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 > 点歪你的技能树 > 第十二章 乱码恢复了

第十二章 乱码恢复了


  于东西闭上了眼,却只是觉得刚刚抱东西回来的手臂不酸了。
  “嗯?难道是放太久,过期了所以药效不好?”他嘀咕了一声,又拿起一个红盒子,将里面的丹药放进了嘴里。
  脑金丹的效果要明显一些,于东西刚刚因为学习而有些昏沉沉的头脑一瞬间便清醒无比。
  “效果还是不错的,不过能有如此高的价值,应该是品牌效应吧。”他猜测了一番,数了数还剩下的丹药的个数。
  体金丹还有九个,脑金丹还有八个。
  他将每一种数了五个出来,一种一个分成了五份,脑海里飞快思索着。
  “送给盛时一份,爸爸、妈妈一人一份。表哥和我同一届,也要高考了……”飞速分配好,他将几个盒子放到了书包里面。
  将那一堆资料放到箱子里,挑出一本最薄的放进书包,他重新往教室赶去。
  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盛时正在玩着手机游戏。
  于东西歪过头去瞅了一眼她的屏幕,便看到那满血的英雄突然黑屏了。
  盛时小声哼了一下,等待着复活。
  “那个——我有点东西想送给你。”
  盛时没有回话,只是看着自己的手机屏幕。
  “啪——”两个盒子被放到了她的桌子上,一红一金。
  盛时看着那两个熟悉的盒子,有些懵。
  自己家里有钱却也不能容易买到的东西,这人想要送给自己?
  她将盒子推到了于东西桌子上。
  “我不能收。”
  “收着。我们什么关系啊,别跟我客气了。”于东西将东西重新递回去。
  看着她小脸蛋红扑扑,听着那声轻轻的“谢谢”,于东西心里暖洋洋的。
  翻开带来的唯一一本书,于东西瞧着它的名字。
  《异面斗法(壹)》。
  取这名字的人,怕是中二病入骨了吧!
  翻到内侧,一大堆图片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那是一个人形,在做着各种各样的动作。
  这难道是用来强身健体的东西,就像太极拳那样?看着书上那人身穿宽松的褂子,于东西猜测着。
  无意间抬起头来,宋青从他眼前晃过。
  于东西突然一惊,盯着宋青头上看着。
  之前,他的技能树上有一部分是乱码。
  但是现在,于东西能够看清上面的内容了!
  正是“异面斗法:青铜级”!
  这种全新的闻所未闻的技能方面,配合着与之前完全不同的级别判定,出现在了他的眼里。
  怪不得之前是乱码,大概就是因为之前的于东西完全没有了解过这方面的东西!
  现在有了例子,它才出现了!
  于东西好奇地左右张望着,其他人的脑袋上没有什么变化——其实他也分辨不出来,之前没有认认真真看过同学们的技能树。
  看到章念,于东西停了下来。
  她的技能树上,也出现了那种东西!
  之前于东西没有仔细看过,这会儿才发现,上面竟然有着“异面斗法:白银”!
  根据于东西多年玩游戏的经验,这白银肯定比青铜要好上一些,更高级别就应该是黄金、铂金、钻石……
  于东西皱了皱眉。
  那个人,平时看着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女同学。
  没有漂亮的脸蛋,没有出色的成绩,再加上安静的性格,让人忍不住想要忽略。
  但是,现在,她的脑袋上那项与众不同的分支,彰显着她的特殊。
  于东西不动声色地继续左看右看,不想被她发觉自己有什么异常。
  同时,于东西在心里面思索着。
  如果说异面斗法代表着那本书上那些奇奇怪怪的动作所表示的武功,那么章念必定是个习武之人。
  而宋止竹说了,那东西得要保密,说明这种东西并不是人人可学;而这么长时间看过这么多人的技能树,出现乱码的人不过那么几个,也说明了这一点。
  章念,或许只是不想横生枝节吧。
  不过,还是得要有所提防。
  放了学,于东西背着那一大堆药丸,准备回家。
  于东西的家住的比较偏僻,会路过很多个没有人烟的小巷子。
  这些巷子周围的房子只剩下断壁残垣,但是不知为什么没有被开发商看中被画上“拆”这个代表着暴富的大字。
  前面,传来了一阵碰撞的声音,让于东西停下了脚步。
  他靠近墙壁,小心翼翼地朝前挪着脚步。
  通过窗户的反射,他看见了巷子拐过去的路上发生的情况。
  一堆人正在交战。
  心头强烈的好奇让他忍不住靠近了些,仔仔细细观察着。
  虽说是靠着反射的光,但是于东西依旧能够看清他们的技能树。
  “异面斗法:白银”这东西出现在了许多正在打架的人的技能树上,他们使用着一些古朴的招式,于东西看着眼熟。
  更严重的是,连于东西都能感受到,里面蕴含着杀气。
  交战的好像有两方人马,他们打得不可开交,于东西连自己的呼吸都尽量降到最低,生怕被发现。
  正聚精会神朝那个方向看去,于东西的心突然跳动得更厉害,因为看到了些别的东西。
  在窗户里面,还有个人。
  那个人往前看着,没有注意到于东西。
  于东西更加谨慎,朝后退去,找了个双方人马都注意不到的阴暗角落,同时观察着三方人。
  “你跑不掉的!”其中一个身穿黑色练功服、在脸上绑着布的人吼了一声,让正在奋力厮杀的人马走了走神,黑色衣服一方一群人猛攻下来,终于得到了点优势。
  双方人马都已经精疲力竭,眼看着终于有一方占据了优势,将另外一边的人全数押解,慢吞吞往巷子更深处走着,像是要避开周围可能出现的人。
  窗户里快要坐成雕塑的人终于动了一下。
  于东西刚刚放缓的心情重新激荡起来。
  要动手了吗?
  要上演一出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戏码了吗?
  于东西打定了主意,等看到他将两方制服,就离开。
  虽然做那个比渔翁更后头的人非常让人心动,但是他知道,自己没有那个实力。
  跟普通人打自己都没有胜算,更何况是那些会异面斗法的人!!
  前方的人越走越远,窗户里面的人却依旧慢吞吞。
  他终于从旁边的门走了出来,往那群人的方向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