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 > 点歪你的技能树 > 第五章 给算命先生算命

第五章 给算命先生算命


  “要是遇到别人,还真不一定能够找到破解之法。不过嘛,还好你遇到了我。”
  说着,郑兴国从口袋里拿出来一个东西,塞到了于东西手里。
  “你瞧,这是清阳观开过光的福星玉佩。你看,光是这材质就了不得,有了它一定可以保你无恙。”
  于东西点了点头,摸着那个绿色的东西,深信不疑的样子让郑兴国眼睛发绿。
  “先生知道这么多,还有着这种神物,高深莫测啊。不过,听说算命先生都不能够给自己算命,小生也学过一手算命之术,不如让我给你看看如何?”于东西看着郑兴国,似笑非笑,问道。
  郑兴国心里充满了鄙夷之色。
  这小子,连这东西就是街边买的义乌小商品都不知道,还想给自己算命?
  更何况,算命只不过是他忽悠人的手段,这世上哪儿能有人真能算出什么!
  不过,他只能点了点头,道:“也行,小友可以试试自己的算命手法,我还可以与之前给玉佩开光时顺带请大师算出来的结论对比一番。”
  毕竟,钱还没有给,这时候翻脸可不行!
  “请问先生姓名?”于东西问道。
  “我叫鲍富,财富的富。”郑兴国随口回答道。
  “原来你叫鲍富啊,郑兴国先生。”于东西笑着说道。
  郑兴国的眼睛一下子盯着于东西,整个人都愣住了。
  这人,怎么可能知道自己的名字?
  在记忆中细细思索,却怎样也不能找出这个人来!
  “让我算算,你学过的东西还挺多,做菜、雕刻、木工,咦,怎么还学过理发护肤?”
  于东西看着他脑袋上那颗技能树,说了出来。技能树树干上写着人名,三个闪耀耀的大字,平时觉得没什么用,但现在看来,唬人还是不错的。
  面前这人,什么技能都沾点,大多数是入门级,还有两项是——门外汉?
  于东西瞳孔骤缩。他在门外汉那个小杈子上看到了另外的东西!
  潜力值!
  算命:门外汉,潜力值21
  宫保鸡丁:门外汉,潜力值89
  也不知道这个数值的上限是多少,就这样看来,这人的做宫保鸡丁的潜力还是很高的。
  虽然那根分叉在象征厨师的细瘦枝条上伸得极远,看起来很不协调。
  郑兴国的表情已经从之前的急不可耐只想收钱,变到了现在的凝重无比。
  “大师,之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请您告诉我,您算出来了些什么!”
  于东西闭上了眼睛,手指在桌子上不停地敲击,待到时间足够,睁开眼说道:“你做宫保鸡丁非常有天赋。”
  郑兴国脑袋里“嗡”的一声。自己的确尝试过做这道菜,随随便便做也还挺好吃。
  大师算命竟然精确到了这种程度了吗!
  “谢谢大师指点!”郑兴国脸上写着激动,开始收拾那个小摊。
  算命?还算什么命,大师都亲自出马了,给自己指了一条明路,也算是警告了!
  “有点意思啊,小伙子,你也给我算一卦如何?”旁边小店里走出来一个人,对于东西说道。
  微胖,语气中带着一股威严,这是于东西的第一印象。
  于东西摸了摸脑袋,笑了笑,道:“好啊,多算一卦也无妨。”
  郑兴国听到这话,便生生将收拾东西的手止住,站起来给于东西让了位置。
  而那人便在顾客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于东西瞧着那人的技能树。
  陈志强。
  语文教学:熟练级。
  教育管理:精通级。
  儿童心理学:入门级。
  ……
  于东西挑了挑眉。看这人的技能,大概是个领导,这是想要做什么?
  “您以前是教语文的吧,”于东西说道,“还学过儿童心理学?只不过这学的时间太短了。”
  陈志强没有动,更没有像郑兴国那样惊呼出声。
  不过,他坐得更直的身体,还是暴露了他的紧张。
  “嗯。”他突然笑了,“行了,谢谢你。永仁三中,有意思。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于东西。”在那股威严的气息下,于东西不觉间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听完,陈志强便起身离开了。
  看着他的背影,于东西满脸莫名其妙。这人难不成以为自己在跟郑兴国唱双簧,吸引人来算命?看着自己真的说出来,这是被吓到了吧……
  陈志强离开的时候,脸色变幻莫测。
  他是永仁市教育局局长,因为老婆在这里教书,便来接她回家。
  听说她们还在开会,便在这家小店里等着,没想到就遇到了这么有意思的一幕。
  本来只是想在学生被忽悠到拿钱的时候出现阻止,没想到接着听到了学生反过来忽悠算命先生的情况。
  他觉着有趣,便凑过去,没想到那小孩子竟然将自己的情况也算得一清二楚。
  这下,可是真的把他惊着了。
  挑了个时间,他来到了永仁三中。
  “局长,您怎么来了!”教导主任陈言连忙去接待。
  “我来问个事情。你们这里有个学生叫做于东西?”坐在办公室,陈志强开门见山。
  这办公室里坐着很多高三的老师,宋止竹也在。听到这话,他立马站了起来:“局长,他是我们班的,怎么了,他惹祸了?”
  陈局长看着宋止竹着急忙慌的样子,说道:“没有,就是……我发现他不一般,看人的眼光挺准。”
  陈言松了一口气,道:“没惹祸就好。您这次来是为了这件事?那我叫人将他带来问问。”说完,他将正好来交作业的韦图叫了过去,让他将于东西带过来。
  韦图跑到六班,朝着里面喊道:“于东西!教导主任叫你去办公室!”
  “于东西?他惹祸了?”听到这话,李曼曼条件反射般朝于东西的位置上看去,正好看到了于东西和他旁边的盛时,又转过头来。。
  她本是六班班花,围着她转的人数不胜数,现在风头都被盛时抢走,心中有着一股怒气。
  “这可是高三了,这个时候背上处分,可是消不掉了啊。”张超的语气里面,充满了幸灾乐祸。他是宋青的狗腿子,俗称小弟,看到于东西被叫走,自然开始幸灾乐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