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 > 最初的寻道者 > 第五百五十二章 时间

第五百五十二章 时间


      按照刚铎提出的设想,契约之神的设定有点像是第三方的公证机构,只不过承接的范围要更大一些,执行力也更强一些。
  
      从情侣间的山盟海誓,到朋友间的借贷约定,甚至是战斗探险过程中的临时同盟协定。
  
      只要是以契约形式向契约之神宣告,都会在能力范围内,做出相应的处理,将自身作为执行相关条款的强制力量。
  
      “一个法外惩戒者。”云劫坐在悬浮轿车上,跟坐在身旁的白墨说起他对这件事情的想法。
  
      此时的两人就像是未见多年的朋友,在车的后座互相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身边发生的事情。
  
      “挺有意思的,不是吗?”
  
      “如果真的只限制在法律之外的空白地域,那确实是件好事。毕竟有很多麻烦事,我们的法律无法插手,只能靠道德自律。”
  
      “比如说?”
  
      “比如像出轨。”
  
      白墨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云劫的头顶。
  
      “别这样看我,我没被绿,也没有绿别人,女儿是我的亲女儿,只是单纯地就事论事……”
  
      白墨投去一个我懂的眼神。
  
      云劫感觉再这样下去,自己没法再说了,于是只能转移话题。
  
      “但要是跟法律的管辖范围有重合的话,问题就会变得很麻烦,到底是按照法律去判决,还是按约定的内容执行?”
  
      “譬如强制所有生产食品的人,都要向誓约之神发誓,造假就死全家?”白墨随便丢了个极端例子。
  
      如果让所有人都知道了誓约之神的存在,很可能就会出现这种事情不公开发毒誓的公司,他卖的东西就没人愿意买。
  
      “相比起那个誓约之神,来自法律的执行监察确实还是有些苍白……”云劫自然也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
  
      “假如民意再做得疯狂一点,要强迫所有的公务员起誓……当然反过来,也可以让所有人都发誓永远忠诚……”白墨开始描绘起有了誓约之神后,未来可能出现的“宏伟”蓝图。
  
      “做得到吗?”云劫感觉白墨越说越过,颇有些危言耸听的样子了。
  
      “时间还在不断滚滚向前,总会越来越多人能做到……”
  
      “……”
  
      两人同时陷入了沉默。
  
      ……
  
      “需要清理掉知情人么,桀桀桀。”双方的谈判结束后,在回去的路上,蒂奇露出了一副残忍的笑容。
  
      联邦内部素有“野兽”之名的胖子蒂奇,每当他这样咧开嘴笑的时候,就意味着肯定有人要倒霉了。
  
      他打算拿灭口这个借口,出手过把杀人的瘾,处理掉将白墨带来的人,以及别墅外的几个倒霉士兵。
  
      “不用了,有人的动作比你更快。”心灵法师莫莉伸手,阻止了蒂奇的嗜血恶行。
  
      她跟联邦内很多相对爱好和平的人一样,对动不动就辣手杀人,有时甚至连部下都不放过的蒂奇十分反感。
  
      只是碍于他的力量,莫莉也很难做些什么,只能是力所能及地进行一些维护。
  
      归根结底,在上一次的战力测评里,她才只有6-4的程度,而面前的蒂奇已经是6-8了。
  
      即使她其实在测评中都留了一手,也还是难以抹平这四个小层次的差距。
  
      更何况留出底牌的也不只是她一个,除了还需要战力测评去证明自己存在感跟价值的家伙,没几个人会在一个半公开的系统中暴露所有情报。
  
      联邦内部,绝对不是一团和气。
  
      “切,无趣。”蒂奇摊了摊手,一脸无趣地放弃了杀人的想法,看起来就像是气喘吁吁地跑到食堂,却发现自己爱吃的菜今天没有的小孩一样。
  
      虽然要比莫莉强一截,但真要跟那个人缘极好,跟其他议员关系都普遍不错的女人为敌的话,除了进一步恶化各方的关系以外,肯定不会有什么益处,蒂奇自然不会干这种无聊事。
  
      “野兽”嗜血,然而并不蠢。
  
      ……
  
      “我怎么会在这里?”还在车子里的云如烟,感觉自己不过是打了个盹,似乎就错过了什么。
  
      “那个书店的老板是西漠行省总督的朋友,现在跟总督见上了面,让我先回去?”醒来以后,她脑里莫名其妙地就多出了这段记忆。
  
      “行省总督的朋友……也算是根粗大腿了,就是不知道这个朋友有多铁。”云如烟拿出随身携带的小本本,在白墨的页面前画了个可后续观察的重点符号。
  
      作为一心向上爬的典型代表,我们的赤狐同志,会将身边接触过的每一个大人物都记录在案,研究对方提携自己的可能性,然后再针对性地投放精力进行攻略。
  
      “等等,他叫什么名字?”这时候云如烟才悲催地发现,自己做了那么多准备工作,竟然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就好像是被故意屏蔽掉了一样。
  
      “我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看来是没戏了。”
  
      完全不知道自己因为被催眠,忘掉了许多东西而逃过一劫的她,略带遗憾地离开了原地,但在离开的瞬间,心底却莫名其妙地有种放下了些什么的感觉。
  
      ……
  
      “爸,他来了?”坐镇布兰宫的云劫本体,此时正在跟小口吃着蛋糕的云茹聊天。
  
      “还好只是纯粹的好奇,没有任何正面的情感。”云劫看着自家女儿的眼睛,并不十分淡定地得出了这个结论。
  
      他也有些担心,自己的女儿对白墨这么上心,或许会出现什么意料之外的情感纠葛。
  
      喜欢上谁也别喜欢准备来的那一位,杀妻证道说不好他是真能干出来,反正谁家女儿缠上谁倒霉。
  
      “到了,在侧门,史密斯还有我的分身,已经将他带到了后厅。”
  
      为了减少影响,云劫没有让多少人知道白墨的到来,无谓的铺张欢迎也被直接省略,因为双方都不在乎这些有的没的。
  
      不同于前厅的人声鼎沸,没有作为派对区域的后厅十分安静,只有一张木桌,四杯清茶。
  
      木材相关的东西,在月球上大多属于高端奢侈品,因为现在除了一些速生树以外,绝大多数需要年份的树木都没能长到成材的口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