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 > 点歪你的技能树 > 第三十九章 无理取闹

第三十九章 无理取闹


  “别动!”于东西大声喊道,话语中带着的怒气冲破天际。
  他看向于右的眼神里也充满了不善。
  “哇!坏哥哥,不让我玩玩具!”于右也一下子哭出声来。
  他的哭和于左不同,声音非常大,带着强强的穿透力。
  在外面的大人们便听到了里面的哭喊声。
  二叔以最快的速度冲了进来。
  “你在干什么?”他的眼色充满了不善。
  “我在干什么?”于东西火气很大,“你的俩儿子把我的东西弄成这样子,还问我在干什么?”
  二婶也走了进来,一把把于左于右抱到了怀里:“乖,乖,别哭了,告诉妈妈,发生什么了?”
  “哥哥他不让我们玩他的玩具……”于右的声音里充满了委屈。
  “他还凶我!”于左补充。
  “不就是几个玩具吗,拿给他玩玩又怎么样?”二婶听完,便朝着于东西说道,“又值不了几个钱。”
  “再不值几个钱,也是我的,你们问都没有问过我,就把他们放到这里来玩,还好意思了?”
  婶婶面色沉沉,对后头赶来的于东西妈妈说道:“哟,你们可是生了个好孩子,连长辈的话也要顶了!
  不就是几个玩具,坏了就坏了,你要是那么小气那么心痛,赔你钱好吧?
  真是的,又值不了几个钱,还在这里作威作福,像是我们非要玩似的。”
  二叔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开始和稀泥:“算了算了,都是一家人……”
  于东西实在是不想忍着,但是看着爸爸妈妈为难的神色,只能退一步:“把他们带出去!”
  “你这小孩真是,没有人情味,还不知道尊老爱幼!
  我们走,左左右右,你们可要记住了,以后千万不能跟这人学,免得成为那种六亲不认的人!”
  于东西冷哼了一声,准备开始收拾残局。
  于左被他的妈妈抱着,往外面走去,却突然哭得更凶了:“妈妈,妈妈,我要玩挖掘机……”
  二婶又转过身来:“于东西,把挖掘机给你弟玩玩。”
  于东西一把抱过刚刚拿出来的挖掘机玩具,说道:“不给。”
  “你这么大了,又不玩了,给他玩玩怎么了?
  多少钱?我从你那儿买,行了吧?”
  “行个屁!”于东西实在是忍不住了。
  他的爸爸妈妈知道他的脾气,这会儿也发觉自己让小孩儿进来好像不太对,在旁边什么也没有说。
  “我算是知道了,你们家真是人穷还事儿多,拿个玩具当宝贝,看看都不行。”二婶的语气,尖酸又刻薄,“你坏的东西值多少钱?说出来,赔给你,免得你在背后说我们坏话!”
  于东西越发生气,他继续翻看着那个箱子里的损失。
  几个红色黄色的盒子漏了出来。
  其中四个,是打开的,里面的东西早已不知去处。
  “妈妈,我热……”于左突然把注意力从挖掘机身上移开,对他的妈妈说道。
  “热?”二婶摸了摸于左的头。
  好烫!
  她又摸了摸孩子的身体,一处比一处热!
  “宝贝,你发烧了?”二婶的声音变得焦急。
  “家里有温度计,快给于左量量!”于母跑了出去,从医药箱里拿出来温度计,递给了二婶。
  刚将温度计放到于左的嘴里,于右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妈妈,我也热……”
  二婶连忙摸了摸于右的额头。
  一模一样,正在发烫!
  “快,去医院!”几个大人匆匆忙忙出了门。
  于东西还在自己的房间,慢悠悠的收拾着。
  他知道为什么这两个孩子会发热,并不担心。
  他们吃了协会成立之初有人送来的体金丹和脑金丹。
  因为年龄太小,这样强的药效对身体产生了太强的冲击,所以全身发热,并不会有危险。
  不过,他还是收拾好东西,慢慢悠悠出了门,来到了医院。
  门诊里,医生仔细检查了两个孩子的身体,问道:“他们并不是普通的发烧,我怀疑,是食物中毒。
  能够说一说他们最近吃了些什么吗?”
  二婶浑身上下都在颤抖,努力回忆着:“昨天早上吃的包子、粥和豆浆……昨天中午……”
  “没了?”医生有些疑惑,“孩子会不会在你们没有注意的时候偷吃了什么?
  这么大的孩子吃这些应该不会积食,这症状也对不上号。”
  说着,医生转过身去问了问俩孩子:“小朋友,除了刚刚妈妈说的,你们还吃了些什么?”
  于左难受的卷缩在病床上,想了想说道:“没有了。”
  “有!”于右说道,“我们还吃了哥哥箱子里的圆球球!”
  “什么圆球球?”二婶的声音带着颤抖。
  “不知道,反正就是圆球球……”
  “快打电话让于东西来一趟!”二婶反应过来,“万一我儿子有个三长两短,我就跟你们拼了!”
  “好好好,马上打……”于母拿起了手机。
  刚刚准备拨号,便看到于东西出现在了病房外面。
  “医生,这是他们刚才吃的东西。”于东西没有理快要将自己盯出洞来的二叔二婶,而是直接对医生说道,将带来的丹药包装盒递给了他。
  医生拿起东西看了看,二婶往于东西的方向冲了过来,一只手扬了起来,扇向于东西。
  这种毫无威力的攻击,他随意便避过了。
  身边的于父于母赶紧把她拉住。
  “你这个恶毒的人,就因为摸了摸你的玩具,你就要这样对他们吗!
  他们是你堂弟啊!
  他们还是个孩子啊!”
  于东西的声音平静而冷淡:“哦?二婶这是在干什么?
  我的东西好好地放在箱子里藏得严严实实。他们不经过我的允许动了我的东西,还把它吃了,这种事能怪我?”
  “你为什么要把这种东西放在家里?肯定是早有害人之心,只是碰巧让我儿子遇见了……”
  “无理取闹。”于东西说道。
  医生看了那盒子许久,终于抬起了头来:“这难道是……”
  “是的。”于东西点了点头。。
  医生的目光变得复杂起来,他说道:“孩子没事了。
  现在可以出院了,但是你们如果不放心,也可以在这里等等,观察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