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 > 雪山神锋传 > 第五章 爷孙

第五章 爷孙


  “娘!”
  一声幼童的哭喊,引来众人目光,生不欢睁着独眼,寻着幼童的声音望去,死亦苦嘴角邪魅一笑,众人眼下都明了,这裴家只剩一个小娃娃,谁要是能先将这小孩抓住,便可以在二刹前阿谀一番,几个脚快的当即便向着声音跑去。
  柯柔小腹献血直流,白素孝服上,犹如开出了一朵血淋淋的花,花朵越长越大,那一抹扎眼的红色,一股一股地蔓延,柯柔面色如纸,眼见着活不成了,这一声“娘”,又让柯柔回光返照:“白儿。。。爹”,下意识的看向声音来处,当即又撇过头去,满眼哀怨的看着裴无极,“爹,护。。。护着他。”说完,柯柔便蜷在地上,眼光看了看裴孝武,又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将脸转向孩子的方向,眼角的泪滑落在地上,泪水一滴一滴,落在地上绽开的红花,眼神便散了。
  裴无极闭眼不忍再看,大吼:“你们不要欺人太甚!”
  “老贼,无牙老虎还敢狂吠!”
  “裴无极,今日我必在你身上砍上两刀”
  “老头儿,你的寒凝决呢?哈哈哈哈”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对着裴无极戏谑起来。裴无极不答话,思绪飞转“原以为孙儿已经逃走了,没曾想孩子看到了家中惨状,如今已无胜算,该如何拼死护着孙儿周全?”
  还未待前去寻找裴书白的门徒走远,走廊上走出来一个孩子,正是裴书白,小小的孩子,呜呜大哭,一边哭一边往前走着,一双大眼睛已然哭肿,不停的用手背擦着眼泪,“娘。。。娘啊。。。”看到孩子自己出来了,前来抓他的门徒也是一愣,站在当场。只当是个小娃娃,翻不起来大浪花,众人都驻足观看,看裴书白到底要干嘛?
  裴书白一步一步走进庭院中,生死二刹饶有兴致的看着孩子,裴无极想跑过去抱住孙儿,无奈刚要迈腿,腹部又是一阵剧痛,浑天指力在腹中横冲直撞,裴无极连站立都摇摇晃晃,只得看着孙子自己走过来。
  裴书白哭声不减,直楞楞的走到柯柔面前,哭道:“娘啊,娘啊,你醒醒,你不要睡嘛,我不调皮了,我不该惹您生气的,娘啊,娘啊,你理书白啊,我还要你陪我去看大戏啊。”裴书白慢慢的踩过地上的红花,小鞋子登时便被染的鲜红,一只小手摇着柯柔的胳膊,另一只手想捧起柯柔的面颊,无奈力量太小,只得两只手一起去发力,裴书白的双手刚刚伸到柯柔的脸上,便沾上了一手血,又难过又害怕,裴书白又哭了起来,沾血的手又把献血抹在了自己的脸上,混上泪水,小脸登时花了。他不明白为什么娘亲要自杀,他朦胧中好似明白了,今后可能都见不到娘了。
  裴无极张开双臂柔声道:“书白孩儿,到爷爷这来。”裴书白回首看了看爷爷:“爷爷,娘说,爷爷去世了,我再也看不到爷爷了,现在您在这里,那娘亲是不是也会没事?”
  裴无极不知该如何回答孙子的问话,只得又道:“书白孩儿,快到爷爷这来。”
  裴书白一直在晃柯柔的身体,无奈柯柔已然无法回应,裴无极忍者剧痛,往孙子的方向走了一步,谁知裴无极看到爷爷走过来,奋力将柯柔的胳膊抬起来,钻到了柯柔的怀里,好似要躲开裴无极一般。众人也对这场景有些好奇,眼下庭院中,只有这裴无极是他亲人了,缘何还要躲着他?
  裴书白抽泣问道:“爷爷,这些人好怪,我好怕。他们杀了爹爹,杀了大伯,你为什么不报仇?”
  裴无极一愣,还未待回答,裴书白又问道:“你为什么要杀奶奶?婶婶为什么要自杀?娘亲。。。娘亲。。。娘亲为什么不要我了?”裴无极老泪纵横,又忍痛往前走了一步道:“书白孩儿,好孩子,快到爷爷这来罢。”裴书白更像是自问,也不想理裴无极,转了个身子,将脸埋在柯柔胸前,“娘,你抱抱我罢。我怕。。。”裴无极难过至极,拼着丹田破碎,运起寒凝决,伸手要拉起孙子。不料此时死亦苦猱身而至,一手拽起裴书白,一手化指:“浑天指!”哪容得裴书白反应,便中了招。当即软了身子,死亦苦将裴书白轻轻一丢,裴书白便跪在了地上。
  死亦苦道:“控制神识,这么小的娃娃,还是我第一次尝试。也不知道这小娃娃现在看到的是什么?”裴无极怒道:“魔头!你莫要欺负一个小孩子!”死亦苦笑道:“孩子这么想自己的母亲,我让他多看看,这是在疼他爱他,你怎道我欺负他,血口喷人!”
