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 > 点歪你的技能树 > 第四十章 赔偿

第四十章 赔偿


  毫无疑问,他们留了下来。
  二婶一直不放心,抓着医生问了一遍又一遍。
  “真的没事了。他们吃的东西,对身体有好处,只是效果太好了,所以有些发热。”医生拗不过,还是解释了一番。
  “有好处?”二婶的语气一下子就变了。
  她又看向于东西:“看在没事的份上,这次就算了。否则,我饶不了你!”
  “算了?”于东西说道,“他们没病这件事是算了,那么现在我们来谈一下赔偿的事情吧。”
  二婶看着他,眼睛睁的大大的:“什么?你让我儿子都住院了,还想从我这儿要赔偿?”
  “医生刚才说了,这东西是补身体的,我对你们没有造成任何的损害,为什么不能要求赔偿?”
  二婶嗤笑了一声:“行了,赔偿就赔偿吧,瞧你这穷酸样,钻钱眼里去了吧?”
  于母小声劝了劝于东西:“要不,就算了,反正也没有多少钱……”
  于东西拒绝了。
  他拿出了手机,打开了计算器。
  “首先,他把我的海报划掉了,为了得到它们花的门票钱50。”
  二婶还在酸:“啧啧啧,两张纸也要算这么多钱?算了算了,知道你们穷,趁这个机会,多捞点吧。”
  “我的手办和所有玩具,一共一千块。”
  二婶的语气终于变了,有些吃惊:“什么?那几个破玩具,要那么多钱?”
  于东西笑了笑:“我还是算的折旧价。你知道它们的样子,我也可以给你发链接,你自己给我买一模一样的。”
  二婶看了看于父于母,发现他们竟然没有要出来阻止的意思,只好生气的说道:“行!我算是看清你们一家人了!不就一千零五十吗!”
  她掏出手机,准备转钱。
  “等等,谁说完了?”于东西拦住了她,“最大头还没有算呢。”
  “还有什么?”二婶说道。
  “他们是为什么来医院的,你忘记了?”于东西说道,“他们吃掉的丹药,是孙家丹药。
  我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它们是有市无价的。
  我刚才查了查,在三天前的拍卖会上正好有过一颗脑金丹,被以六十万的价格成交,还是因为拍它的人位高权重,别人不好再加价。
  而另外一种,和它的价值是差不多的,他们一共吃了四颗,也就是二百四十万。”
  “什么?你是在抢钱吧!”二婶的声音突然变得尖尖的,她一下子站了起来。
  “对了,我把那些东西的包装盒带来了,上面有防伪标识。
  现在,你们有两个选择,一是赔钱,现在没有就写借条,要算利息的那种。
  第二,我报警。反正你也不相信我的丹药的价值,我也不相信你能拿出那么多钱来,我觉得这是最好的办法。”
  二婶说道:“报警就报警!别以为你能吓唬到我!”
  于东西也没有多说什么,拿出手机,拨打了妖妖灵。
  看到他真的打了电话,二婶的眼神里,充满了恐惧。
  警察局里,二婶坐在二叔的身边,眼里都是泪水。
  “你家亲戚真是欺人太甚……”她哭哭啼啼说道。
  警察确认了几件东西的价值,与于东西说的相差无几。
  “没事的。我去跟哥沟通沟通,都是一家人,他们不会真的得理不饶人的。”
  “得理?他们哪儿得理了,自己的东西不放好!要是他们不同意咱儿子进那间屋子,他们能吃了那些东西吗?”
  二叔看着激动起来的二婶,连忙轻轻拍了拍她的背:“这种事算是民事纠纷,警察也只是调解,又不会把我们关起来……”
  二婶放下心来。
  于东西也知道这件事,皱了皱眉头。
  不过,知道他丢失的东西后,警察们对他的态度非常礼貌恭敬。
  “先生,您的那批货,有来源信息吗?”有人问他。
  于东西点了点头,将从秦达那儿得到的资料报了上去。
  通过警察的讲解,于东西知道了,这种东西属于特殊物品,通过不正当手段得到的,无论年龄大小,都会被判刑。
  这也是盛国法律里比较特殊的一条。
  “所以,您希望我们把那两个小孩子抓起来关着吗?”
  于东西想了想:“不用了,你去告诉那两个人,说是他们的儿子会被抓起来,让他们还钱。”
  “什么?”警察离开后,二婶的尖叫,都个这屋子传到了于东西的耳朵里。
  于东西轻笑了一声。
  子不教,父母之过,这么小这么可爱的孩子被养成了那副鬼样子,本来就是他们两个家长的过错。
  让他们警醒一些才好。
  “怎么可能,我的宝宝才五岁,你们不可能把他关起来……”
  “抱歉,我们能。
  您决定了吗?”
  二婶被吓住了,疯狂去筹钱。
  家里还在还款的房子,被以低价卖给了能够马上拿钱的熟人,再加上存款、借的钱,勉勉强强凑够了240万。
  于东西手机叮了一声,短信到了,说是钱到账。
  离开警局,看着憔悴不已的夫妇,他笑了笑:“筹钱挺快啊。”
  “你这种人,将来肯定会不得好死不能善终……”
  听着她口中的污言碎语,于东西只是笑了笑。
  这种话都能应验,才有鬼了。
  不过,对那两个孩子来说,也不一定是坏事,毕竟那两颗丹药,对他们的影响,是无穷的。
  他们会有更高的智商和更强健的身体。
  于父于母念着情谊,之前还想劝劝于东西,但知道这笔钱这么多后,他们犹豫了。
  不是对钱眼红,而是觉得,这么贵的东西,肯定不是属于于东西的,他得把这钱拿去还给人家。
  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但肯定很珍贵。既然是有市无价,即使还了钱,也是于东西对不起那家人,辜负了别人的信任。
  于东西回到家里,人都是飘的。
  爽歪歪。
  连带着第二天补习时,他都一直傻笑着。
  “哥,哥?你今天是不是状态不太好?”王新拿着笔,犹豫着问道。
  于东西擦了擦傻笑留下来的口水,看了看草稿纸上已经不能挽回的那一滩液体。。
  哦豁,高兴过头了,忘记了形象。
  “这道题是这样的……”他慢悠悠继续讲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