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 > 点歪你的技能树 > 第十章 哪儿来的穷小子

第十章 哪儿来的穷小子


  “哟,是谁竟敢连邓家小王子都不放在眼里?”过来的人眼中噙着笑意。
  “夏怀杰,别看热闹了,可不仅仅是我,人家连你也不放在眼里!”邓同补充道。
  剩下的人听见这两人的话,却也没有吭声,只是重新找了位置等在了一旁。
  “就是这么个人?”夏怀杰上下瞧了瞧于东西。
  看到他浑身上下每一件衣服都不过百,夏怀杰笑了:“你跟他置气做什么?这也不知道是哪儿来的穷小子,就算把你的鞋拍到他的脸上,他估计也认不出它的牌子。
  这种人面前,有什么好显摆的?”
  邓同像是想了想,又看着于东西,说道:“也是。不过,这种地方不是你该来的,快出去吧。”
  “虽说不值得跟他置气,但你用这么好的语气干什么?这种没有实力没有钱却又非要来这种地方的人,不配!”夏怀杰的语气柔柔的,说出来的话却是恶毒得很。
  看向于东西,他想了想,问道:“我说,你该不会是得到了测试名额,来等着的吧?”
  于东西摇了摇头:“不是——”话还没说完,便被打断:“那你还不赶快走?还要我们请你不成!”
  既然于东西不是来测试的,夏怀杰便有了底气。
  整个永仁市,真的有势有财的人肯定能够得到名额。如果没有,那就比不上自己家,有什么好怕的?
  邓同听到这话觉得不太妥当,对于东西说道:“其实坐一坐也没关系的,你……”
  “有关系!会脏了这里的凳子!你在这里坐着能干什么,回去以后跟周围的人讲你来过这里,没有被赶出去,然后让他们刮目相看吗?”
  于东西还没有开口说话,一位工作人员走了过来,说是他们需要的房间已经空了出来,将几人引走了。
  于东西笑了笑,也没有过多在意,继续等着自己的。
  “会长,不好意思,来迟了。”秦达刚进来就看到了于东西,便开口打招呼。
  前台的工作人员睁大了眼睛。
  这个一直等在这里的穷小子,竟然是协会会长,大家的顶头上司?
  太神奇太魔幻,让人反应不过来!
  几人紧张回忆着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庆幸自己严格按照规章制度办事,没有什么不敬。
  于东西点了点头,问道:“应该可以开始了吧?”
  秦达将于东西带到了最顶层,这里十分空旷,最中央有一个单独的屋子。
  “这就是您的办公室。”
  参观完,他将于东西带到了准备测试的地方。
  参加测试的人在测试房门口排着队,于东西没有跟他们碰上,而是通过另外一道门走了进去。
  测试房分为两部分,前面是等待厅,有一些椅子桌子,测试开始后就到这里边排队,等待着前方的显示屏亮起自己的名字;而轮到的人便通过侧面一道门,走进去与于东西面对面,让他进行测试,将能力写在表上。
  于东西说过,自己的测试只需要看一眼即可。
  但是上头的人研究后得出结论,得要做一些“假动作”,才能让人对测试结果信服。
  房间里面因此被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道具。
  于东西看了看时间,拿起表格,在电脑上敲下了第一个名字。
  等待的时间里,一群人在等待厅里叽叽喳喳。
  “你说,那给我们测试的,会是什么人?”一人饶有兴趣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只知道他的身份,测试协会会长。据说,看人潜力是他的家传绝学,这个协会就是为他一人建立的,因为只有他有这种能力!”
  “我听说,他还未满二十岁。”
  “年纪轻轻就建立协会,让全国人知道他的事迹,想要求一个测试名额……恐怖如斯!”
  “关于他的真实身份,我们家用尽全力都没有办法得到关于他的信息,被上面保护得密不透风!”
  夏怀杰看了一眼因为对自己潜力方向紧张兮兮的邓同,问道:“你猜一猜,那个会长会是什么样?”
  “啊,我猜是领导力潜力值最高,一定是,一定是的!”邓同说道,讲完才发现自己好像听错了题目。
  “我我我,我觉得她应该是一个女生吧。不是说女生第六感很准吗?”
  看到邓同紧张成这个样子,又知道了他想要的潜力方向,夏怀杰说道:“我倒是觉得他会是个男生;而且,根据我的观察,你潜力最高的方向,肯定是畜牧,你爷爷不就是个放羊的嘛!”
  邓同看了他一眼,眼神中流露出难以掩饰的厌恶之色。
  周围的人一个个被点到走了进去,偌大的房间渐渐空了下来。
  邓同本就紧张,在这种情况下更是手脚都在抖动。
  “钱茜茜请进,下一个邓同准备。”显示屏刷新了一次,接着冰凉凉大的机器声念出了邓同的名字。
  邓同走到了门口等待,手里捏着的纸张浸满了汗水。
  “一定,一定要在管理方面更有经验啊!不然,以后在家族里就会难以立足,还会让爸爸妈妈蒙羞,甚至连累他们……”
  邓同心里默念着,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听到了声音。
  “邓同请进,下一个夏怀杰准备。”
  他和夏怀杰,正是最后的两个人。
  颤颤巍巍按下把手打开门,邓同走了进去,在一堆器材中间,看到了一个非常熟悉的脸。
  “是你!”
  对面前坐着的人的惊讶,让他连紧张都忘记了。
  于东西笑着点了点头,开始给他测试。
  等在外面的夏怀杰,一直抱怨着自己的运气。
  “我怎么就成了最后一个?真是太倒霉了!”
  毕竟,最后一个人在焦急中等待的时间最长。
  不知为何,他总是觉得有人在针对自己。
  可是,这个协会的人,自己又不认识,更不可能认识自己。难道是太多疑了?
  正在四处走动来缓解内心的烦躁,就看见邓同走了出来。
  他的表情带着震惊,又有着快乐,好像还夹杂着别的东西,非常丰富。。
  夏怀杰只是以为这是因为他知道了自己的潜力,没有多想,便走了进去。
  “唉,我好像不配进这栋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