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 > 一袭轻袍起秦楚 > 第十一章:衣物

第十一章:衣物


  不要打死就好这句话自然是开玩笑的,苏羽青可没有那么暴力,而芈幻琴也怎么说都是大楚公主的身份,在楚王宫里也算是主人,苏羽青也不敢随意地就替公子得罪了。
  于是在苏羽青给芈幻琴梳妆打扮的时候,芈幻琴便将苏羽青偷摸了个遍,嘴里还喃喃地念叨着“不应该啊,这身材有点假啊,看起来仙气十足是真,但身材怎么也十足啊?为啥我的实际上就不比看起来的大呢?”
  李承安在一旁无奈地吭了两声,见其根本不理自己,还是继续喃喃自语,只得开口道:“你平常都这样狂野?楚王就没打死你?”
  “怎么可能,平常闹一点我父王还能帮衬我,要是敢衣不遮体地让人看见,宗府可不是闹着玩的。我平常就算露出条手臂,那群老夫子都想把我沉河了,还得申明我不是楚国公主再沉。”芈幻琴无奈地开口道。
  “不应该啊,我入郢都的时候看了在此的我秦国商人铺面,卖的衣服很多啊,开到大腿的旗袍也不少,衣不遮体不至于,但是露出点皮肤应该没关系吧,楚国还是这么封建?”李承安不解地道。
  芈幻琴耸了耸肩,道:“反正我没见过谁穿旗袍之类的衣服,从没见过,想来你秦国的商人也快倒闭了吧,在这里卖那些衣物。”
  李承安突然笑着摇了摇头,道:“在各国中你楚国购买的这些物品也不少啊,你楚国郢都更是能排上购买城市的前几,按照算法每户人家都有起码一件,大户人家一般都有几十到上百件。”
  芈幻琴睁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中李承安。
  李承安继续道:“别看我,你楚王宫应该是最多的,毕竟上次我秦国与你楚国互赠礼物时赠送的大部分都是这些,然后楚王好像还特意派人直接从我咸阳订购了一大批最新式的衣物,并且让商人每有新式的都得运一批到你郢都来。
  不信的话你夜间去你父王寝宫看看。”
  芈幻琴突然冲上前来,不仅没有怒气,反而大声问道:“宗府那些老夫子的账单能不能给我。”
  “姐。”昨日拉扯过芈幻琴几次的王子突然跑过来,将芈幻琴向后拉去。
  “我要为客户保密的,不过你弟弟的我倒是可以直接告诉你,似乎是只买过一件那种衣服。”李承安接过苏羽青递过的茶,抿了一口道。
  芈幻笙一脸茫然地看了看姐姐又看了看眼前的这位秦国公子。
  “你来干嘛?”芈幻琴上下打量着自己的弟弟,心中嘀咕道“看起来斯文得很,竟然也买过,也不知是为哪位姑娘买的,男人果然都不是好东西。”
  “我路过,听见姐姐你的狮吼,有些担心秦公子,所以上来看看。”芈幻笙拉了拉姐姐,低着头小声道:“姐姐,他是秦国来的客人,虽然只是个质子,但也要礼待,万万不能让人觉得我楚国是蛮夷之国。”
  “行了行了,他是我挚友,用不着你教。”芈幻琴拍了拍自己弟弟的头,心中想着这小子买到是哪种的,要不要告诉父王,那就有趣了,不对,父王也买了那么多,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又是两人自顾自地走上李承安的阁楼,一边走还一边肆意打量着。
  闻人竹夜皱了皱眉,几个外人竟然直接就这么上来了,那些仆人不仅没有阻拦,连通报都没有,如果是在黑袍军中,早就鞭三十杖三十了。
  李承安同样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起身道:“秦公子承安见过幻鼓殿下,不知一早来我阁楼可是有何请教?”
  在李承安所得到的情报中,楚王子芈幻鼓是性格最为恶劣的,心胸狭窄,擅妒擅恨,经常随意打骂仆人,还因为想要的东西店里没有,打砸过几家属于秦国商人开的店铺。
  楚王子幻笙则性格有些软弱,不过也好说话,为人和善。
  楚公主幻琴则是备受楚王宠爱,性格不说也清楚。
  芈幻鼓笑道:“请教没有,就是听见小妹大吵大闹,怕惊扰了公子,前来看看。”
  芈幻鼓身后的一人轻轻推了推,使其看向李承安的茶杯。
  李承安自用的茶杯自然是最好的星夜带花纹建盏,这种纹色的建盏在外是极其贵重的,但对于李承安来说只是制造时多几道程序而已。
  芈幻鼓眼神一下定住,但随即被身后的人推醒,又看向李承安身边的苏羽青。
  见到外人的苏羽青直接带上了面纱,但其气质却遮掩不了,直接令刚刚回过神的芈幻鼓又入了神。
  “楚王子倒像是没见过市面。”李承安微微开口,轻声吐出几个字。
  几字入耳,芈幻鼓回过神来,却因为刚刚实在入迷没反应过来是谁所说,看到一旁站立的芈幻琴,瞬间觉得敢在宫中嘲讽自己的,也就只有这个令人憎恨的妹妹了,直接开口道:“见过王兄怎不见礼?”
  芈幻笙愣了愣,随即想要上前施礼,却被芈幻琴一手拉住。
  “王兄私自闯人楼阁,父王知道吗?”芈幻琴挑了挑眉道。
  芈幻鼓愣了愣,他实际是看芈幻笙走进来,就跟进来了,见没人阻拦,自然是直接跟到阁楼上了,于是便要反驳。
  芈幻琴不等其反驳,直接打断道:“听说王兄还买了那些不堪入目的衣物,父王知道吗?宗府又知道吗?”
  芈幻鼓愣住了,不知她是从何处得知的,但是此事自然不能让其坐实,不然父王或宗府知道了,可就得关禁闭了。
  于是连忙开口道:“你从何处得知的谣言,竟诬陷于我。”
  芈幻琴嘟了嘟嘴,侧过身子看向李承安。
  李承安瞪大眼,自己只跟她说过她弟弟与父王,没说过芈幻鼓啊。
  芈幻鼓此时自然也是转身看向李承安。。
  李承安这才反应过来,微微抿了口茶,假装不经意地轻声道:“昨日入城时所见,有一马车上公子一次购买数十件,似乎还有大补和保持的药丸数十盒……”
  这个数字不是李承安想要记住的,只是昨日看账单时排在最上面的,加上数字极大,各种药物买的齐全又多,所以自然而然地就记住了所购人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