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 > 凌武剑域 > 弟三章一念剑体决

弟三章一念剑体决


  湮辰从床榻上走了下来,活动了一下酸痛的手脚,一时都还不适应,被这小铁剑困在剑中十年,而这十年了,自己是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以说这十年来,湮辰可以说是魂与肉体分开,意识在这未知的小铁剑内,而身体却变成了一个痴呆少年。
  走下床,湮辰轻轻向门外走去,满天繁星,明月高挂,一阵阵凉风拂面而来,湮辰感受着这股清爽的感觉,微微一笑。
  湮辰从小体弱,天生的经脉薄弱堵塞,从小出生,那就是不能修炼武的人,而在这天玄大陆,不能修炼是何其的悲哀。
  弱肉强食,在哪里都是世界的规则,湮辰从小便明白,不想被人欺负,只能成为两种人,一种是变强大,一种便是变成屎。
  湮辰看着夜幕,嘴角露出微微笑容,这一切,感觉就像是做梦一样,黄粱一梦啊。
  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经脉薄弱堵塞,就连着天地之间的玄气都感觉不到,说明这具身体是不适合修武。
  湮辰苦笑,接着一双深邃的眼眸直视苍穹,十年来,自己被困在这黑色小铁剑中,也不是一无所获。
  “剑,这黑色小铁剑中,是一座剑域,除了岩浆火山,而在这剑域中,有一柄巨大的黑色铁剑巍然而立在一座最高的山峰上,而在黑色铁剑上,记载了一种古老神秘的剑决,文字晦涩难懂充满着一股沧桑的气息。”
  十年来,湮辰灵魂在这黑色小铁剑中,湮辰无时无刻都在琢磨着神秘古老的剑决,一念剑体决。
  “一念剑体决,是一种神秘莫测的剑决,一念定生死,一念一剑可定人生死,只要剑出,不管是何人,就算是天地,都只能死。
  “一念又可肉身成剑,无坚不摧,剑便是身,身便是剑,剑不毁,人就不会死。”
  只可惜,想要修炼这一念剑体决,也是难于上青天,必须要重新开脉,摧毁自己的丹田,成剑胎。
  对于一个武者而言,经脉丹田便是一个武者的生命,经脉丹田如何废了其中一个,那就是废人一个,对于一个武者而言,成为了一个废物,简直比杀了还要残忍。
  如果丹田与经脉同时被废,那重则当场死亡,如果不死,那也只能一辈子躺在床上过一辈子。
  所以经脉丹田队友武者而言就是自己的命,开脉就是重新用天地玄气重新拓展经脉,这一期间危险重重,稍有不慎,经脉便有可能破碎,成为一个废人,重则有可能因为血液不能流转全身而死亡。
  而丹田给加凶险万分,丹田是一个人的储存精气神以及天地间的玄气,如果一个人丹田破碎,那精气神就会流逝,更别说储存天地之间的玄气了。
  一个人精气神如果流逝与三魂一样,轻则成为一个傻子,重则当场死亡。
  开脉,破丹,在这天玄大陆,是没有人会做这种白痴的事情,因为这与找死没有任何区别。
  好死不如赖活,在这天玄大陆能活着,谁愿意去冒险,而且还是不可能成功事情。
  湮辰向着院外走去,看来这十年来,湮家变化还是真的大,湮辰看着陌生又熟悉的环境,毕竟只是六岁时的记忆。
  来到湮家后山,树木繁多,一块块巨大粗糙的身体依地而立,青青的嫩草,如铺盖上了一层绿色毯子一样。
  找了一个地方,湮辰盘腿而坐在了一颗大树下,湮辰看了看湮家,不成功便成仁,湮辰没有去见自己爷爷,当然十年来,湮辰只希望还是见到自己爷爷。
  因为湮辰从小便只有爷爷一人亲人,而父母湮辰一无所知,每次问爷爷,爷爷都是摇头不说。”
  而这一次,修炼这神秘莫测的剑决,也不知道是生是死,湮辰也没有丝毫把握。
  是生是死,就看这一次的造化了,我湮辰不想做一个废人,庸碌一生,有些事情还要等着自己去做完成,不然也只能苟延残喘活一时罢了。
  努力吸了一口鲜血空气,湮辰默默念起脑海中的一念剑体决,在身体内缓缓运转,四周天地玄气疯狂的涌如湮辰的身体,流转在四肢百骇之中。
  天玄大陆,武道分为淬体,纳气,灵海,天元,元丹,繁化......而淬体境,只能少些吸收天地元气来淬炼肉身体,来增强气血,拓展经脉。
  准确的来说,淬体境只能微弱吸收天地玄气,而到了纳气境才能称为武者,吸收天地玄气开辟丹田,存储玄气,源源不断从天地之间吸收天地玄气,才能被称为纳气境。
  如果有人在此,便会发现,此时湮辰的身旁,萦绕着浓郁的天地玄气,如白色雾气,有的已经化液。
