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 > 点歪你的技能树 > 第三十五章 甄饱跑了

第三十五章 甄饱跑了


  一阵惊天怒吼传来。
  “叫什么叫什么,切菜也不会,炒菜也不会,我们招你干什么?
  还骗我们说是学厨学了将近一年,真是……
  算了算了,快走。”
  卢余被赶了出来。
  他的眼睛涣散无神。
  为什么,自己学了这么久的厨,却在刚才上手的时候,觉得如此陌生?
  甚至,被人称为骗子,从后厨赶出来……
  卢余不信邪,换了地方,重新再来。
  “孩子,其实没学过的话,说实话更好。”
  “如果你直接说没学过,我们或许会让你留下来洗洗菜;但是现在,只能说抱歉。”
  “你这把水平,说真的,真的练了一年,傻子都会比你做得好。”
  “小子,锅铲上面沾一把米,鸡都比你会炒菜!”
  拒绝的方式千千万,但结局,只有一种。
  卢余觉得,一天之内,自己就好像从天堂掉到了地狱。
  “为什么!”他发出了不明白的叫喊。
  于东西重新回到了饭店的怀抱。
  他回忆了一番之前的操作。
  为了给卢余一个教训,他把卢余能用的技能点全部点到了搬砖上面。
  也不知道他的厨艺练习了多久,还有没有剩?
  大厨一边炒菜,一边叹了口气。
  “唉。又要重新招人了,希望这次能够遇到一个更有天赋的学生吧。”
  于东西挑了挑眉:“都不考虑一下我?”
  大厨瞥了他一眼:“之前炒个土豆丝都被我嫌弃成那个样子,你我注定没有师徒缘分。
  你的刀工虽然进步很快,但别的方面,并不符合我的要求。
  只不过是老板让我快点教你几道家常小炒罢了。”
  于东西只是笑了笑,并不在意。
  但他觉得,卢余要是知道,一定会发狂。
  卢余费尽心思想将自己排挤出去,不就为了得到一个机会?
  但是,那个机会一直是他的啊。
  ……
  干完一天的活儿,于东西回到了潜测协。
  刚进门,就看到甄饱坐在沙发上,一大群人围在他的旁边。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于东西凑了过去,问道。
  江宇元马上冲了过来,问于东西:“这人,你是从什么地方带回来的?简直太神奇了!”
  于东西露出了疑惑的眼神,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今天我们讨论明星八卦,在一旁听了一会儿过后,他竟然跑了过来,问我们那是谁!”
  于东西耸了耸肩:“那不是很正常?并不是所有人都得知道那些名字。”
  江宇元点了点头:“是这样没错。
  但是,联想到之前的事情,我还是觉得不简单。
  他问过我们,电视机怎么打开,热水怎么打开这样的奇怪问题!”
  于东西笑了笑:“大概……是因为失忆了吧。”
  “失忆了连这个都记不住吗……”江宇元嘀咕了几句,周围的人渐渐散去。
  “还真够无聊的,这么多人围起来就是讨论一下你问过什么奇怪的问题。”于东西走到甄饱身边,坐了下来,“你没事吧?”
  于东西有些担心,这个腼腆的人被这么多人围绕着,会不适应。
  甄饱摇了摇头。
  于东西觉得,好像有什么酸酸臭臭的味道钻到了他的鼻子里面。
  仔细闻闻,好像是从甄饱的身上飘散出来的?
  于东西面露疑惑,朝着他看去:“你——多久没有换过衣服了?”
  甄饱抬起头想了想:“我也不知道,反正从我醒过来就没有换过。”
  于东西一下子从沙发上弹了出去。
  “那你为什么不换?”他问道。
  “我又没有别的衣服了。”甄饱回答道,委屈巴巴。
  于东西看了看天色,扶了扶额头:“算了,明天我带你去买衣服吧。”
  这是甄饱来到潜测协以后,第一次出“远”门——之前最多也就到大门口,帮人拿拿外卖。
  于东西拿了套自己的衣服给他,让他把他的换来洗了,这才好意思带出门。
  桂花路。
  “我们俩男生,就随便找家店,随便买了得了。
  不然真的去逛街,怎么想都觉得怪怪的。”
  卢余没有意见,反正有穿的就行。
  “你看上哪家店了,咱就进去。”于东西说道。
  反正现在有钱,买衣服的价格这种东西,不需要多加考虑。
  商场里,于东西带着他一层层走着,都不满意。
  嘿这人,事儿还真多。于东西忍不住想要吐槽。
  终于,在一家老年人的衣服专卖店前面,他停了下来。
  甄饱的眼睛,盯着里面一件衣服看着,像是在放光。
  于东西只好跟着他走了进去,买了好多好多的——
  练功服。
  大爷们穿着晨练、穿着打太极的练功服。
  柔软舒适,Q弹透气。
  于东西嫌多逛街麻烦,一次性给买了一打,有两三个颜色,都是套装。
  顺便,又买了配套练功鞋。
  提着一大包东西往外走,甄饱心满意足。
  走到商场外面,于东西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韦图正带着一个小孩儿,在这边闲逛。
  于东西笑着带甄饱走了过去,和他打招呼。
  “韦图,这小不点是谁?”
  韦图看到于东西也有些惊喜:“你也在这边闲逛吗!这是我表弟,他妈妈有事,让我带着出来玩。
  我带他去游乐场他也不玩,去买玩具也不去,非要到大商场里去坐电梯……”
  “每个小孩儿喜欢玩的都不一样嘛。”于东西笑道,“对了,这是我朋友,甄饱。”
  于东西没有等到甄饱讲话。
  他心头疑惑了一瞬:这人失忆到连打招呼都不会了?
  他往后看去。
  甄饱之前站的位置,空无一人。
  韦图有些疑惑,问道:“刚才跟在你身后的那个人吗?我看他突然转身跑了,还跑得飞快,还以为是发现自己认错人了。”
  于东西一下子着急起来。
  甄饱对这里没有一点了解,这是于东西知道的;现在突然跑掉,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他急急忙忙对韦图说道:“那人情况有些特殊,快,帮忙找找他在哪儿!”。
  看到于东西的表情,韦图便意识到情况非常严重。
  他拉着表弟,带着于东西朝着刚才看到那人离开的方向跑了过去,一边安排道:“我们分头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