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 > 种田领主,遗迹与不科学召唤 > 第五十五章 继续杀戮

第五十五章 继续杀戮


  “哦!我的小吉利!你还活着……你还活着!”
  夏琳夫人一把抱住吉利,号啕痛哭。
  吉利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妈妈,一言不发,泪水止不住的流。
  “……吉利,你……你怎么了?吉利?”
  夏琳也发现了自己儿子的异常,回头问向一旁的坎农和巡逻队员。
  卢迪还在林子里寻找,已经有人去通知他这件事。
  坎农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从他们发现吉利的那一刻,他就没说过一个字,甚至看向巡逻队员的眼神,还带着深深的恐惧。
  他拒绝跟任何在场的队员接触,但又过于虚弱,无法自己走回来,最后只能放在担架上,抬回到城镇里。
  门被打开,凯恩带着布莱恩医师走了进来。坎农扶着夏琳站了起来,大家退后,以便布莱恩医师为他检查。
  出乎意料的,吉利并没有对身穿医师袍的布莱恩表示出恐惧,十分配合地让他检查自己的伤势。
  不多时,布莱恩完成了检查,夏琳夫人急切地上前问道,
  “布莱恩,我的儿子怎么了?”
  “别急,冷静点,夏琳,吉利没什么事。”
  布莱恩看看手里的记录,向她解释道。
  “身上有多处擦伤,但是没什么大碍,”
  “咽喉有些充血,可能是缺水或是大声呼喊导致的,这对他发声会造成一定的影响,”
  “但他不说话的原因,主要应该是因为这里……”
  布莱恩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头,
  “很明显,他受到了严重的惊吓,可能是因为独自在森林里度过了一夜,也可能是因为……”
  “看到了那只怪物!”
  一旁的凯恩打断了布莱恩的话,开口说道。
  布莱恩看着他,点了点头。
  “那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吉利会一直这样吗?”
  夏琳好不容易控制住的泪水又要夺眶而出。
  “这种情况并不少见,很多战场上生还的老兵,退伍之后也会遇到一些精神上的障碍,一些情绪上的影响会直接反映到他们的生理上……”
  “总之,尽量缓慢平和的对待他,先让他平静下来,感受到自己处在安全的环境下。”
  “之后,等我们将他恐惧的源头消灭掉之后,或许他就会恢复正常。”
  “夏琳,先帮他清理一下伤口吧,我回去取一些治疗外伤和喉咙的药,他也需要先平静下来,吃点东西。”
  夏琳捂着嘴点点头,凯恩和坎农带着其他人离开,给母子留下一点空间。
  夜幕降临,两人带着人最后检查了一遍城镇四周的防御器械,回到了巡逻队卫所。
  全镇的青壮年都武装了起来。
  受过一定训练的巡逻队员倒班守夜,其他人只能将各种农具菜刀都翻出来,放在手边。
  镇子里凡是沾亲带故的都聚到一起,人们宁可在冰凉的地上打地铺,也不愿独自呆在空旷的家中。
  夜晚来得快,去得也快,就在凌晨将至,大家都抵不过汹涌的困意,纷纷陷入梦乡的时候,突然出现的第五个受害者,给原本平静安宁的小镇,蒙上了一层阴影。
  特伊,镇上的农奴。
  乔达港的主要收入来源来自于矿山。
  由于本身地处偏僻,本土居民其实并不多。大多数人是在矿山被勘探出来之后,受到邦国征派,赶来挖矿的矿工。
  这些人大多来自于邻近的城镇,有的孤身前来,逢假期再赶回老家;也有的带着家眷,在此定居。
  大量人员的涌入,需要一定的配套设施,邦国因此派遣了一千名左右的农奴,专事生产。
  特伊就是其中之一。
  干瘦,黝黑,说话带着浓郁的西方口音,走起路来有些蹒跚,左腿曾经受过伤。
  邦国通常会将奴隶送往远离故土的省份,让他们断绝了逃走的可能。
  乔达港生活平静,这些农奴只负责盖盖房,种种地,也没什么性格恶劣暴虐成性的贵族老爷,还能吃上饱饭,农奴们对此十分满意,把这里当做安度余生的天堂。
  可惜……
  农奴们本来就睡在一起,简易的木板屋,大通铺,二十多个人躺成一排。
  白天繁重的工作,令他们早早的入睡,也没有人担心是否会遭到袭击,谁会选择村子里人数最多的房间呢?
