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 > 点歪你的技能树 > 第四十一章 想威胁我

第四十一章 想威胁我


  “哥,哥,哥!救我!”
  “来了!”
  网吧里,赵小川和郑前的声音此起彼伏。
  郑前和赵小川喜欢玩的游戏是同一个,赵小川的段位比郑前高了许多,开小号带着他飞。
  郑前刚刚逃离于东西的小游戏魔爪,便回归了自己所爱的怀抱,就像是到了天堂。
  等上完课,于东西背着背包直接打了个车。
  按照之前那封信上通知的地点,他来到了目的地。
  看着面前夹杂在一众高楼大厦中的木房子,他觉得像是看到了危楼。
  走上前去,敲了敲门。
  吱——
  木门被缓缓打开,一个老人看了他一眼:“于东西?”
  于东西点了点头。
  “进来吧。”
  老人带着他往里面走去。
  于东西满怀期待。
  作为传说中的“家族”开会的地方,这个地方应该只是看着破烂,其实别有洞天吧?
  到了一栋同样破烂,但是更大的房子面前,老人示意于东西自己进去。
  看来,想多了啊。
  于东西小心翼翼地走着,生怕自己一步踏重,就把这里的木楼板戳出一个洞来。
  里面,一大堆人已经开始了会议,看到他进来,竟然没有人理。
  看着旁边有一个位置,于东西便走了过去,坐了下来。
  “我觉得,那小子提出来的分配,实在是太过分了。
  之前还有那么多名额,一下子砍到了两个,说是什么法石不够用了,这不是把我们当猴耍吗!”
  于东西愣了愣。法石不够用?自己只是说特殊物质不够用,没想到连那是什么物质,都有人替自己想好了。
  身穿紫色衣服的一位老人站了起来:“那又怎么样?人家愿意帮我们测试已经算是仁至义尽,难不成你还想得寸进尺?”
  黄袍老人往紫衣老人看过来,无意间便瞟到了在他同一个方向的于东西。
  在这周围都是老年人的会议上,他一个小伙子格外引人注目。
  老人眯了眯眼:“你就是于东西?”
  于东西点了点头。
  老人身上突然爆发出一股威势,他的形象在于东西眼中莫名变得可怕又恶毒。
  “把名额给我恢复了,否则,要你小命!
  这么点小屁孩就想玩手段,你还不够格!”
  一位身穿蓝色袍子的老人见状,来到了于东西身前,像是想护着他。
  于东西却从他的身后走了出来。
  顶着强大的慑人的气魄,于东西硬着头皮说道:“想威胁我?”
  黄袍老人带着阴险的笑,说道:“那又如何?”
  “你就不怕……”
  “你那两个名额,杯水车薪,于事无补。
  你不多给,那把你废掉又如何?反正你的价值,不过如此!”
  于东西道:“好啊,那我把名额增加,你想要多少个,我就给你多少个。
  至于到时候我是真正的测试了,还是胡乱说说,我就不能保证了。
  放心,我不会全部反着说你们家的数据,还是有一部分正确……”
  黄袍老人眼神像是要放出激光,将于东西震碎。
  “你敢!”他爆喝一声。
  “不敢不敢,我开玩笑呢,肯定好好给你们测试。”于东西笑着说道。
  黄袍老人一下子萎靡。
  这的确棘手。
  谁知道在被威胁的情况下,这人说出来的东西还有几分可信度?
  他面色阴沉,示意旁人,会议继续。
  “于东西,之前我们商量,每周的名额由你加入的家族得到一个,剩下的轮流给别的家族,你看如何?”
  紫衣老人说话的声音都软了下来。
  于东西点了点头,表示无异议。
  一群人又争论了一番,决定了最终的方案。
  那就是,让于东西学习想要他加入的四大家族之三擅长的东西,让他给自己测测潜力值,进入潜力值最高的那一家。
  于东西便被教授了炼丹、炼器、炼毒的基本知识。
  他拿出随身带的镜子,看了看自己的技能树。
  炼丹的潜力值最高,有72。
  炼毒次之,68。
  炼器,45。
  唉,自己果然不是天赋异禀之人。
  于东西刚准备说出结果,却想起来,之前威胁自己的老头儿,交给自己了炼丹基本功。
  要是选了炼丹,以后岂不是要经常跟他打交道?
  于东西不自觉抖了抖身子,脱口而出道:“炼毒。”
  蓝袍老人发出了发自内心的笑意:“既然这样,我们楚家进入试炼之地的名额,就给这小子一份吧。”
  被蓝袍老人带走的时候,于东西还在感慨,海水不可斗量,人不可貌相。
  过去他的心目中,炼丹的都是好人,炼毒的都不是什么好人。
  但是现在看来,人的好与坏,与所学真的没有必然的联系啊。
  不过……
  “族长,我们这是去哪儿?”
  族长摸了摸自己长长的胡须,面带慈祥,笑着说道:“当然是去学习了。”
  嘭——
  于东西被扔进了一个狭小的木屋子里面。
  一张桌子,一把椅子,桌子上面两本书,便是屋子里的全部。
  “你好好把里面的东西背下来,有用!”
  于东西擦了擦冒着汗的额头,拿起薄的一本看了起来。
  这本书讲了现在的四大家族中三家的主要人员,还带着他们的彩色照片。
  于东西刚刚才见过,很快便将他们对号入座。
  黄袍老人,是黄家族长黄钟;紫衣老人,是孙家族长孙新;蓝袍老人,是楚家族长楚宏……
  于东西搓了搓手指,换了一本书。
  那厚厚的书籍,记录着楚家炼毒的资料,和异面斗法后头的部分。
  死记硬背,并不是于东西的拿手好戏,相反,想起背书他就头痛。
  偏偏外面守着的人又告诉他,不把这些东西背下来,就不能够出这个大门一步……
  一日三餐,都有人按时送来;夜里凉,还有人送来被子。
  为了防止于东西光睡觉不办事,早上,还有人按时过来,收走他的被子……
  真是生不如死。
  “郑前,过来。”
  刚刚补习完,回到家的郑前听到了来自母亲的呼唤。
  声音平稳清澈,不夹杂一丝混音。
  郑前一下子停止了身板,战战兢兢。。
  这是……
  死亡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