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 > 点歪你的技能树 > 第三十六章 他在柱子上

第三十六章 他在柱子上


  到了商场前面,两人便分了头,朝两边跑去,因为不知道甄饱到底去了哪儿。
  围着商场飞奔了一圈,也没能再见到甄饱的身影。
  两人同一时间回到了之前分头的地方。
  “你——你朋友他——他带手机了吗——”甄饱气喘吁吁。
  “没有,他没有手机……看来是得给他配一副。不过现在说这些,都迟了啊!”
  正好,一位保安路过,于东西赶忙将他叫住:“保安大哥!帮个忙!有人走丢了!”
  保安看了一眼韦图表弟:“走丢了?带小孩子出来玩,得好好看着啊。
  那孩子多大?我去找商场广播,你们继续在这儿找找。”
  说完,保安拿出了一张纸,准备记录。
  “他应该二十来岁吧……”
  保安往纸上记录的手停了下来。
  他直起身子,慢悠悠把笔盖盖上,揣在兜里。
  “行了,别拿我寻开心了,我还有工作。”
  “他他他,他是真的不在了……”于东西的声音有些小。
  这么大个人,他的确不知道要怎么解释还能跑丢这个问题。
  保安没有理他们,离开了。
  “这可怎么办?保安都不相信,警察就更不可能相信了……”
  韦图问道:“那人到底是个什么人?”
  反正也不知道去哪儿找人了,于东西将遇到甄饱的经过告诉了韦图。
  韦图叹了口气:“反正都是个陌生人,走了就走了吧。”
  于东西点了点头。
  啪——
  一样东西掉了下来,落到了于东西头上。
  这触感,柔软Q弹,把他吓了一跳。
  伸出手来将东西扯下来,是——
  一件练功服。
  于东西抬起了头,朝上面看去。
  这是商场前面,有几根巨大的柱子支撑着,店铺的门都在里面一点的位置。
  而那个巨大的柱子顶端,趴着一个人,正在手忙脚乱地整理他的袋子,将滑出来的衣服重新放回去。
  于东西的嘴巴张大了。
  他惊讶到合不拢嘴。
  找了这么久的甄饱,竟然在一根柱子上面趴着,像是只爬山虎?
  于东西闭上眼,重新睁开,甄饱的技能树出现在他的眼前。
  之前只是去注意异面斗法的塑料级了,没有发现,甄饱的爬树,竟然达到了大师级!
  一个几乎没有出现在他眼里过的级别!
  于东西忍不住摸了摸那根柱子。
  光滑圆润。
  韦图的嘴抽了抽。
  “那……那就是你要找的人吧……还真是……够特别的……”
  周围有人路过,看到这儿三个人整整齐齐朝上面看,便也抬头看去。
  “啊!”那个路人发出了一声尖叫。
  这声音这动作,又吸引了一大帮人抬头。
  “甄饱,你在上面干什么?”于东西大声问道。
  “别上来!我告诉你,我不怕的!”甄饱大声回到,又往上挪了挪。
  于东西:???
  刚刚还好好的人,怎么突然就变得……弱智了?
  “快下来,上面危险!”韦图说道。
  “我就不!你上来抓我啊!”甄饱的声音,带了一丝幼稚,又有些无奈。
  由于一直抬着头,于东西没有注意,以柱子为圆心,周围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人。
  “你到底在怕什么?”韦图的表弟,准确地听出了甄饱说话时的颤抖。
  这一次,甄饱没说话。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有别的保安走了过来,挤开人群,来到了正中央。
  他也抬头往上看去。
  保安低下头,面无表情地揉了揉眼睛,又抬起了头。
  !!!
  “你在上面干什么!快下来!”保安说道。
  “我就不!”
  于东西想了想,走到了柱子前面,再次摸了摸柱子,感受了一下那个质感。
  接着,他挽起了袖子,手在衣服上蹭了蹭,便伸出手去趴到了柱子上面,将柱子环抱着。
  然后,他的腿盘了上去,网上使劲蹬了蹬。
  吱——
  他滑了下去,到了最底部。
  唉。大师级果然不一样,同样的姿势,自己就会滑。
  “让开,让我来。”保安说道,也朝着柱子抱了上去。
  十分钟后。
  于东西拿着保安的小喇叭,对外喊着:“还有人想要来尝试一下吗?”
  这一次,没有人动。
  因为,觉得自己也能够爬上去的人,都来试过,然后失败了。
  保安第一次觉得,这根柱子,不该修那么光滑。
  乌拉乌拉……
  有围观群众报了警,一辆消防车开了过来。
  一个垫子在柱子下面支撑了起来,消防员拿着更大的喇叭朝上面喊着:“兄弟,别想不开!”
  虽然隔得远,于东西还是看到了甄饱脸上看傻子的表情。
  “我没有想不开!我就是不想下来!”
  这到底是怎么了?
  于东西来不及思考,便看着几位消防员抬着那个气垫,四处走动。
  因为甄饱转了转圈,他们便将垫子挪了挪;甄饱转了回来,垫子便也被转了回来。
  看着这一幕,于东西哭笑不得。
  有人来跟于东西讲:“我们的人开着升降车上路了。”
  小表弟将他哥拿着的玩具提了起来,上前了一步,看着甄饱没有动。
  他将东西放了回去,拿起另外一件,凑了过去。
  甄饱依旧没有动。
  他拿起了那串还没有开封的糖葫芦,走近了。
  甄饱抱着柱子蠕动,跑到了另外一边。
  小表弟保持着面无表情,将糖葫芦扔到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吱吱吱——
  柱子上的人滑了下来,因为衣服与柱子的摩擦,发出了声响。
  着陆以后,拍了拍身上的灰,他飞快地将之前掉下来的衣服重新放回袋子里去。
  “行了,我们走吧。”甄饱淡定的表情,就像是之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拿着喇叭的人目瞪口呆。
  就这么就下来了?
  很明显,是小表弟的动作帮了忙!
  消防叔叔蹲了下去,笑着问小表弟:“小朋友,你是怎么做到的?”
  小表弟面无表情:“我妈怕蟑螂,看到蟑螂的时候,也是这副表情,然后用同样的姿势,爬我爸身上。
  蟑螂打死就好了,糖葫芦扔掉也就好了。
  你们这些大人,真是幼稚。”
  消防员笑了笑,又将甄饱带走教育了一顿。
  带甄饱回到潜测协,于东西马上给他办了张手机卡,买了个手机,顺便……。
  开通了某宝。
  带他出去买东西,实在是,太提心吊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