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 > 点歪你的技能树 > 第十三章 异面斗法:塑料级

第十三章 异面斗法:塑料级


  只不过,走到刚刚交战的地方时,他便停了下来,蹲到了地上。
  于东西看了看他的技能树,上面只有“异面斗法:塑料级”。
  嗯?这是个什么级别?
  于东西觉得自己的嘴歪了歪。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
  这个级别……
  就是个菜鸡。
  不过,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没有显示他的潜力值。
  估计了一下,觉得不会有危险,于东西朝着他靠近了一点。
  “终于走了。让我看看,这次能找到什么好东西。小爷这些天运气这么旺,肯定会有收获。”
  嘀咕了几句,这人开始哼唱起《好运来》。
  “最近运气还不错?”于东西跟在他后面,问道。
  “是啊。除了今天,最近一直能吃饱喝足穿暖,我……啊!你是谁,你在干什么!”
  回答于东西的问题到一半,他才意识到自己身后有个人,大喊了出来。
  “嘘——你小声点,万一有人听到了出来跟你抢东西,比你先找到怎么办!”
  “你——”那人看了看于东西,像是在评估他的战力,“你不就是那个出来跟我抢东西的人!”
  于东西眨了眨眼睛,道:“谁说我要跟你抢东西了?我只是看你找东西,来帮你忙。”
  “今儿可真是倒霉,东西没捡到,还被你吓一跳。”那人站了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准备离开。
  于东西拉住了他。
  的确,地上一看就知道,并没有什么被遗落的东西了。
  “我看你好像对捡这些人的东西挺有经验,跟我说说是怎么回事,怎么样?”
  “不可能!我为什么要告诉你!看到刚才那些人的武功了吗?告诉你,我也会!你要是把我逼急了……”
  “今天还没吃饭吧?我请你。”
  坐在面馆里,面前放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刚刚还一脸谨慎的人放下了所有的戒备。
  “停!我知道你要问我,等我吃完,什么都告诉你!”朝着于东西说了这么一句话,他拿起筷子,飞快地吃了起来。
  等到吃饱喝足,他打了一个饱嗝,摸了摸鼓起来的肚子,这才说到:“你想知道什么?”
  “你知道什么?”
  那人想了想,开始娓娓道来。
  这人名叫甄饱,这是他给自己取的名字,希望自己顿顿能吃饱。
  他遗失了一些记忆,在某一次醒过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呆在附近的巷子里面,饥肠辘辘。
  身上既没有钱也没有身份证,也不知道该怎样找到自己家人,只好在周围流浪,靠捡破烂为生,还好这个巷子有许许多多没人住的房子。
  一次偶然的机会,让他见到了与这次相同的情况,两拨人在巷子里打得难解难分。
  在他们离开后,甄饱在他们战斗过的地方找到了一些钱,和一本残缺不全的书。
  他终于吃了一顿饱饭。
  那本书叫做《异面斗法(壹)》,通过练习上面的东西让甄饱有了强健的体魄,捡垃圾时更有力气了。
  那以后,他常常寻找着那样的人,想要再次找到他们遗落的东西,但都没有成功。
  接着,便遇到了于东西。
  “你说,你居然这么久了都没去找份正经工作?”于东西有些不解。
  “我又没有身份证,没人要啊!”甄饱一脸愤懑。
  “那你为什么不去找警察?”
  “我去了,登记过,也没有用。
  我的家人没有报警,我也不是未成年,不能被送到福利机构。”
  于东西点了点头,表示了解。
  看着面前这个人,他又有些无奈。
  “不如这样,你跟着我好了,包吃包住。”虽然只是个塑料级,但是有异面斗法这种能力的人,怎么能让他流落在外?
  甄饱的眼睛像是挂满了星星:“真的?老板!你说,要我干什么?”
  听着改口如此快的甄饱,于东西笑了笑,放弃了原来的回家的想法。
  他决定先去协会里,把甄饱安顿下来。
  来到协会,给甄饱安排了住所,吩咐食堂让他随意吃东西,还叮嘱他好好休息,于东西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他拿出了那本书,开始仔细阅读。
  之前通过窗户反光看对面时能看到技能树这件事,给了他启发。
  既然反射的地方也能够看见,那么通过镜子,自己应该也就能看到自己的潜力值了吧?
  把异面斗法练到入门级——或者说是塑料级,就能知道自己在这方面的潜力了!
  看到之前那些人绚丽的武功,不得不承认,于东西心动了。
  死记硬背将几幅图记在脑子里,于东西找来了一面镜子,放到了自己办公室里面,还吩咐人不能靠近。
  在充满仪式感的氛围里,他站在了镜子面前,缓缓睁开了眼睛。
  往自己头上看去,果然有一棵技能树。
  “异面斗法:废铜烂铁级,潜力值:3”
  那个明晃晃的“3”,有些刺眼。
  于东西揉了揉眼睛,重新看过去,但不管他怎样看,那个数字雷打不动。
  !
  !!
  !!!
  难不成,在异面斗法这种东西上,自己的技能竟如此低?
  之前看过那么多人的那么多技能,他从未见过谁在某个方面潜力值低于10.
  可是现在……
  “难不成,是这种分级方法潜力值总值是10?”强行找着理由,于东西开始自我安慰。
  不然,这面子还要不要了?
  虽然……好像就算总值是10,潜力值3也还是很丢人。
  走出办公室,看着外面的人,他还有些恍恍惚惚。
  “秦达。”走到楼下,来到一众人面前,他喊了自己唯一知道名字的那个人一声。
  秦达觉得,自己这个小上司好像一夜之间长大,声音里面充满了忧郁与沧桑。
  “怎么了?”秦达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知道异面斗法吗?”他直接问了出来。。
  毕竟,这只是个名字,不属于机密;更何况,秦达那样位高权重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
  “刷——”周围的协会员工本来只是聚集在周围,有的在聊天,有人在玩手机,这会儿却是都放下了手中的事,整齐划一地朝于东西看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