  裴书白中了浑天指,眼前一遍一遍回放着母亲自杀那一幕,小小的脸上痛苦万分,眼神忽而哀怨、忽而悲痛,忽而愤怒。原来,裴书白本来在独屋内,看马扎纸忙乎,忽然听得庭院打斗声音,孩子好奇心重,便想要前去看热闹,马扎纸又不想孩子打扰,便没有阻拦。裴书白刚到庭院外,便看到了裴孝武在地上痛苦呻吟,本想着去厢房找母亲,又被接二连三的打斗吓的不敢动弹,直到柯柔自杀,裴书白不能自已,这才忍不住喊出声来。现如今,裴书白眼前一遍一遍闪过母亲殒命的场景,一个八岁男童哪受得了如此刺激,轻哼一声,晕了过去。
  钟山破潜在裴家时间不短,裴书白也是他看着长大的,现如今孩子遭此大罪,也是于心不忍,连忙上前拱手道:“生死二刹,如今裴家已然失势,裴无极重伤,这小娃娃如此年纪,中了浑天指,估计也是活不成了,眼下还是寻找极乐图残片吧。”
  生死二刹也觉钟山破所言有理,生不欢道:“裴无极,快快说出极乐图的下落,免得再受苦。”
  裴无极冷言道:“好,想要极乐图残片,你们当答应我一件事,我便拿出残片,不然纵使你们将我裴家掘地三尺,也断然找不到!”
  死亦苦看了眼此时的裴无极,威风已然不在,恍然间庭院之中,站着的只是一个普通老人,想必体内的寒凝真气抵制浑天指,已然十分吃力,谅你也刷不出什么花样,于是便道:“说吧?”
  裴无极盯着死亦苦,缓缓说道:“我这孙儿年纪尚幼,中了你的浑天指,已然生还无望,老朽也油尽灯枯,不知还能撑上多久。老朽不想孙儿在痛苦中死去,你把浑天指力,从他神识中卸去,让我和他说说话,黄泉路上爷孙俩也好作伴。”
  生不欢不等死亦苦言语,抢言道:“老贼耍诈,想你裴家一不是固若金汤,二不是机关重重,死到临头还颇多说辞,看我将你挖眼剖心,再找极乐图不迟,这个小娃娃莫说卸了浑天指力,我还要再在他身上补上一掌!”
  裴无极不理生不欢,对着死亦苦道:“老朽体内浑天指力,寒凝决已然克制不住,可能随时气绝,再犹豫片刻,怕是想说也没法子了。”
  死亦苦伸手托起裴书白,葱白似的指尖轻点裴书白百会穴“散!”裴书白轻哼一声,好似回过神来,煞白的小脸慢慢有了血色,随后孩子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裴无极见状顾不得腹中剧痛,来到裴书白身前,将孙儿扶了起来,随后弯腰将孙儿抱住,裴书白仍旧哭个不停,裴无极温言道:“乖孩子,哭吧哭吧,哭出来心里就不难受了。”
  死亦苦不耐烦:“我们在这不是看你含饴弄孙的,赶紧说出极乐图残片下落!”
