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 > 点歪你的技能树 > 第四章 “坏了我的好事”

第四章 “坏了我的好事”


  于东西看着同学脑袋上的树,想要转移注意力。
  大多数学生的技能点都在往要高考的学科上加,也有例外,像赵小川,竟然将自己最多的技能点点到了——爬树上?
  于东西被这个奇怪的操作惊了一瞬,又注意到了别的东西。
  宋青的脑袋上,一支树杈上,竟然是一堆乱码。
  “于东西。”耳边突然传来了一个软软糯糯的声音,不习惯自己身边有人的于东西一瞬间便将头转了过来。
  盛时甜甜的笑着,说道:“你记得自己承诺过什么吧?我好不容易让我家长觉得,现在已经晚了,再学习也来不及了,没想到你几句话又让我功亏一篑。
  他们竟然又燃起了希望,想要让我继续学习……”
  “然后他们就给你办理了转校,让你来这里?”
  “不,是我告诉他们,学习可以,除非让我转到这里,听你的学习计划。”
  虽然面前的姑娘依旧甜甜地笑着,但是于东西却觉得自己身上冒起了鸡皮疙瘩。
  “坏我好事,看我怎么收拾你!”说这句话时,盛时转过了身去,看向讲台,像是准备好好听课。
  于东西注意到了这句话的关键词“坏了她的好事”,想问问她到底怎么了,盛时却不再开口。
  下课时间,所有的同学都将脑袋转到了盛时所在的方向。
  刚才她与于东西的窃窃私语,让男生有了莫名的自信,觉得她也不是太难已接近。
  “盛时同学,你好,我是宋青。上一次,我们在慈善捐赠仪式上见过,你还记得吗?”宋青走了过来,将一瓶饮料递给盛时,说道。
  刚才她与于东西的交谈,宋青也看在眼里。他脑子里的气还没有排出来。
  不仅仅是因为如此漂亮的姑娘没有坐到自己旁边,更是因为得到那个机会的人,是于东西。
  周围的人都在做着自己的事,实际上却是注意着这里发生的事情。
  “不记得。”盛时说道,将不耐烦写到了脸上。
  没忍住的同学嘴里发出了一阵笑声。
  宋青脑袋上青筋快要暴起,却只能忍着,恼怒地看了于东西一眼,转身回去。
  “没想到啊,竟然能看到宋青吃瘪。”有人暗暗笑道,声音此起彼伏。
  “东西哥,韦图找你——”传话筒赵小川对于东西说道。往日,这种事情他从来不会告诉于东西,反正都知道他是来约架,推了就好;但这一次,好像不一样。
  于东西点了点头便走了出去。
  “你小子,到底什么情况!”韦图刚见到他就迫不及待地问道。
  于东西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详细听于东西说完发生的事情,他挠破了脑袋也想不通,这是为什么,只好回到自己班里去。
  等到于东西再一次走进教室,一些人看他的眼神都变了。
  盛时坐到他身边,看做偶然就算了,韦图为什么也来找这个家伙了?虽说韦图家比不上盛时家,但是都算是本地名人,之前还在想要打架,怎么这么就变了一个样?
  于东西也没有管那么多,只是认真打探着盛时的事,却什么也没有搞清楚。
  周末,走在回家的路上,于东西优哉游哉四处晃悠着。
  好不容易离开学校,就算是走路,也是开心的。
  “我看您印堂发黑,不过程度不深,将你的生辰八字拿给我,好好算一卦吧。不然,恐怕……”
  于东西看到了一个木制小摊点在巷子拐角处,上面挂着一面旗,坐着一位算命先生。
  他胡子花白,眉毛却是乌黑,看起来很不协调。
  带着小孩的中年妇女正坐在算命先生面前,听他说着话。
  “先生,您是怎么收费的?”那妇女看脸色已经将算命先生的话听进去了一大半,但最后的理智还在。
  “既然相遇便是有缘,能让我正好注意到你更不容易,这样吧,给你打个八折,八百块!”
  妇女也不管自己发黑的印堂,拉着小孩子转身离开。
  “哎哎哎,七折,六折,五折总行了吧!”算命先生想要挽留,那人却头也不回。
  “唉。”听着算命先生叹了一口气,看着他慢慢悠悠坐下来,于东西正好从他面前走过。
  “小兄弟,我看你印堂发黑……”
  这人,难不成就只会说这一句!印堂发不发黑于东西不知道,听着这么不吉利的话,他脸色着实发黑了。
  转过身去看了那人一眼,于东西突然想起了一些东西。
  以前看过一篇公众号的推送,讲怎么跟遇到的骗子斗智斗勇,将骗子给骗了。当时看着就觉得好玩,现在遇到个算命先生,要是能把算命先生给忽悠着让自己给他算命,岂不美哉?
  自己虽然不会,但是能够看清他的技能树,用来忽悠已经足够了!
  于东西在座位上坐了下来:“哦?你说说看,你看出了什么?”
  算命先生摸了摸胡子,仔细观察着于东西,像是在看他的面相。
  这算命的名叫郑兴国,平时在家里学什么干什么都没有耐性,不知怎地想着去学了几天算命,却也学不下去。
  但是,几个专业名词是记到了脑袋里,便出来摆了个摊,想要骗点钱花。
  只是现在的人太精明,也不信这个,几天都没有开张,刚刚好不容易等到个坐下来听的人,却又跑了。
  虽然眼前这个小娃子看起来也没什么钱,但反正都是没成本的事儿,有得赚就无所谓嘛!
  “你可是永仁三中学生?”郑兴国问道。
  于东西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自己虽然把印有校名的外套脱了,但是这一身明显就是这间学校的人啊!
  不过,脸上却要装作平静的样子,点了点头。
  “你最近是不是与什么人有过争吵?”
  于东西也没有去回忆,马上点了点头。
  “那就对了。你这一年本来幸运无忧,但是不巧出现了与你犯冲之人,改变了你的命数。接下来的时间,会有一场大劫等着你!”。
  于东西挑了挑眉:“那要怎样才能化解?”
  郑兴国露出了高深莫测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