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 > 点歪你的技能树 > 第二十八章 又见土豆丝

第二十八章 又见土豆丝


  “听到了吧?知道自己的处境了吧?告诉你,大厨的徒弟,只能是我!
  你,就别想争了,安安心心切你的菜吧!”
  于东西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
  争?
  自己来这里只不过为了完成任务,一天事情那么多,哪儿来的时间真的去学厨艺?
  看起来,这人倒是真的对这个非常执着,想要得到这次机会。毕竟,每次老板或者大厨对自己和颜悦色地讲话,他的脸色都不怎么好。
  于东西并不在意,依旧慢慢悠悠切着土豆。
  刚刚大厨指点过,切菜的时候,刀要微斜,用力均匀……
  一盘土豆丝被切好,于东西觉得意外的不错。
  再回想起刚才切土豆得心应手的感觉,他想到了什么,跑到了厕所去。
  镜子上面,显示出了他的技能树,树上厨艺那个分支,出现了刀工这一栏。
  才刚刚开始学,上面显示了潜力值。
  于东西睁大了眼睛。
  之前,他的各个方向的潜力值都只是在及格线附近,高也高不出多少,甚至出现了“3”那样离谱的数值。
  而这次,他好像找到了自己真正的价值所在。
  他的刀工,潜力值高达90!
  给这么多人做过测试,这个数值出现的情况,也屈指可数!
  兴奋!
  激动!
  原来,我于东西,就是为了切菜而生!
  果然,天生我材必有用,终于找到了人生的价值!
  虽然,这能力好像练习到极致也没什么用,没钱途……
  但总比没有好,是不是?
  于东西过了好久,才按耐住内心的喜悦。
  洗了洗手,他回到厨房,继续切着菜。
  这一次,心情都不一样了,于东西快乐到就要哼出歌来。
  在厨房外边等着的卢余,也看出来了他的高兴,却不知道他在傻乐些什么,冷冷的哼了一声。
  于东西看着自己切菜的水平慢慢上升,心中涌起了无穷的成就感。
  潜力值高的东西,学起来就是不一样啊。
  想着技能点正在蹭蹭蹭往上涨,于东西切土豆切得乐此不疲。
  “他怎么还没有出来?”大厨等了好久,也没见到于东西。
  他还要等着教卢余炒菜呢——更重要的是,大家都还没有吃午饭。
  大厨站了起来,往厨房走去。
  “于东西!你在干什么?”
  身后传来了大厨中气十足的声音,于东西转过了脑袋,便看到他有些茫然的脸。
  “我在切菜,不是您吩咐的吗。”于东西回答道,手中的土豆都还没有放下。
  “你还记不记得,我给你说了些什么?”大厨的表情好像有些怒意。
  于东西回忆了一番,那些关于刀工的知识。
  接着,他点了点头。
  “你记得?你记得个鬼!大厨说我们做的菜就餐馆里的五人吃,你切这么多,五头猪都吃不完!”卢余的声音猛地传了过来,带着抑制不住的惊讶。
  于东西回了回神,看了看案台。
  上面,两个大盆子里面,被于东西装满了土豆丝。
  再看看放土豆的大口袋,好像快要见底。
  于东西瞬间便想到了之前在家做土豆的一幕。
  冷汗就那么流了下来。
  当初,同学们帮忙也才把那些东西吃完,这次,好像数量更多,毕竟只是切……
  他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怎么不长记性,同样的错误,犯两次?
  大厨听到卢余的比喻有些尴尬,瞪了他一眼。
  走过来看了看他刚切好的丝,倒是点了点头:“这些切得还不错。”
  得到了肯定,于东西还没有来得及高兴,便看到长时间一动不动的老板,听到了这边的声音,走了过来。
  看他的眼神,于东西脑海里只剩下了三个字。
  完蛋了。
  老板进来了。
  老板看了一眼。
  老板转过身去。
  老板往摇椅走去。
  老板终于开口了。
  “自己把多余的部分带回去做来吃吧。钱,就从你的工资里扣。”
  呼——于东西松了一口气。
  还好。
  没有被骂。
  “行了,别的也不让你切了,我开始教卢余做了。
  你也可以在旁边看着点。”
  卢余看向于东西的眼睛,恶狠狠的。
  本来,餐馆对自家人吃饭的规矩,是菜的数量要比人多,至少也是一样多,自己学习的机会也不少。
  但是这一次……
  坐在饭桌上,看着面前的五碗土豆丝,所有的人一同陷入了沉默。
  晚上,于东西提着一大堆切好的土豆丝回家了。
  于母知道了事情的经过,看到于东西便揶揄道:“没想到,你这么喜欢吃土豆。
  我和你爸商量好了,这些土豆丝,都留给你一个人。
  我们吃别的,它们就交给你了。”
  于东西开始庆幸,其实餐馆里还留了一些土豆丝,老板没让他全部带回来。
  不过,又到中午,于东西便知道,自己高兴得太早了。
  那些土豆丝,是专门为他留的。
  每一顿,他都会切别的菜来炒;但他,却只好意思吃土豆丝。
  才刚刚开始学厨的于东西,就这么吃了好久好久的土豆丝,吃到头昏眼花,吃到泪流满面。
  饭店虽然小,但是生意很不错,每天都会有来来往往的人打算进来炒两个菜吃,好多回头客都说是为了大厨的手艺。
  因为切菜上面的进步,于东西现在已经有资格,和卢余一起切客人吃的菜了。
  这种事,卢余也不怎么和他抢,甚至还隐隐有让着他的意思。
  因为卢余的目光,都放在了大厨上,大厨做什么菜,他都在旁边看着。
  千盼万盼,终于等到了周末,于东西测试完潜力,在办公室的大沙发上躺了下来。
  他眯着眼睛休息着,觉得这沙发好像不够长。
  睡得迷迷糊糊,电话响了。
  “东西哥!今天的课程下午三点开始,你别给忘了!地址我发到了你的手机上!”郑前的声音一下子把于东西惊醒了。
  自从知道了两人的名字,他便一直跟着赵小川,叫自己东西哥。
  他看了看时间,想起了兼职这件糟心事,只能不情不愿起了身,拿起外套往外走。
  王新、郑前早就到了,连赵小川都比自己早一些。。
  一伙人坐在快餐店里,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不是,你们俩怎么没带书来?”四个人异口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