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 > 点歪你的技能树 > 第十八章 你是那个谁?!

第十八章 你是那个谁?!


  于东西:???
  那人接着补充道:“你应该就是那个在网吧玩小游戏看动画片的网红吧!”
  于东西:???
  “就是那个,作息规律非常规律,把网吧当学校的人——不不不,我们考场的学生上课都没有这么规律!
  你还敢明目张胆将校服放旁边!”
  于东西:???
  虽然这说的好像的确是自己的事迹,但是为什么这人会这么了解?
  之前说的网红,又是什么意思?
  “我之前认出那是我们学校校服,但不太确定。现在看来,没错嘛……”
  于东西听到那人还在叽叽歪歪,捂着脑袋转过身来。
  静心,戒燥,准备考试。
  完成这次考试的于东西心情舒畅,刚刚回到教室,便看到盛时已经开始将书往座位上搬了。
  每一次考试,都得布置考场,不能塞进桌箱的书籍都统一放在了教室后头。
  于东西走上去,从她手中接过了书。
  同学们陆陆续续回到了教室,飞快地将桌椅整理好,于东西便坐了下来。
  坐下,将刚用过的草稿往桌子里塞,一大堆卷子便从桌箱里滑落了出来。
  崭新的卷子从未被做过,于东西忍不住说了一句:“怎么这么多卷子?”
  “我们高三,平时作业有多少,你心里没点数吗?”话痨张超说道。
  于东西蹲了下来,将卷子捡起来朝着桌箱塞回去,在这个角度看到了盛时桌箱里一模一样的卷子。
  只不过,她的卷子上,写着字,密密麻麻。
  秀丽的字体正如她人一般漂亮。
  于东西愣了愣,抬头看了盛时一眼。
  特意等在盛时回家的路上,于东西仔细寻找着她的身影。
  终于看见盛时背着书包,朝着这个方向走了过来。
  盛时也看见了他。
  “有事?”
  “我看到你桌箱里的卷子了。”
  于东西的第一句话,就让原本一脸不耐烦的盛时禁了声。
  “那又怎么样?”过了好一会儿,她慢吞吞说道。
  “你为什么不想加入那个所谓的家族?”于东西不想绕弯子了,他直接问道。
  盛时的情绪好像突然就不对劲了。
  “我想怎么样,又关你什么事?我好不容易脱离了那个魔爪,又被你捉了回去,我还没有找你麻烦!
  所有人都想要我加入家族,却从来没有人问过我到底想不想;在我说我不愿意以后,接收到的就只有职责与质问!
  我开始把你当做朋友,没想到你也只是那些质问我的人中的一员!
  在这样做以前,你想到过我到底经历过什么吗!”
  平时沉默寡言的盛时积蓄已久的情绪在一瞬间爆发出来,让于东西蒙了一瞬。
  正想要辩解两句,却发现盛时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小,最后她蹲了下去,捂住了脑袋。
  于东西愣住了。
  他有些手足无措。
  一方面,惊讶于盛时所说的话,想要反省自己;另一方面,过去一直是单身狗的他没有丝毫处理这种事情的经验。
  他走到了盛时旁边,往后一点正好有步楼梯,他便坐了上去。
  “不问了,我不问了。”
  他就这么陪着盛时,月光悄悄洒下来,女孩儿泛着泪光的眼睛让他心疼。
  “不过,我知道,你做了那么多题,其实是想要考上好大学的吧。如果你想,那就去做吧,我会让你只做心中所想。
  想考大学就去考,不想加入家族就不加入。
  相信我。”
  盛时抬起了头,看了他一眼,笑了笑。
  “好。”
  虽然看他现在的模样,说这些都像是在吹牛。
  不过,为什么心底就是愿意相信他呢?
  盛时也往后一步,坐到了楼梯上面。
  眼里还泛着泪光,她轻轻靠在了于东西的肩膀上……
  周末,本来想要好好休息一番的于东西早早地被秦达的电话吵醒了。
  秦达每次说话都是一本正经,虽说从来不会打电话催他第二次,但那第一次就像是有魔力,让于东西不得不按时到达。
  他为了学习,已经好久没有去过潜测协干活儿了。
  坐在测试房,面对这段时间堆积起来的准备测试的人,他有些头大。
  给每个人做测试,都是随随便便漫不经心。
  听说他能够检测异面斗法以后,来潜测协的,又多了一批人。他们之中,有些会炼丹,有些会炼器,有的善毒。
  很多人会的东西都是稀奇古怪,但独独他们被于东西注意到了,因为这些技能,是按照青铜、白银那套等级评定。
  来测试的人没有说什么,但另一位等在测试出口的青年明显有些不高兴了。
  “测试潜力这样重要的事情,你们那个会长怎么能这么不认真?
  他给每个人就测试了两分钟!两分钟能测些什么?要是出错了怎么办?”
  负责接待他的正好是罗达。有些木讷的罗达看着激动到手舞足蹈的青年,手足无措,却依旧记得维护会长:“会长他很认真!他只是太累了……”
  “太累了?太累了还敢这么随意?知不知道,累的人更容易犯错误!他怎么好意思?”
  罗达的朋友,也是潜测协的工作人员,江宇元看到罗达遇到了这种事,赶紧上来帮忙。
  “先生,会长他测试这么久,从来没有出过差错;之所以这样做,也是希望您等待的时间少一些罢了。
  这本是为您和那些一样等着的人着想,您真是误解会长他的好意了。”
  那年轻人瞪了他一眼:“话倒是说得好听,你们这个神叨叨的协会,就算出了错也没人能够发现罢了!”
  他的的话依旧难听,但情绪总算是稍稍缓和了下来。
  就在这时,一个刚刚完成测试的青年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垂头丧气。
  “怎么样了,怎么愁眉苦脸的?里面那小子怎么着你了?”等着的人问道。
  那年轻人摇了摇头:“没有。只不过,这潜力……唉。”
  千言万语,都汇聚到了那个叹息之中。。
  青年心里紧张起来,一把从年轻人手中抓过那张薄薄的纸张,放到了眼睛前面。
  “什么?叫你们会长出来,给我个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