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 > 我是终极冒险王 > 第70章 重鼎

第70章 重鼎


  现在吴洋在气头上,安然也不想解释什么。
  其实他非要对石人一看究竟是有原因的,当初在坠龙口地宫发现的东西就和朱雀王有关。
  后来在仙霞路88号的地下实验室中,发现罗先锋曾经是一号实验体。而且从仙霞路88号挤出的凤纹锦盒,被坠龙口中发现的凤纹锦盒一模一样。所以安然觉得,空山幽谷发生的事情,很可能也和朱雀王有关。
  而这五将山五位将军的传说偏偏又跟朱雀王有直接关系。
  到目前为止,所发生的事情,线索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神秘的朱雀王。
  安然只是想看看,是不是能找到什么新的线索。
  而且他有种预感,在五将山中,肯定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现在出他们也不去,安然干脆拿手机四下找找,发现这是个通道,通道不是很深,十分的宽敞,并排走五个人没问题。
  脚下和两边都是用青砖铺成,看上去有点像墓葬的甬道。
  安然往深处照了照,可什么也看不见,因为这个通道挺深。于是安然提议说:“反正也出不去,不如进去看看,或许有其他出口!”
  吴洋白眼一翻,问:“这又是《冒险手册》第几条?”
  安然讲吴洋数落自己,没搭理他,顺着通道向深处走去。
  大约走了十分钟,在通道尽头看到一道门。这道门敞开着,根本没有机关,只是在墙壁上开了个四方的门,十分简单。
  穿过门进入一个青砖堆砌的房间,里面阴沉沉的,有些凉意。房间十分的朴素,并没有奢华的感觉。
  不过看得出来,这里做了防水处理,在青砖的外面肯定有石灰之类的用于防潮,所以里面十分干燥。
  这是大型墓葬常用的手段。
  不过这里看上去并不像墓室,因为没有棺椁,更没有陪葬品。如果是五位将军之一的墓葬,怎么也不能如此寒酸。
  不过奇怪的是在房间的中央有一尊大鼎。
  “这么大的鼎,肯定是用来装祭品的。”
  安然走到大鼎旁边,伸手摸了摸,是虎纹重鼎。这种鼎通常出现在一些战功卓著的名将墓葬中,凸显墓葬主人的地位和身份。
  “奇怪!”安然不解的喃喃自语起来:“既然有祭祀用的大鼎,为何没有棺椁?”
  吴洋没有说话,走到大鼎旁伸头看了看,顿时皱起眉头。
  安然好奇,也将头伸出去,看见重鼎中有一块皮甲,黑乎乎的,还会反光。他便伸手摸了摸,突然觉得手上一疼,又缩了回来。
  用灯光一照,发现自己手指上有一道血口,十分整齐,好像是被刀刃割伤的一样。
  他不禁将手机伸进重鼎里,照亮整个重鼎仔细看,这下看清了,却也被吓了一跳。
  “蜴人的皮!”
  安然认出,重鼎中的皮甲正是蜴人的皮。在坠龙口时他见识过蜴人的皮,浑身布满黑色鳞片,十分坚硬,刀都砍不动。
  “蜴人?是什么东西?”吴洋不解的问。
  “一种很奇怪的生物,上次在坠龙口遇到过,差点就死在这些怪物手里。”
  说着,安然伸手抓住蜴人的皮拉起来,结果叮叮咣咣,从蜴人的皮里掉落出一堆骨头,看样子和人骨很像。
  不过安然知道,这些都是蜴人的骨头。
  说明这个蜴人被放进重鼎的时候,是完整的,起码也是个全尸。经历过千年岁月,肉早已腐烂不见,只剩下骨头和坚硬的皮甲。
  刚才将安然手指割破的,应该就是蜴人皮甲上的鳞片。
  “蜴人怎么会在这里?”
  安然拿起蜴人皮甲看了一阵,心里满是困惑。
  这时吴洋忽然说:“里面还有。”
  安然低头看去,发现里面还有一条很长的骨骼,弯弯曲曲的盘在重鼎里,看上去像条大蟒。
  奇怪的是,这条大蟒居然长了一对修长的毒牙。而且从头部的骨骼来看,这并不像蟒蛇,倒像是一条毒蛇。
  可是世上哪有这么大的毒蛇?就算是眼镜王蛇,也没有这条大蛇一半大。若不是只剩下骨骼,将这么大的蛇盘在重鼎中,就足以把重鼎填满。
  而且这蛇的头上居然长着一对犄角,从骨骼来看,那绝对是犄角,而且伸出很长,像传说中的龙那样。
  不过这绝不可能是龙,因为它没有爪子。
  定定的看着这条大蛇骨骼,安然有些出神,他想到自己被咬伤之后,躺在医院里做过的那个噩梦。
  梦中那条漆黑的大蛇,比参天大树还要粗壮,头上也长着犄角。在梦中黑蛇对他张开血盆大口时,也露出一对修长的毒牙,比大鼎中这条大蛇的毒药长太多太多。
  安然顿时觉得,自己所做过的噩梦,恐怕并不只是梦。
  梦中那条大黑色的原型已经找到,虽然体型比梦中小的太多,可是梦大多都是被夸大的。
  然而他还是很奇怪,自己在这之前从未见过这种蛇,又怎么会梦到这种蛇呢?
  “我见过这种蛇。”吴洋忽然说道。
  安然一愣,忙问:“在哪里?”
  吴洋看了安然一眼:“梦里。”
  吴洋也做过这样的梦?
  安然心里忽然想到一件事,他和吴洋都是被注入了未知物质却没有发作的人。那这个奇怪的噩梦,会不会跟身体里的未知物质有关?
  答案究竟如何安然还不知道,但他相信,去过空山幽谷,找到第一批人被感染的原因,所有谜团就会被解开。
  “或许你是对的,我们应该进来看看!”
  看过那条怪蛇的骨骼之后,吴洋也觉得这里和空山幽谷有着某种联系。
  “谁?”
  突然,吴洋轻喝一声,甩手将尖锥飞掷出去,就听“当”一声打在墙壁上,冒出几点火星。
  安然赶紧用手机照过去,发现有个人影在最里面的墙壁前站着,着实被吓了一跳。这种地方怎么会有人?
  “谁在那里?”安然也喝了一声。
  对方却不回答。
  安然和吴洋对望一眼,两人渐渐分开,让吴洋没入黑暗中,比较容易下手。而安然自己,就照着那个人影,一点一点的靠近。
  每走一步,安然都格外小心。
  黑暗中,吴洋突然加快脚步,安然知道他要动手,却叫道:“别动手,那好像不是真人!”。
  说着,安然快步走过去,结果一看,原来是个雕刻的栩栩如生的木头人。
  虚惊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