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 > 点歪你的技能树 > 第三十一章 难不成在做梦

第三十一章 难不成在做梦


  这样的差距,一对一都几乎没有胜利的可能,更何况人家有两个人,而他只有一个!
  韦图没有听到声音,越发发慌了。
  他一步一步小心翼翼,朝着巷子深处走着。
  到了拐角,他探出头去看了一眼。
  ???
  他转了回来,揉了揉眼睛。
  接着,重新看了过去。
  ???
  韦图开始自我怀疑。
  难不成,其实自己在做梦?
  韦图做了好长时间的心理准备,这才走了出去。
  “于东西?”韦图的声音,带着疑惑,带着试探。
  于东西看到了韦图,笑着打了个招呼:“好巧。”
  说着,他尝试着往外走,但是失败了。
  他被禁锢住了。
  让他不能动弹的,不是什么绳子,不是什么锁链,而是……
  一坨人。
  吴超正抱着于东西的腿,做一个专业的腿部挂件。
  “大哥,我都认你做大哥了,为什么还不接受我!
  我不学你的独门武功了,只求你带着我,做你的小弟!”
  韦图搞不清这是什么情况,看向于东西的脸上写满了茫然。
  于东西尴尬地解释。
  之前一招制服吴超,那家伙就认了自己当大哥。
  自己拒绝了以后,他什么都没有说,于东西本来以为,没事了,他放弃了。
  但是,万万没想到,这人只是在酝酿情绪!
  在于东西拍了拍手,准备离开的时候,吴超一下子蹲下来,保住了他的腿,声泪俱下。
  “大哥!带带我!我是你的小弟啊!”
  吴超的想法,很简单。
  他是一根筋的人,但不是看中脸皮的人。
  面前这人看似弱小,但实际上的力量,让他震惊。
  如此厉害的人物,终于被自己遇到了,怎么能不珍惜?
  先让他收了自己当小弟,学习的事情……
  谁还能经受得住软磨硬泡?
  在他偷听母亲给姐姐介绍恋爱经验的时候,就听到她说,没有人能承受!
  虽然情况不同,但意思应该都一样吧?
  于东西下手的力度,是按照对这人的仇恨值来的,对吴超的少些,只是将他打倒。
  平时,于东西觉得自己的处理方式完全没有问题,只是这一次,他犹豫了。
  或许,也应该让腿上这一坨安静安静?
  至于仇恨值更高的易星元……
  还躺在地上,没有醒呢。
  韦图听说于东西一个人干掉了两个,非常惊讶,但更多的是高兴。
  他走了上去,拍了拍于东西的肩膀:“好样的,不愧是我兄弟!”
  韦图扛着易星元,四人一起往饭店走着,气势汹汹,格外引人注目。
  拐了个弯回到餐厅,他们走了进来,直接坐到了郭宇达他们的那张桌子上。
  饭菜已经被摆好了。
  郭宇达拿着一杯茶,正喝到一半,看到进来的几人,手放在半空,都忘了拿下来。
  咳咳咳……
  他被这场面吓到,呛了出来。
  韦图出手帮忙,或许双方会打得难解难分,这是郭宇达的预料。
  他已经准备好了,把这杯水喝完,自己就走过去,出手,让场面一边倒。
  但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几人坐了下来,韦图吩咐饭店再拿几副碗筷,又点了几个菜。
  郭宇达被无视,却没有时间发脾气。
  他甚至不敢质问。
  看看易星元的样子——
  他偷偷挪了过去,轻轻将手放到了易星元的鼻子上。
  呼——还好,还好,还活着。
  郭宇元实在是忍不住了:“你们这是……”
  “这易星元,真弱。没想到,放假还没多久,他就差劲到了这个地步。”韦图对于东西说道,完全无视了郭宇达。
  “不,不是!”吴超声音有些大。
  郭宇达的眼睛亮了亮。听这样子,吴超准备帮易星元说话?
  “他没有变辣鸡,只不过大哥太厉害了,易星元就算是鼎盛时期,也敌不过他一拳!”
  刚刚燃起希望的郭宇达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
  他回了回神,看了看这些人,脑子里好像终于理清楚了事情。
  “你,你们……”
  郭宇达的声音带了些颤抖。
  本来是二对二,怎么可能解决得如此迅速?
  这些人还毫发无伤……
  真相呼之欲出……
  肯定是,吴超叛变了!
  郭宇达心中涌起了怒火。
  虽然他也不是什么好人,背叛这种事情也没有少干,但从来都是自己背叛别人,哪儿被别人这样对待过?
  啪——
  郭宇达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唰——
  三双眼睛,一瞬间便转了过来。刚刚还视他为无物的几人,现在眼睛里的战意,都快要溢了出来。
  咚——
  郭宇达一屁股坐了回来。
  正准备看好戏的卢余站得有些远,听不清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他只是看到于东西被两人叫出去,准备教训一顿;然后,一个身材健壮的人走了出去,像是要帮助于东西。
  接着,于东西被完好无损地带了回来,而找于东西麻烦的两人,一人被打倒,另一人像是叛变了……
  卢余的眼睛里闪出了震惊。
  这人,战斗力量是有多强?
  他竟然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里面,将于东西解救!
  不过,他进来直接问了那位客人,人在哪里;而于东西,也没有穿着厨房的大褂。
  那人的朋友,大概还不知道于东西在这个小破餐馆做服务员吧?
  看看那两人隐隐有对于东西无比尊敬的样子,卢余的嘴巴抿了抿。
  正好,加的菜炒好了。
  卢余走了上去,拍了拍于东西的肩膀。
  “走,干活儿了。”他对于东西说道,余光观察着另外的人有什么反应。
  “小伙子,现在有人请客,这人是这儿的客人。”韦图笑了笑。
  卢余装作有些为难的样子:“可是,我一个人端不了这么快,菜会冷。”
  韦图刚想说没关系,却又想了想菜口感的问题,偏着脑袋看了看吴超。
  吴超立刻会意,起身,端碗。
  卢余忍不住了。
  “你不知道吗?于东西他,是这里的服务员,端盘子、切菜、洗碗,这些都是他的责任!”。
  看到韦图的眼神里流露出一丝惊讶,卢余终于露出了笑容。
  被揭穿了真正的身份,被人知道其实是一个虚伪的、爱慕虚荣的人,藏起自己真正的身份,强行跻身到这样的人中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