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 > 点歪你的技能树 > 第九章 试验名额开放

第九章 试验名额开放


  看着前面放着的那一堆脑金丹,李曼曼和周寒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刚才还说人家赔不起,马上就看见他拿出了这么大一堆,清楚地知道它的价值的李曼曼更是觉得难以置信。
  这么珍贵的东西,这么个没权没势的家伙手上怎么可能有这么多?肯定是有人放在他这里寄存,还会拿回去的!
  认准了这件事,李曼曼又一次硬气起来,她哼一声笑出声来,说道:
  “你把这东西扔给我查真伪,破坏了防伪标志,就不怕它们的主人看到你擅自动了它们,对你有意见吗!”
  这下子,于东西乐了。
  “那是赔给你的,你愿意怎么查就怎么查。至于东西是谁的怎么来的,恕我直言,关你p事。”
  “你……等着瞧!要是有人顺着东西找到我,我会告诉他真相,都是你给的!”李曼曼俏丽的脸上充满着不可思议与恼羞成怒。
  作为班花,哪儿有人用这种口气跟自己说过话?真是不识好歹!
  盛时瞧了已经无话可说的李曼曼,轻轻笑着,走了回去。
  虽然好像自己也能解决这件事,但有着除了家人之外的人给自己撑腰的感觉,好像还不错。
  于东西无所谓地耸耸肩,将箱子里的东西数清楚,和单子对了对,给秦达回了消息。
  这批东西,正是秦达代表上头送过来的。毕竟于东西答应建立协会,算是帮了忙,自然得有所表示,这些不过是九牛一毛。
  当天晚上,永仁市上层人民收到了一个令他们震惊的消息。
  潜力检测协会,这个全新却又拥有无限可能的协会,将他们的第一个部门设立在了永仁市;而第一批试验名额,便分配给了永仁市!
  之前听说秦达来到了永仁市,虽说大家都非常想要去探望结交,但自知没有那个资格;现在知道这件事,也就知道他是来干什么的了,也顾不上别的,快要将他的门槛踏破。
  秦达仔仔细细地审查着每一个报名的人的资料,挑选着合适的人员。
  同时,他还兼顾着潜力测试协会办公大楼的翻新。
  虽说那栋大楼本来就是刚修的,但是为了往里面布置了解各种行业的地盘,还是得花非常多的功夫。
  同一个晚上。
  “不!你不会有事的!”
  盛时尖叫了一声,睁开了眼睛,吓出的汗水将整个身体打湿,让薄薄的睡衣贴到了身上,不再平整。
  她睁大的眼睛显示着她还没有安静下来。
  家里为了她的学习,特意在学校附近买了套房,她起身走到窗户边上,抬着头,痴痴地看着天上的月亮。
  又是月圆之夜啊。那个梦,总是如此准时,如此真实,将那天发生的事情一次次重新展示在了自己面前。
  那个浑身是血的人,趴到窗台上,面对着自己时,那个痴痴的笑……
  虽说梦了无数次,却依旧能让她陷入悲伤,陷入恐惧。
  如果不那么优秀,成绩不好,也考不上大学,甚至想办法毁容,连这张脸也不要了,大概就能逃脱那种可怕的命运,逃脱那个可怕的梦了吧!盛时想到。
  一个在自己面前总是挂着笑脸的面孔浮现在了她的脑海中。
  刚刚看到他搅和了自己退学的事情的时候,盛时脑海中只有怒意;但是现在,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看着他维护自己,逗自己开心,那种怒意之中,好像还掺杂了点别的什么东西。
  她重新躲回了被窝里面,却再也睡不着。
  ……
  “于东西,这是秦达让我交给你的。”宋止竹将一份资料递给了于东西。
  他翻开瞧了几眼,便放到了抽屉里面。
  第一批测试潜力的名单已经出来了,因为是尝试性的测试,都是从永仁市本地选的人,想要尝试一下测试的运作方式。
  于东西找了找手机,想要给秦达回复消息。现在,秦达被安排来专门负责潜力测试协会的事情,成为了协会副会长。
  而会长,自然是于东西。
  他按照约定的时间,提前了一点来到协会大楼。
  刚刚走到门口,就马上感受到了不同。
  里面的装修从之前的普普通通,到现在无处不透露着现代的气息;每一寸建筑每一扇窗户,都有着独特的韵味。
  几个引路标志就放在入门不远的地方。
  于东西看了看,在上面寻找着代表办公地点的方向。
  “您好,请问您是来测试的吗?”一位身穿制服的工作人员走了过来,说道。
  于东西摇了摇头。
  “我是小妍,潜力测试协会咨询处的。那请问有什么能够帮到您的吗?”
  于东西自己都觉得,这一身穿着与这个高格调的大楼格格不入。
  在这种情况下,这人还能对自己好言好语,看来协会的人员挑选还是非常认真。
  几个与于东西差不多年龄的人走了进来,另外的工作人员便走了上去迎接,登记过后,将他们带到了各种各样的房间里面。
  “我能在这里坐一坐吗?”于东西指了指一旁的沙发。手机上刚刚跳出了短信,秦达说遇到了点事,要等会儿才能到。
  现在,他在自己的协会竟然人生地不熟,只能先等着。
  小妍点了点头,将他带到了座位上,还拿了饮料过来给他倒上。
  于东西靠在沙发上,四处张望着。
  自己的协会,怎么看都喜欢。
  “小子,没看过这么漂亮的地方吧?”一个声音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于东西往前看去,一个将头发染成五颜六色的杀马特坐在了对面的位置。
  于东西转过脸去,不想理他。
  “我跟你说话呢,没听见?”见于东西不理他,那人有些怒意。
  于东西低头看了一眼时间,依旧不想理他。
  跟杀马特一起过来的几个人在台前登了记,被告知选择的房间都有人使用过后,便往休息区走了过来,正好看见他的动作。。
  “邓同,你干什么呢?”另外一个人问道。
  杀马特说道:“遇到了一个不开眼的小子,竟然敢不把我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