  特伊像往常一样起来上厕所,连身边的农奴都没有理会。
  发现他尸体时,已经过了一个多辰时,一位同屋的农奴发现了躺在厕所里的尸体,然后摇响了警报铃。
  凯恩和坎农赶到的时候,现场已经聚集了很多人,两人推开众人来到了厕所旁。
  身体同样有撕咬的痕迹,同样的处理方法,腹部被刨开,内脏挂在厕所的门上,本就干瘦的身体,此时看起来像一具干尸,身体的血液被吸干,整个人看起来狰狞恐怖。
  凯恩深深的皱起了眉毛,死亡的状况发生了变化,这怎么想也不算是好消息。
  这畜生的口味变了?还是说,它在进化?
  坎农留下来处理尸体,凯恩带人去检查附近的陷阱和防御器材。
  整个乔达港,都陷入了极度的恐慌。待在家里的人都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
  众人忙乱直到天明,凯恩没有发现任何入侵的痕迹,一切正如夜幕降临之前,保持着原状。
  这让凯恩感到无比的疑惑,根据之前所经历的情况,和收集到的信息,这是一只体长超过三米,拥有着庞大身形的野兽。
  它不可能毫无声息地就这样潜入镇子,还在杀死了一个人后,扬长而去。
  除非它会飞。
  凯恩用手指蘸了一点苦酿酒,涂抹在太阳穴上。多日来的压力和不充足的睡眠,让他头痛欲裂。
  必须要找到办法,将它隔绝在城镇之外,或者最好直接杀掉!
  天光大亮,就在众人忙碌之际,镇子北口,加里带着去上报的人员,骑着马赶了回来。
  “加里,怎么只有你们回来了?城防军呢?”
  坎农上前勒住缰绳,把加里扶了下来。
  长时间的奔袭,加里大腿内侧隐隐出现血迹,双腿僵直,只能在坎农的扶持下,以一个尴尬的姿势向屋里挪动。
  “先进屋再说吧。”
  凯恩扶着后面的队员下马,几人一起走进了巡逻队的卫所。
  加里龇牙咧嘴地找了个舒服的软垫坐下,嘴里发出‘呲呲’的抽气声。
  “哎,哎呦……”
  两条腿岔开着伸直,双手扶着把手,斜躺在椅子上,脸上总算露出了舒服的神色。
  “……可要了我的命了……真不是人干的活儿……”
  凯恩吩咐身边的队员,给几位送信的人倒杯水。坎农早就急得不行,问加里。
  “别废话了,城里什么情况?怎么没派人来?”
  没理满脸疑问的坎农,加里接过木杯,‘咕咚咕咚’灌了几大口,满意地打了个嗝。
  等看到坎农伸手要去拿棍子,加里这才笑着说道,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先听哪个?”
  “你还买什么关子,你知道现在……”坎农急不可耐。
  凯恩接过话头,“先说坏的吧。”
  加里一摊手,说道,
  “城防军的大人们是来不了了。”
  “咱们这个小地方,已经正式划分为维克托大人的领地,没收到领主的申请令,地方军队无权进入,据说会造成很麻烦的纠纷。”
  “好消息呢?”
  “好消息就是——咱们那位领主大人,据说已经到了瓦莱,再过一两天估计就能见到了。”
  “听说身边带着不少高手和正规军,咱们只要把这几天盯过去,守好镇子别让人外出,等领主一到,这都不是事儿……”
  “什么?还要几天?那还得死多少人啊!”
  加里正要把杯子送往嘴边的手抖了一下,瞪大了眼睛看着说话的坎农。
  “又……又死人了?”
  “嗯,你走的这段时间,又多了三条人命。”
  凯恩看着加里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眼,低沉着声音说道,
  “猎人巴布,巡逻队的肖文顿,还有农奴队的特伊,都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