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 > 海贼之绝色军团 > 第十八章 父子谈话

第十八章 父子谈话


  “陛下……您父亲恐怕快不行了。”
  王国护卫队长贝尔站在沈明身前,平日苍白的脸此刻铁青无比。
  “怎么了?”沈明翻阅着王国各大臣上报的资料,听到这消息后,神情变得有些凝重。
  贝尔叹了口气说:“寇布拉陛下让我们别告诉您这消息,可……那毕竟是您父亲。在您继位之前,他因为王国干旱、内乱的事情积劳成疾,得了肺病,身体愈来愈差。到了半年前,更是每天咳血,请了王国最好的医生来也无济于事。”
  “正因如此,他才会早早地将王位传给您。可是,您改国号的事情给他刺激很大。医生本来说他还能再活五六年,发生了这件事后,他怒火攻心,病情更加严重……恐怕是,活不过今年了。”
  沈明十分内疚,立刻让贝尔带自己去见父王。可贝尔却不敢,他让沈明自己去,他不想让寇布拉知道是他泄的秘。
  得了纲手的全部技能,但继承来的总归没有他人自己研习来得纯熟。沈明叫上了医术之神纲手,就不顾侍者的阻拦,闯入了王宫上层的寇布拉寝室。
  “什么人!”寇布拉半依在床榻上,脸色颓然,手中拿着张染黑血的手帕。
  “父王……”自从改了国号以后,沈明这是第一次面见寇布拉。
  寇布拉喝问沈明:“逆子,你来干什么!”
  “我……想来看看您。”沈明没有出卖贝尔。
  寇布拉骂道:“你眼里还有我这个父亲吗!那种大逆不道的事情都干得出来,你还有脸来见我?”
  沈明走上前,坐到了寇布拉床边,心情复杂道:“父王,我是为了娜菲鲁塔利一族更辉煌的未来。”
  “别给我说这些虚的,你既然敢做出这种事情来,就别认我这个……咳咳咳!”说着,寇布拉猛然咳嗽,咳得剧烈,仿佛像是要把肺都咳出来一般,看得沈明心疼。
  沈明更加内疚了,他虽然会使用医疗忍术,可却并不清楚其中原理。所以他祈求地看向纲手问:“你对这种内脏方面的疾病,有研究吗?”
  “木叶旋风洛克李,当初强行开启八门遁甲时五脏六腑、全身肌肉都受了重伤,若不是他身强体健,根本就活不过一个星期。”纲手走到沈明身边自信道:“那种近乎脏腑碎裂的伤势,我都把他救回来了。这种积劳成疾的肺病,应该没有当初洛克李的伤势严重。”
  “我来看看吧。”纲手来到寇布拉身边,想要抓起他的手来,用查克拉探入他体内、查看他体内脏腑情况。
  寇布拉一下子就把手抽了回去,皱着眉头语气不善:“你是什么人?我儿子就是被你迷了心智、变得这么大逆不道?滚!”
  “父亲,她叫纲手,是一个很出色的医生。我看您身体不好,想让她给您看看……”沈明劝道。
  “王国最好的医生都束手无策,她算什么东西?”寇布拉一时心急口快,将他最不想说的事情,说出了口。
  刚说完,他就脸色一变,赶忙解释:“我身体好得很,不用你操心!”
  沈明紧皱眉头,对纲手说:“给我父亲看病。”
  “别碰我!”寇布拉大吼着,纲手却不管不顾地抢拉起了他的手。尽管他再怎样用力挣扎,却依旧是挣不脱纲手的掌控。
  纲手的右手发出了淡绿色亮光,放在寇布拉手腕上后,亮光沿着他的手臂延伸到了他身体上。
  寇布拉感觉一种清新舒适的感觉,沿着绿光笼罩的范围传遍全身。惊异不定的他,却是放不下面子来,依旧挣扎,“逆子!你在干什么!快让她停下!”
  片刻之后,纲手放开了寇布拉的手,摇了摇头。
  沈明心里一紧,问:“怎么?没办法?”
  “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你们别管我!”病入膏肓、即将入土的寇布拉,此刻就好像一个风烛残年的执拗老人,又好似一个固执的孩子大叫。
  “他的病很严重,风热入肺导致肺炎,又常年得不到很好的休息,再加上过大的精神压力,使其病情愈发加重。”就连纲手,此刻也感到略微有些棘手,“医疗忍术并不是单纯的查克拉使用,它还需要极其丰富的临床、病理经验。这种肺部衰竭的案例,我也是第一次见,短时间内没有治疗的可能。我必须回去以后好好回忆医疗知识,再研究一段时间,才有解决的办法。”
  寇布拉听完,知道自己病入膏肓的事情是瞒不住了,索性道:“不过就是个红颜祸水,还这么年轻,能有什么真才实学?最好的医生也治不好,就凭她?研究了也是白费功夫,别让她费心了。”
  把压在心底、寿命剩下不多的事情说出口后,寇布拉似乎也放下了心底压着的一块巨石,样子仿佛在一瞬间又苍老了一大截。
  也没有之前那固执强硬的态度语气了,他无力道:“孩子啊,我活不了多长时间了。这么多年来,你一直在深宫养病。不知道为什么,你现在变得出息了、也不认我这个老父亲、不听话了,可我终究是看着你长大、你终究是我儿子啊……我走了以后,你可一定要好好治国,别把祖先的基业毁了。”
  “还有你妹妹薇薇,在你生病那段时间,国家的压力全压在了她身上。”寇布拉眼眶有些湿润,“才十四五岁,就执意离开了王宫,被伊卡莱姆带着去黑暗的巴洛克工作室当卧底。这么些年过去了,也不知道她吃了多少苦头。”
  说着说着,寇布拉眼眶更红,他用带血手帕擦了擦眼后,语重心长地继续说:“现在国家危难没有了,你也快把她接回来吧。别再让她吃苦了。爸爸死了以后,就只有你们兄妹两个人相依为命了。长兄为父,你可一定要好好爱她,再给她找一个值得托付的好人家……”
  寇布拉还想再说些什么,沈明就强硬地打断了他的话:“父王,别说了,你不会死的!”
  “怎么可能!”寇布拉下意识反驳道。
  “纲手一定会找到治疗你的办法,让您重获健康的!”沈明笃定道。
  寇布拉说不清是什么神情,他叹了口气:“唉,你的孝心,我心领了。我这病也不是几个月的事情了,我清楚,活不了多长时间了……”
  “一定要记住,把国家治理好,好好待你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