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 > 寂寥江湖 > 第65章 父子对话

第65章 父子对话


  自慕童被伤,韩山授首已过去半月。
  性情大变的慕童在那日回府后才知道了韩山授首和城主府告示的内容,虽有些意外,却根本不在意。安安心心的养伤,对莫卿颜打伤自己的事缄默再三,无论慕母王氏和几位姨娘如何逼问,他都没有透露半点风声,全都左顾他言的带过这个话题。
  直到半个月之后。
  已经能够下床行动自如的慕童今天站在了慕府的大门外的阶梯上,身后是没个正形的卫十一和墨青。
  慕府如今中门大开,两边的仆人端着净手、洗脸的水盆在那等候。
  今天是慕老爷慕迪回府的日子,早早收到信件的慕夫人一早就起来张罗起了内事。不止是把慕老爷喜欢的玩物都让下人认真的打扫了一遍,就连慕迪用来摆样子的书房都被她监督下人打扫得焕然一新。
  厨房里,更是一遭就开始准备慕老爷喜欢吃的菜肴。
  那道温补的山参炖老鸭,已经子啊厨房的砂锅里炖了四个时辰了,就等慕老爷回家开席了。
  “嗒嗒嗒。”
  一支缓缓而来的车队,随着马蹄声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
  “来了来了,老爷回来了!”
  “快去通知夫人。”
  几个被派来等信的小丫鬟,跳脱的叫喊着,年长一点的直接吩咐身后一位小一点的丫鬟去报信了。这倒不是她故意使唤或者欺压那个小丫鬟,反倒是在照顾她这个新来的。因为报信可是可以得到夫人的赏赐的,这是多年来慕府的惯例。
  慕童对于身后的动静无动于衷,如今的他平淡如水,淡然的站在台阶上,只有那微微上翘了一点的嘴角,显示出他对父亲归来的喜悦。
  “哈哈哈!我慕家麟儿居然亲自出来迎接我,哈哈哈,老夫实在太高兴了。慕忠,赏!大赏!在场的都赏两个月的月俸,不在场的一个月。”
  “是,老爷。”
  管家慕忠无奈的上前应到。唉,慕家的下人每年的赏钱都比薪俸高,唉,想想家里的资产,要不自己去买几块地盖房子去?但自家一脉单传,儿子孙子都是,盖那么多房子有什么用?难不成给家里那些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住?不妥不妥,人心不足蛇吞象,白给的东西别人不会珍惜,反倒日后给不起了还招人记恨。还是等晚上回去吃饭时,跟儿子说说,让他再给自己生几个孙儿,男女无所谓,反正咱家有钱。
  别怪慕忠膨胀,只因每次慕老爷要打赏下人的时候都会有他一份,不要还不行。偏偏他的月俸比慕家支脉的那些老爷还高,可以说是薪俸最高的。几乎都快比得上几位偏房夫人们的例钱了。
  当然,这个没法比,例钱归例钱,真用的时候,慕家这几位可从来都不需要用例钱的,都是慕家账房上支出的。所谓的例钱,不过是慕迪给她们拿去照顾娘家的用度罢了。
  却说那慕迪,高兴的几步就窜上了台阶,一把就抓住慕童的手臂,左右的打量着慕童。
  “嗯,我儿越发精神了。不错不错,看起来成熟沉稳多了。少了一份书生的儒气,多出了一股,嗯,怎么说呢,对了,是自信。好,很好。走,我们回府,莫要让你娘等急了。”
  雷厉风行的慕迪拉着慕童,大步流星的走进了慕家大门,留下身后一群属下在门外卸货点货。
  “父亲,先洗把脸吧。”
  慕童随着慕迪进了慕府,经过那几个端水的下人面前时出声到。毕竟这群下人也不容易,就这盆水,硬生生的端了近一个时辰,不用的话岂不是浪费了他们一番苦心。
  “也好,正好说说你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到底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在黑龙城里敢对我慕家的命根下毒手。”
  “莫卿颜。”
  正在洗手的慕老爷愣住了,这个答案的确出乎他的意料。
  慕老爷捧起一捧水,狠狠地扑在脸上,然后使劲的搓了搓有点僵硬的脸蛋。这才接过下人的毛巾把脸上的水迹擦干净,然后转身朝后宅走去。
  “若是他的话,就有点棘手了。本来这次我已经解决了月前之事。你将那执行者一网打尽,让那幕后者狠狠的丢了脸面,然后我在那边发力,总算是了解了此事。至少明面上他再也不敢如此张狂了。有人压着他。只是这莫妖孽想干什么。这几十年我慕家和他一直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的,怎么这次却突然对你下手了?”
  “孩儿不知,也不想知。反正这姓莫的,他的命,孩儿要定了。”
  “好志气!我儿既然有此信心,那我就不插手了。但是记住,此人深藏不露,一点都不简单。不可掉以轻心。要知道,几十年前,此人差点就坐上了墨海国那个高高在上的位置。”
  慕童闻言眼睛微微一缩,心中多了几分警醒。
  姜还是老的辣。
  父亲看起来和和气气,大大咧咧。但看事情一点都不含糊啊。自己果然还是太年轻。
  “走,快点,先陪你娘吃饭,然后去书房,看看爹给你带了什么好东西。本来半个月前就能回来,就是为了这东西又浪费了半个月的时间,爹特意为你求的。”
  感受着父亲无私的关爱,慕童有点愧疚,但为了自己心中的那个决定,慕童露出了坚定的眼神。
  暗下决心:挡吾道者,尽屠之。
  “爹,等过完年,孩儿想出去走走,不如明年商会之事交予我,您就在家陪娘亲和几位姨娘享享福吧。”
  走在前头的慕迪一愣,回头用探究的目光看着他。
  “为何?”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此番孩儿吃亏就是吃在死读书,自以为是之上。若是看尽人生百态,吾当做事更加精密细致,运筹帷幄才是。”
  慕迪想了想,便觉得慕童言之有理。于是点头应下。
  “好,我同意了。你去和你四叔说一声就是了。但是,你娘哪里你去说。我可不管。不然我要睡书房了。”
  “嗯,爹爹同意便好,娘那里,孩儿自行说去。”
  “唉,你现在说话文绉绉的,让老子很不习惯。果然还是以前那个你更可爱。”
  “是么?那倒让父亲失望了,这是孩儿的不是。”。
  “得,别扭。父亲不管你选的什么路。但既然你选了,就勇敢的走下去。就算填上整个慕家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你的几个姐姐早就出嫁了,老三也不知道跑哪去了。只要你无事,我慕家上下随便你折腾。诺大的家产随便你挥霍。”
  “多谢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