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 > 在学校做大佬的日子 > 第 9 章
张父常年在外面出差,平时很少回X市,常常几个月的零花钱都一起给。这次给的零花钱也相当大气。张雪垣坐在位置上,翘着长腿慢悠悠地数着自己的‘资产’,柔软的发贴着她脸部的轮廓,不笑的少年浑身都透着让人觉得危险的气息,偏生在阳光下那张脸晃得人心脏都在乱跳。
  
  一千,两千……
  
  直到——
  
  “张哥张哥,刚才我们撞到你爸爸了哎!你爸爸好帅啊!”红发少年狗腿地笑道:“我们还和他搭话了!”
  
  他们本来偷听完就打算走,万万没想到邬琼提议再听听,然后众人看着自家老大的背影潇洒离去,还没听到啥,就撞上了开门出来的张父,进行了一番‘友好交谈’。
  
  “哦?”帅气的校霸漫不经心地挑眉,“你们都聊了些什么?”大长腿往桌子上一搁,那双自带嘲讽的桃花眼一挑。别说旁人,就连对张雪垣有些偏见的邬琼都觉得这人皮囊相当不错。
  
  哪能聊什么啊!伸手就能把张哥教训得服服帖帖的长辈,众人都只能心惊胆颤,规规矩矩地叫叔叔好。桀骜不驯如邬琼都老老实实地叫了一句叔叔。唯有红发少年笑眯眯地凑上前,八面玲珑:“叔叔好,我们都是张哥的同班同学,在学校里面张哥很照顾我们。”
  
  “张叔叔长得真是好看,难怪能生出像张哥那样出色的人!”
  
  “大家都很喜欢张哥呢!张哥人厉害又护着我们……”
  
  耿温书抿唇,不太高兴。要是他也能像红发少年那样会说话就好了。对人情绪十分敏感的耿学霸低头,小声地道:“我觉得你爸爸不喜欢我。”
  
  “没事,他可能是看你长得太帅了。”张雪垣伸了个懒腰,拍了拍他的肩“惆怅”地叹了一口气,道“我常常因为长得太好看而老被我爸欺负。”也正是因为这样,她的身手也被锻炼出来了。
  
  “但我觉得张哥你爸爸很喜欢我哎。”红发少年十分自豪地道。
  
  后面的靳玉泽也很羡慕地点点头,“对,感觉叶子好会说话,叔叔肯定很喜欢他。”
  
  红发少年叫做叶锐达,平时眯眯眼十分腹黑。但这次似乎因为得到了家长的认可,开心像个一百多斤的幼儿园孩子。
  
  是吗?
  
  张雪垣点开了自家老爸发给自己的微信。
  
  ——“我遇到你的同班同学了……那个红头发太吵了!咕噜咕噜都不知道在说什么!”张雪垣默默抬头,看着某张跟向日葵差不多灿烂的脸,算了算了,还是别打击自家小弟的自信心了。
  
  她一面这样想着,一面熟练地在手机上打着字,“那你觉得那个戴眼镜的怎么样?”
  
  “不怎么样,这群人老子最看不顺眼的就是他了。”
  
  张雪垣:……
  
  彳亍口巴!她伸手摸了摸自家同桌丧丧的脑袋,为了安慰小弟很没良心地把自家爸爸出卖了。“没事,他审美不太好。”
  
  她正要乘胜追击想要问学霸同桌要一份作业抄的时候,手机一颤,张雪垣打开了手机,眼睛微微眯了眯。
  
  ………………………………
  
  高二的阴暗楼梯口。
  
  平时明艳美丽的少女拿着手机站在那里,隐在黑暗中的容貌上似乎隐约有着泪痕,“我没有钱!我真的没有钱!”
  
  对面的男声急了:“你怎么可能没有钱?你手上戴的手链,拿回家的礼物我都在网上查过了,那都是名牌啊!现在你可不能说这种话?!你弟弟现在等着你救命啊!”
  