  湮辰默念着一念剑体决,天地玄气疯狂的涌入进了湮辰的身体体内,突然,玄气化为一道道凶猛剑气。在湮辰体内经脉中横冲直撞。
  “噗嗤,”
  一口鲜血从湮辰口中喷出,湮辰连忙努力控制着经脉中的玄气。
  薄弱堵塞的经脉,肉眼可见正在体内被玄气慢慢的疏通,而经脉布满了蛛丝般裂痕,犹如随时都会破裂一般。
  湮辰满头大汗,额头上青筋暴鼓,脸庞都有些扭曲。
  “我不能失败,我不能失败,湮辰咬牙坚持着,仿佛一股信念支撑着湮辰。”
  天地玄气还在疯狂涌入湮辰体内,而体内的经脉也逐渐慢慢的被疏通。
  湮辰全身上下都布满鲜红的了血丝,血液如汗珠子一般。
  湮辰咬着牙,破丹,随着湮辰一生落下,经脉中的玄气化为一道道剑气,疯狂的从丹田涌去。
  丹田,分为两种,一为开辟了的丹田,二是封闭丹田,而湮辰的正是封闭丹田。
  封闭丹田就是没有修炼过的人,而这种丹田,如何破碎时,死亡率是比开辟了的丹田要大的很多很多。
  湮辰体内,一道道剑气从经脉流转倒丹田出,而在湮辰丹田处如有一层屏障一般,而凶猛的剑气冲到丹田处,便被碰撞阻挡了,与那屏障僵持了起来。
  “噗嗤。”
  湮辰嘴角血液疯狂涌出,丹田如撕裂了一般,这股疼痛,差一点湮辰便晕了过去。
  “啊!”
  撕心裂肺的声音打破了宁静,如龙虎低吼。
  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如玻璃破碎一般。
  湮辰的丹田彻地被摧毁,一时湮辰如泄气的皮球一样。
  接着湮辰又一声嘶吼。
  “凝剑胎,给我凝。”
  湮辰运转一念剑体决,一念凝剑胎,进入湮辰丹田中的剑气,谁着湮辰一声后。
  数不清的剑气在湮辰的丹田中纵横交错,慢慢报团。此时的湮辰已经成为了一个血人,气息也奄奄一息,完全凭一股意志力支撑。
  “开脉,凝剑胎。”
  湮辰体内,丹田中已经有一把透明的小剑,小剑周身有着微弱的玄气萦绕。
  而布满裂纹的经脉,正在疯狂的吸收天地之间的玄气,流转入丹田中的那把透明小剑。
  湮辰做了一个梦,在梦中,湮辰梦到了一个的女子,仿佛天上仙子,不食人间烟火,女子一身白色色长裙,雪中的雪女。
  可是,就是这么一个女子,尽在湮辰咫尺,可是不管湮辰怎么用力,都看不清女子的面容,仿佛隔了一层白色面纱。
  “你回来了,我等你。”
  说完女子被一把从天而降的巨剑穿胸而过。
  “不,你是谁,你是谁。”
  湮辰不知道为什么心会如此的痛,明明不认识那女子,为何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像是失去了什么最珍贵的东西一样,眼泪也从湮辰的脸颊上慢慢滑落。
  湮辰猛然从地上醒了,全身上下都是血液。
  “我竟然成功了,我竟然成功了。”
  地上的湮辰不敢相信,竟然成功了。
  心里面有激动,有兴奋,从此以后,我湮辰便是这天玄大陆唯一一个咧外的修炼者。
  没有丹田的武道修习者,天已经慢慢明亮,金黄色的太阳缓缓升起。
  坐在地上的烟辰摸了摸自己的脸,一滴泪水从脸庞上上滑落而下,她是谁,明明就是一个梦,为什么感觉怎么真实。
  为什么我心会痛,湮辰做在地上发起了呆,也许这就只是一个梦罢了,黄粱一梦,一梦若真现。
  湮辰把这当做了一个梦罢了,梦里如何,梦醒时分,一切随风而去吧。
  站起身体,湮辰感觉身体充满了力量,身体笔直,如剑一般锋芒毕露。
  淬体九重,我竟然达到了淬体九重,不可思议,湮辰感受了一下自己实力。
  哈哈一笑,向着湮家大院走去,是时候去见爷爷了。
  湮家,早已经乱了天,小少爷不见了。
  大厅中,湮天海坐在轮椅上,一个气势从这位老人身上而出,如泰山一般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有小少爷的消息没。”
  一个中年男子走了出来,回家主,:“该找到地方都找了,就是没有小少爷的消息。”
  说完中年男子站在一旁。
  “湮天海目光如炬,找,翻遍整个湮府,掘地三尺,都要找到小少爷,活要见尸,死要见人。
  说完湮天海挥了挥手,都下去吧。。
  众人离去,湮天海苍老的目光中,眼眶微红。
  “爷爷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找你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