道:“那我即刻派遣最近的军舰,带着恶魔果实开往大隋王朝。”
  “辛苦你了。”挂掉电话后,沈明似笑非笑地看着赤犬。
  赤犬十分不情愿地别过头去,弱声弱气:“尊贵的大隋之王,十分抱歉……”
  沈明也不在意赤犬到底道不道歉,只有实质的利益,才是他所关心与在意的。
  “在战国的恶魔果实送来之前,你就乖乖呆在这儿吧。”沈明淡淡地放下了一句话,就带着克洛克达尔离开了牢房。
  在出王国监狱的路上,克洛克达尔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一种十分不真实的感觉久久韵绕他心头:沈明居然不声不响地就敲诈了海军元帅,并且让海军大将抛弃尊严地道歉?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叫上了在监狱外休息等候的两女,沈明一行人回到了王宫。
  议事厅的大臣们都已经散去,照美冥倒是没说什么,纲手却想起了之前在议事厅的经历,忿忿不平地对沈明道:“你的手下怎么都那么狗眼看人低?除了我和水影的美以外,什么也看不见。看他们当时的那副表情,不仅是把我们俩看扁了,就连你怕也是被他们看轻了。就他们那不以为然的神态,恐怕是不会尽心尽力地去做事。”
  沈明撇了撇嘴:“谁叫你们两个这么漂亮?他们看不到你们的美,才不正常呢。不尽心尽力、阳奉阴违?”
  沈明回头看了一眼克洛克达尔,笑道:“这不是还有个七武海沙鳄鱼统领的暗影卫么?要不然,我要他何用?”
  克洛克达尔有些疑惑,沈明就吩咐道:“派几个可信的特工,给他们暗影卫的令牌,让他们去监视寻找集合孤儿、建造水军和医院的负责人。但凡他们有任何阳奉阴违、偷工减料或者贪赃枉法的行为,就施以惩戒后上报给我。”
  “明白了。”克洛克达尔道。
  ……
  油菜花市中心,一幢精致的三层小楼内,一名白白胖胖的贵族,惬意地躺在奢华皮沙发上。
  突然,电话虫响了。
  他让穿着薄纱的侍女将电话虫抬过来后,听到了电话那头的声音。
  身在首都阿尔巴那的油菜花市长,是他的表兄。现在他表兄正郑重地对他说沈明的水军基地计划,让他一定要用心去做这件事情。
  他懒洋洋地答应了以后,让侍女将电话虫拿了回去,满不在乎地把这件事抛在了脑后,津津有味地欣赏起了身前那三名妖娆舞姬的舞姿……身居高位、美人作陪,那些烦心事儿,等以后再说吧!
  首都阿尔巴那,财务大臣宅邸。
  高瘦的老年财务大臣,正拿着账本,愁眉苦脸地计算着账目。
  “内战、干旱了三年,国内除了油菜花市的进出口贸易外,其他的生产商业通通荒废了。军费、战死军人的抚恤金,也是一笔极大的开销。”他看着一笔笔帐,心情沉重:“战时,压力都顶在了王国护卫队的军官身上。现在国内恢复和平了,重担却是压在我这老头子的肩膀上了。”
  “国家正处于百废待兴的阶段,需要用钱的地方真是数不胜数。在这种艰难困苦的时期,新王还要新建个不知有什么用的医院、水军基地,还要把全国的孤儿都召集起来、供他们吃住?”财务大臣一下子把账本砸在地上,气道:“简直胡闹!王还是太年轻、太异想天开,把一切都想得太简单了。真这样的话,国库所有钱都得砸在这上面,而且可能还会不够。那军队的军费、官员的工资,还有国内其他需要用钱的地方怎么办?”
  在他烦闷无比时,身边的电话虫响了。
  内务大臣打电话给他说,首都阿尔巴那附近的医院,还有油菜花市的水军基地前期启动资金,需要十亿贝利。需要这么多钱的主要原因是,这不是一个小工程,而是一个国家级的大工程,耗费资金与那种一个城市规划出个什么医院、军区的花费完全就不是一个级别。可怕的是,后续工程开始施工后,还需要源源不断的资金跟上。除此之外,等军队将全国孤儿集中起来以后,每天的伙食费也是一笔巨额开销……毕竟,现在国内粮食基本上都只能靠进口,三年干旱导致国内存粮都已经差不多吃光了。
  “有钱吗?”内务大臣在电话那头道:“只有资金到了,工程才能开始。”
  财务大臣骂道:“钱,有!可是给烈士们发了抚恤金后,战后重建、荒地开垦、各城市的通商等等,哪儿不要钱?把全部钱都给你们内务部了,接下来的几年,我国就一分钱都没有了!到时候的军费、工资,还有各种各样杂七杂八需要用钱的地方怎么办?”
  内务大臣不爽地回嘴:“你冲我发什么脾气?要发脾气,去找国王发去!要不是他色迷心窍,被那两个狐狸精给勾了魂,咱们哪儿会有这么多烦心事?”
  “你敢?”财务大臣有些无奈:“连七武海之克洛克达尔都被国王制服了,谁还会是国王的对手?再说了,他新任国王,谁敢在这个时候触他的霉头?”
  ……
  遥远的大海上,黄金梅丽号航行着。
  薇薇梨花带雨哭了足足半天的功夫后,现在终于躺在床上,眼睛红红肿肿地哭得没力气、停了下来。
  娜美心疼地轻拍她后背,把累得昏昏沉沉的她平放到了床上,替她盖起了被子。
  路飞仿佛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蹲在薇薇床边,十分自责地说:“娜美,对不起。早知道会这样,我就……”
  山治一巴掌甩路飞头上,恶狠狠道:“可恶,要不是你,薇薇公主怎么会哭得这么惨!”
  “她怎么了?哭得这么凶。”索隆早就锻炼完了,现在正斜靠在门框上,忧心忡忡地问。
  乌索普没有说话,把薇薇攥紧了不放的报纸,轻轻从睡着的她手中抽了出来,递给了索隆。
  索隆看到报纸上的新闻后,显得十分震惊,说:“怪不得她会哭得这么凶,阿拉巴斯坦居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
  “娜美酱,我该怎么办啊?薇薇醒过来以后,我怎么给她道歉才好?”一根筋的路飞,直到现在才隐隐约约地知道自己究竟做了什么事。可他的思维显然和大家不在一个频道上,他还以为是因为自己,薇薇才会哭得那么凶。这让他内疚无比。
  娜美轻轻摇了摇头,叹息道:“路飞,别自责了,这事儿不怪你。”
  路飞更感觉莫明其妙了,娜美也不知该怎么向路飞解释。阿拉巴斯坦王国更名大隋王朝这件事,对薇薇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冲击,恐怕,只有乌索普和娜美这两个智商在线的人,才能够很快理解。
  “现在,我们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尽快赶到阿拉巴斯坦。”娜美捏紧了小拳头,眼中充满了坚定:“然后打败克洛克达尔,救出薇薇公主的哥哥沈明,让阿拉巴斯坦王国的掌控权重新回到娜菲鲁塔利一族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