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 > 点歪你的技能树 > 第十七章 去网吧也要作息规律

第十七章 去网吧也要作息规律


  操控着鼠标,他点开了“4399”,进入了“双人小游戏”。
  在一大堆花里胡哨的画面中,选中了那个熟悉的、经典的、有趣的——
  森林冰火人。
  想当初年幼的时候,常常和朋友一起玩这个小游戏,对它比较了解;但是当时都是操控一个角色,现在双手同时玩的话,应该能够很快得到技能点吧?
  一红一蓝两个小人就在于东西撇脚的操作下跌跌撞撞往前跑着。
  一个小时过后,看着能够过关的关卡都被玩过,能被得到的钻石一个不落,瞧瞧技能点上涨了部分,于东西关掉了那个界面。
  再玩下去,需要的时间太多,不合算。
  反正,还有这么多游戏等着自己。
  下一个,就决定是你了,植物大战僵尸!
  玩小游戏到晚上,于东西才回了学校,开始休息。
  将各种游戏玩到入门,得到最容易的部分技能点,他盘算了一下,这一晚自习的时间共得到了七十几个技能点。
  想一想之前,三个月只得到了六十几个……
  往事不堪回首。
  白天,他尝试着认真听了听课,一整个上午也就拿到了八九个,效率并不高。
  仔细思考过后,他来到了教师办公室。
  “老师,我想请个假。”于东西对宋止竹说道。
  宋止竹连头都没有抬,听出是于东西的声音,便说道:“什么时候?请半天还是一天?算了,这些都随便你,我知道了,你去吧。”
  于东西摇了摇头,说道:“不,我想请长假,两个周,直到下周考试。
  期间我会住在学校,吃饭也在学校,只是上课时间得要出去。”
  宋止竹这才抬起头来,说道:“请这么久的假?是为了协会的事情吗?虽然你可能不怎么需要上大学,但那也是个人生的阅历……”
  “老师,我知道,我就是为了好好学习。我找到了个快速提升学习的方法,想去尝试一下。你知道,我这个成绩,靠普通的学习恐怕是没有救了。”
  宋止竹点了点头:“那好吧。”
  刚走出办公室,一个熟悉的声音出现在了于东西耳边。
  “为什么他不被记过!别拉着我,我要去找他单挑!”
  于东西转过身去,便看到刚好在附近的吴超正努力往自己这边奔来,而上次跟他一起开黑的几人,正在拉着他,防止他挣脱。
  于东西耸了耸肩,继续往外走去。
  收拾好东西,他再一次来到了网吧。
  这一次,除了玩小游戏,他还抽出了时间做做别的事情。
  练练打字,做做PPT,看看新闻联播,读读各种文章……
  于东西丝毫没有察觉有什么不对劲。
  但是,网吧里渐渐流传出一个传说。
  那是一个神奇的人物。
  他来到网吧,开了吃鸡的机子,用一流的设备,玩着森林冰火人!
  这些天,这位大佬终于放弃了那个小游戏,转入了午间新闻的怀抱!
  他偶尔还会一边背诵《蜀道难》一边朝电脑上练习打字!
  每一天,他都会在早上七点准时到达网吧;十二点离开吃饭,两点继续……
  规律的作息,在网吧这个地方,显得异常诡异,格格不入。
  脸一直朝着电脑,还戴着耳机的于东西不知道,时不时有人来到自己身后,看向他的桌面,啧啧称奇,然后打开手机,将摄像头对准了他。
  一开始,他们只是点开相机,照几张相,发朋友圈,配上“这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后来,他们拍了短视频,放到了某音某手,在得到无数点赞后再一次来到这里,前仆后继。
  “嘘——现在,我们快要接近那位每天按照最严格的作息,来到网吧玩森林冰火人的大神了!
  请大家保持安静,不要影响到大神的发挥——
  让我们来看一看——大神这次没有玩森林冰火人了!”
  那人发出了小小的惊呼,接着说道:“让我们来猜一猜,大神的消灭星星能过到第几关?”
  ……
  连周末,于东西也在这样玩着,考试的时间临近,他的效果越发显著:
  他再也不想碰电脑了。
  看到游戏就想吐。
  技能点刷了六七百,一直保存着没有用。
  考试前一天午休时,坐在床上,将小镜子拿出来,看着头上的技能树,于东西深吸了一口气。
  他准备将技能点点到考试科目上了。
  还没有开始,他便停了下来。
  自己的技能点,是靠小游戏加的,每一个在技能树上只是很小的分支。
  但是,他能够感觉到,他能够将它们点到“应试教育”这样的大类上面!
  根本不是同一等级,技能点却没有分类……
  于东西尝试了一下。
  一个技能点,算到大类上面,竟然没有缩水,而是也增加了1!
  于东西觉得自己快要乐坏了。
  这简直是个天大的bug!
  想象一下,学习语文得到一个技能点,将它点到“应试教育”上,那就相当于不仅仅语文提升了一个技能点,数学、理综、英语,统统提升了!
  幸福来得太突然!
  于东西趁着系统还没有反应过来,将所有的技能点点完了。
  脑海中一下子丰富起来的知识,让他有了自信。
  第一次,他开始期待接下来的考试了。
  “于东西,特训得怎么样啊?这次考试,应该能得年级第一了吧!”
  最后一天的晚自习,于东西参加了。刚刚坐到位置上,便听到耳边传来了张超的声音。
  周围的人传来一阵哄笑。
  于东西只是记住了自己的考场和考号,便无所事事的掏出了本课外书。
  正在看书的于东西与正在看书的盛时,在拿着笔不停写东西的其他同学之中,显得异常突兀。
  考场是按照成绩排的,他理所当然在最后一间。
  坐在考场,等待考试开始,他总觉得有什么人在盯着自己看。
  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让他坐立不安。
  往周围看了一圈,他终于发现了那个直愣愣盯着他看着的人。。
  正准备问问他是不是跟自己有仇,那人便开口说话了:
  “同学,能不能给我签个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