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 > 点歪你的技能树 > 第四十三章 欺软怕硬

第四十三章 欺软怕硬


  “什么?”郑父惊讶到合不拢嘴。
  这小子,说是出去补习,没想到就是玩了游戏,怎么可能把成绩提升上去?
  肯定是运气好罢了。他对自己说着,却又不可避免的幻想起来:要是运气一直好下去,该多棒……
  不知天日的于东西终于将要背的东西看完一遍,并且背诵了前面部分。
  求了好久的情,终于有人答应把他放出去了。
  当然,比他求情更重要的原因是,今天出高考成绩了。
  于东西将被关机的手机打开,一串消息未接电话让手机震动个不停。
  他的手机订阅有成绩查询的短信,一条信息就那么在他毫无准备的时候,猝不及防的闯入他的眼球。
  总分:699。
  全省排名:18。
  于东西脑子里轰的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炸开。
  截图,点开爹妈和老师问他成绩的消息,发过去。
  坐在回去的车上,于东西一直觉得脑袋涨涨的,充满了不真实的喜悦。
  这么好的成绩,虽说上顶尖的两所学校可能有点悬,但是其它的,可以随便自己挑选了。
  一条通知传了过来:
  群公告:
  明天早九点,学校原班集合,发放志愿相关书籍。
  于东西回到了潜测协,这里没有人在意他的成绩,反正不管考好考差,他们的工资还不是那么多。
  跟家里面发了消息,又在群里+1了个收到,便沉沉睡去。
  于东西还没来,教室里已经快要坐满了,大家都在兴致勃勃的讨论成绩。
  “考得怎么样?”张传看着赵小川笑眯眯的样子,问道。
  “还行。”赵小川回答。
  张传噗的笑了出来:“还行?还行是多少分?想我家宋哥,考了六百三十几也觉得自己考差了;但是有的人,能考个二本就算是烧高香的‘还行’了吧!”
  赵小川揶揄了回去:“你宋哥是厉害,但你不也是考二本就‘还行’……”
  吴光启也来凑热闹:“行了行了,咱学渣天团的人就别讨论多少才是还行这件事了,反正再怎么还行也没多行……”
  坐在前头的李曼曼不知怎么也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她轻嗤了一声:“真不知道这堆人那辣眼睛的成绩,有什么好讨论的。”
  几人只是瞥了她一眼,不想跟女生计较。
  周寒却接了嘴:“是啊,手气好点差点都蒙不了多少分,次次考试最后一考场的人还想翻天不成?”
  周寒高考考得比平时差,整个人怒气冲冲,见什么都想怼上去。
  赵小川瞥了他一眼:“我们讲什么,关你什么事?”
  周寒还在笑话,趾高气扬:“我说我的,又关你什么事?
  我说,你成绩又不好,考不上大学,身体还这么差,去搬砖都没人要吧!
  不如这样,你叫声爸爸我听听,以后给你碗饭吃!
  反正,就当家里多喂了条狗!”
  赵小川一下子站了起来,指着他问道:“你说什么呢!”
  “我说什么,你听不见,聋了?
  我告诉你,可别想着你的东西哥了。家里穷的人想养这么一条狗,也养不起吧!”
  赵小川还想反驳,却看见一只手伸到了周寒的桌子上,敲了敲。
  周寒往边上看去,于东西抱着手,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于东西刚刚走进教室,便看到了这一幕。
  “于——东西哥?你来了!”周寒像是换了副面孔,看着于东西的脸上充满了谄媚。
  他可是亲眼见到过这人打架,李云峰都占不到便宜,自己怕是不够人家一个指头!
  他得到秘密消息,说是这人被抓到家族里特训了,这才敢如此对待赵小川。
  可他怎么突然回来了?
  周寒吓得手脚冰凉。
  “你说谁是狗呢?”于东西问道。
  “我——我是,汪汪汪!”周寒犹豫了一瞬,吞吞吐吐的说道。
  “哈哈哈……”周围一阵爆笑声传来,夹杂着议论,“这人还真是欺软怕硬,一点骨气都没有……”
  “一分钟被打脸,真是我见过最快的了……”
  “你干什么!”李曼曼不知道周寒为什么如此做,过去将他拉走了。
  瞥着于东西,李曼曼说道:“别跟这种人计较了。
  以后你们去的肯定是不同层次的地方,出来也是不同层次的人,再也见不到了!
  为这种人动怒,不值得!”
  周寒还没有来得及阻止她,于东西就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哈哈哈哈,今年咱们班考得好啊!”宋止竹的声音隔着好远级传了过来,充满着止不住的喜悦。
  站到了讲台上,他一直笑眯眯的:“今年,全市前三被咱学校包揽了,咱们班占了两个!
  让我们恭喜于东西和盛时!”
  一阵鼓掌声热烈的响了起来。
  盛时没有来,所有的目光便都集中在了于东西的身上。
  “什么?于东西?”周寒的脸绿了。
  本以为只是打不过那人,他还曾经想过自己学习上可以赶超,再加上比他强的家世,以后肯定能超过他。
  没想到……
  赵小川凑到了他的面前,小声重复着李曼曼的话:“别跟这种成绩差的人计较了……”
  周寒脸色越发难看。
  他在心中一遍又一遍地质问。
  为什么会是他?
  那个考试前夕还在玩电脑,一点天赋也没有的人?
  “什么?盛时?”李曼曼也小声叫了出来。
  她心里嫉妒到发狂。
  为什么?
  那个比她漂亮的人一来就夺走了属于她的风头,为什么还能在成绩上将她远远的甩在后面?
  再想想跟盛时好像有点什么的于东西,竟然也是全市前三;看看周寒,她突然止不住地嫌弃。
  恶狠狠盯了周寒一眼,她摔门走了出去。
  周寒有些莫名其妙。
  周围同学们的小声传到他的耳朵里,让他总觉得是在笑话自己;受不了这样的氛围,他也转身离开。
  宋止竹看着突然离开的两人,什么也没有说。
  看着两人仓皇逃去的背影,教室里的欢声笑语,似乎更大声了……。
  拿到两本志愿相关的书,回家之前于东西先去了饭店一趟,将在那儿的工作给辞了。
  这些天学了一些做菜的技巧,他心满意足;往后,就抽不出时间来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