  肖悦家里也不是很有钱。索性X高对成绩好的学霸有奖学金并且免了学费。她这才得以从那个重男轻女的家庭里面挣脱了出来,来这里上学。
  
  自己已经避开了,为什么还要来折磨自己?!那毕竟是自己的弟弟,要是真的放任不管的话……
  
  “我真的没有钱!”肖悦低声下气地委屈道:“那些礼物是别人送我的,不是我自己买的。”她只是为了显摆才拿了回去。她成绩很好,所以特招进入了这所学校。也因此出身贫寒的她格外不喜欢七班那群二世祖,一群只知道校园霸|凌却根本不好好学习的人有什么出息!但出于虚荣心,她到底没有把张雪垣送的礼物退回去。
  
  至少别人在这种时候,会对她露出羡慕的表情。
  
  而且这些是他自己愿意送的,又不是自己强迫他送的!
  
  “别人送你的?没亲没故别人为什么要送你?”那边的男声嗤笑一声,“你该不会是在高中谈恋爱了吧?真是跟你死了的妈一样,一副不要脸的婊|子样。”他不干不净地骂了两声,语气更加恶劣了。“反正你有本事,就赶紧给你弟弟弄个十万!”末了,男声还阴阴地笑了两声,恶狠狠地威胁道:“要是弄不出这个钱来,老子就去你们学校找你男朋友好好聊聊!”
  
  他实在是太了解自己女儿了,性子要强的她肯定不会让自己做这种事情。
  
  挂断电话的男人洋洋得意,幸亏养了个长得还不错的摇钱树,要是她能多勾搭几个富二代,哪怕是做小三情人,说不定自己和儿子下半辈子都不愁了。
  
  “爸。”少年听完全程,一脸忐忑的懦弱样,道,“姐姐会帮我吗?”
  
  他不是生病了,是欠了外面钱。拿了钱就请狐朋狗友吃饭了,剩下的也给杂七杂八的主播打赏掉了。前两天被找上门了才知道怕了……
  
  男人双眸一瞪,粗声粗气道,“老子是她爸!那条命都是老子给的!她还敢不听老子的话吗?”
  
  少年眼中闪过一丝喜悦,但惧怕着父亲的气势,又缩成一团了。
  
  “呸,老子养的什么玩意儿!一个婊|子,一个窝囊废!”男人往地上吐了口口水,这是个村里狭小的房间,到处都有着古怪难闻的味道。
  
  ——“肖子,出来打牌啊!”外面有人又来找人了。
  
  “妈的,又找老子去打牌,昨天赢了老子这么多钱!今天老子就让他们都吐出来!”
  
  男人骂了两句,兴头上来了,拿着衣服就抬腿出去了。
  
  ………………………………
  
  肖悦把嘴唇咬得发白,一听到爸爸要来学校这话,腿都软了。她父亲是个二混子,说出来的话必然做得到。而且为了那个所谓传宗接代的弟弟,他真的什么混账事都能做的出来。自己一贯在张雪垣面前都很高傲,要是这次被他知道了……
  
  那种总会欺负人的富二代还不知道会怎么对待自己……
  
  可是,那是整整十万啊!
  
  她越想越怕,眼泪哗啦啦地就下来了,握紧了手上老旧的手机。七班那群富二代几乎人手一只最新款的手机,明目张胆拿在手上玩也不怕老师。可自己呢,只有一个破旧的手机,才不到两三百。
  
  这就是人和人的差距……
  
  她背无力地靠着背后的墙壁,眼眸中满是认命,她打开了手机,找到了张雪垣的微信,咬了咬牙,才流着泪,一字一句地打着字。“张雪垣,你能不能借我十万?我可以给你打借条,拜托你了。”
  
  对面回的很快,“我可以借,也可以不收你利息……”
  
  言下之意分明是想占她便宜,但现在自己也只能任人宰割。肖悦的嘴唇都快被她咬出血来了。她并不喜欢张雪垣,哪怕别人都很羡慕他的追求。但在她看来,这是一个依仗家里权势的废物,成绩在整个高二都是倒数……
  
  可现在……
  
  “在还清钱前,我可以做你女朋友。”肖悦闭了闭眼,任由眼泪流淌,只觉得此刻屈辱极了。
  
  张雪垣看着消息:????
  
  等等,她只是想好心帮帮这个家境不太好的女主,怎么就突然发展了PY交易了?别欺负她没看过言情小说,这种剧情不是男主专享吗?
  
  张雪垣不禁抬头看了看前面奋笔疾书的男主,恍然大悟:哦,也是,这家伙现在好像比她穷多了,浑身上下只有几万,而且还都在饭卡里……
  
  值得同情。
  
  啊,这种莫名膨胀的感觉真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