  裴无极仍然不看死亦苦,对着裴书白道:“好孩子,你站起来,拉着爷爷的手。”裴书白终归是个孩子,虽说在爷爷身上,有如此多的不明白,但是眼下就这一个亲人可以疼他爱他,所以,裴书白还是听话的拉着爷爷的手,站了起来。
  裴无极将小手握住,凛然道:“极乐图残片,在我裴家藏宝阁中,二位随我去吧。”
  生死二刹自恃武艺高强,便喝令众人庭院中等候,二人一前一后跟着裴无极和裴书白进了屋内。
  雪又下了起来,一片片落在裴家庭院中,一个时辰前,这里还是挺热闹,而眼下却犹如炼狱一般,庭院中裴家亲朋的尸首已然裹了一层白雪,钟山破有些神伤,如今大仇得报,却并不轻松,其实他只想找裴无极兴师问罪,没成想裴家竟要死绝,这是自己想要的结果吗?平日里裴书白活泼、可爱、机灵、调皮的样子,历历在目,而现如今眼见这孩子活不成了,内心竟有些难过,难道这就是自己想要的结果吗?钟山破念及此处,黯然神伤。看着一老一少的背景,竟觉得喘不上气来。
  这一老一少缓步往前走着,后面跟着生不欢、死亦苦二刹。裴无极此时只有一个念头,“天机先生说的留一人,恐怕就是孙儿裴书白了,可眼下情势如此,可谓十死无生,到底怎么办呢?”其实裴无极内心是希望天机先生一语成谶,但又想不通该如何应对,只得小声安慰孙儿:‘’书白孩儿,好孩子,你拉着爷爷的手,跟着爷爷,爷爷护着你,你不要说话,接下来爷爷说的,你可要认真听,听到心里去,一个字都别落下。”
  裴书白点点头,小声说:“好的。”
  裴无极回头看了看生死二刹,这两个魔头跟在后面,但仍隔了一小段距离,于是裴无极将孙子费力报了起来,裴书白将头依偎在裴无极肩头,看看了爷爷身后的生死二刹,这两人面无表情的跟在后面,裴书白看到生不欢那一只空洞洞的眼窝,有些害怕,便将脸埋在爷爷的颈窝里,裴无极用脸颊紧紧贴着孙子,小声说道:“咱们身后的这两个人,一个叫生不欢,一个叫死亦苦,这俩人是四刹中人,你的爹娘、伯伯婶婶、还有亲朋好友,都是被此二人所害,你好好记得他们的样子”裴书白听了爷爷的话,虽然害怕,但还是抬起头来,一双大眼睛望向生不欢和死亦苦。
  裴无极接着说道:“今后,你身边没了亲人,可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轻易相信别人,万事要谨慎。你年纪尚幼,势单力薄,万不可找四刹报仇,一会爷爷会给你一样东西,你务必贴身放好,千万不要搞丢了。”
  说道这,裴无极便领着二刹走进了寝室,裴无极立住身形,回首道:“二位,此处便是我裴家宝库的入口,这极乐图残片,便在当中。”说完,在所立之处连踩三脚,随着裴无极的脚步,寝室地上凸起了一块青砖,青砖之下,便是一个兽首铜环,裴无极道:“如今我已无力催动机括,你二人若是想进,便将这铜环拉开吧。”
  生死二刹看了看裴无极的表情,又将眼光放在了铜环之上,旋即生不欢又将目光看向了死亦苦,只见死亦苦冷笑一声,十指翻飞,一个佝偻老人赫然出现在众人身旁,死亦苦使出傀儡,拉起铜环,寝室墙壁上突然出现一间密室。
  密室门现,裴无极道:“这极乐图残片,便在其中。”生死二刹生性多疑,没有移步,裴无极见状,带着裴书白进了密室。。
  密室之中别有洞天,裴无极转动悬廊墙壁之上的灯座,密室中瞬间灯火通明,密室左侧有一排置物所用的支架,架上摆着各种瓷器古玩,生不欢死亦苦细细瞧了一遍,上面这些物品价值不菲,再往右手边瞧,有一石桌,桌上摆着一个托盘,这托盘上面空空如野,想必之前放着的,便是寒光宝甲,再往里,又是一间小屋,屋子不大,只有五尺见方,容不下众人进入。不过,这间小屋之内的陈设清晰可见,正当中一个白玉支手上,拖着一个锦囊。裴无极道:“这锦囊之中,便是你们要的极乐图残片了。”
  死亦苦道:“拿来予我”,裴无极闻言,将裴书白带至小屋门口,自己走进小屋中拿起锦囊,但裴无极并没有将锦囊交予死亦苦,而是递给了裴书白,随后对着裴书白道:“好孩子,今后好生照顾自己!”说完便将裴书白拽进小屋内,生死二刹不及反应,裴无极便白玉支手打碎,密室之中轰然声起,小屋之上一块巨石下落,死亦苦道:“断龙石!老贼使诈!”,话至影至,佝偻傀儡瞬间攻至裴无极身前,生不欢更是暴起发难,对着裴书白猱身而上,裴无极料定二人必会攻来,断龙石下落的同时,便用身体堵住门洞,生不欢、死亦苦二人杀招已至,无奈洞口不大,二人够不到裴书白,只得先行解决裴无极。裴无极周身寒光四起,体内多年集聚的寒凝真气陡然外放,硬生生的接了生死二人的招数,砰砰两声,生死二人击中裴无极,寒光登时消散,裴无极一口鲜血喷出,同时身后断龙石轰然合拢。裴书白小小的身影,消失在断龙石之后,只留下巨石落下之前,一声“爷爷”,埋没在轰然声中。裴无极喃喃道:“好孩子。。。今后。。。可。。可苦了你。。”说完便没了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