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 > 偶然踏上修真路 > 光头肌肉猛男

光头肌肉猛男


  连续两天,张拜仁过得有些慌。
  他不知道那个开启玄庭真人说的秘境要承担多大的风险,他赌不起,他这条烂命还想留着好好照顾母亲。
  看着躺在床上的母亲,想了很久,还是拨通了那个他再也不想拨通的号码。
  “喂,李哥,我想还钱,顺便......在帮我搞把枪。”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一道低沉的声音传来:“再加三万吧,交易就定在后天。”
  “不行,明天我就要交易!”张拜仁有些激动,没想到还真能弄到这些东西。
  “好。”
  电话那边传来嘟嘟嘟的忙音,李哥把电话挂了,张拜仁则是安心下来,看着窗外的月亮,发呆。
  转眼,到了和李哥交易的时间。
  张拜仁来到和李哥交易的地点,一处包子铺,老板是个黑瘦黑瘦的中年人,包子做的很好吃,张拜仁的母亲没住院时经常来吃,住院后,倒是没来过一次了。
  包子铺不大,进了门口就看到了李哥人,正坐着吃包子的李哥看到张拜仁进来,筷子向后一指,大声喊了句:“老板,再来两笼包子!”
  张拜仁笑笑,坐到张哥对面,等着老板的包子上桌。
  没过一会,老板笑眯眯的端着两笼包子上桌,张拜仁和李哥一人一笼吃了起来。
  俩人都没说话。
  新蒸好的包子白且香,热腾腾的蒸气向上翻滚着,浓郁的蒸汽中又混合着包子的香味,时时刻刻勾引着人的味蕾,咬上一口,白嫩的包子皮混合着肉汁,轻轻咀嚼便顺着舌头滑了下去。
  包子很烫,所以两人吃的很慢,但再慢有些事情都是要做的,张拜仁早上就把钱打过去了,现在只差李哥的货。
  顾不得包子的烫嘴,张拜仁狠心把剩下两个包子塞进嘴里,一遍嚼着一遍瞅着李哥,李哥摊摊手,放下筷子,从桌底提出一个白色塑料袋。
  “你赶巧了,这把是最后的货了,子弹我都给你补上了,不要钱。”张哥面带严肃的瞅着张拜仁,小声的对他说着。
  张拜仁把系好的袋子打开,只露出一条缝隙,缝隙很小,但也足够张拜仁看清,一把黑色手枪和一小袋子弹。
  看完后张拜仁冲着李哥笑着说道:“够了够了,多谢李哥啊!改天有需要一定再来找你。”
  李哥没理他,继续低头吃着包子。
  张拜仁看到李哥这样,也没多说,领着塑料袋起身开始往外走,没想到李哥发话了,“小子,我不管你那三十万是咋来的,多走点正道。”
  张拜仁没回头,轻蔑的说了句:“谁都有资格教做我人,但你是真的没有。”说完,还摆出那天晚上被锤的小拇指,冲着身后抖了抖。
  李哥的眼一咪,嚼包子的的嘴咬的非常用力,脸都成了酱色。
  “真是假慈悲!”张拜仁在心里念叨了这么一句,拿袋子的手紧紧的握了握,今天晚上就到了跟玄庭约定的时候,现在的他只想赶回医院好好陪陪老妈。
  玄庭真人似乎也有些忙,他现在躲在路边的草丛里,手里掐着一个法决。
  他不仅忙,而且狼狈,头发上还夹杂着几片树叶。
  事情都要从昨天晚上说起。
  玄庭真人没想到下一批人来的这么快,而且还是个莽货!
  正在饭馆吃着饭呢,噗通一下坐在你面前,张口就问:“告诉俺,你发现滴那个秘境在哪?只要你和俺说,俺保证不会对你动手。”
  玄庭瞧了瞧这人,这个憨货光着膀子,露出一身精壮的肌肉,瞪着牛眼盯着玄庭真人。
  “你被人当枪使了。”玄庭很平淡,低下头继续吃面,声音也淹没在吸溜声中。
  啪!拍了一声桌子,声音很大,饭馆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了这里,猛男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说道:“抱歉啊,抱歉。”
  一旁的玄庭看着他,小声的说了一句:“憨货。”
  “你说谁是憨货呢!还有,俺才没被当枪使,俺猛男的脑子好着呢。”猛男扣了扣鼻孔,熟练地将鼻屎抹在桌子底下。
  “看出来了。”看到猛男做出这一举动,玄庭也无心吃面了,拿出旁边的餐巾纸擦擦嘴,小声的说了一句。
  “看出来了吧,俺猛男脑子特聪明滴!”猛男笑笑,接着画风一转,恶狠狠的冲着玄庭说道:“快点和俺说秘境在那个地方,要不然俺就不客气了。”
  玄庭倒是很平静,淡淡的说道:“金刚门的吧,憨货,今天才下山吧,就你这一身的佛光,你还能把我咋的了?”
  “俺还能狠狠滴揍你!”说完,一拳打在了玄庭脸上,玄庭连带着屁股下的椅子飞了出去,玄庭脸先着地。
  周围食客看到发生斗殴,一个个吓的慌忙逃走,收银台后的老板蹲在地上,也不敢招惹那位猛男,但看到没付钱就跑出去的一个个食客,老板的心里在滴血。
  最难以接受的还是玄庭,就这么被这个憨货给揍了?师父当年说的真对,遇上金刚门的绝对不能沟通,一个门派的都是憨货!
  面汤打湿了玄庭的道袍,玄庭的眼都红了,这可是自己唯一一件值钱的东西了,家产全部都给了张拜仁,玄庭现在穷的只剩下一件道袍了。
  二话不说,揉了揉自己被打疼的脸,上前和猛男扭打在了一起。
  说是扭打,其实是被猛男单方面暴虐,猛男一只手就抓起了玄庭两条纤细的胳膊,滴滴溜溜的拿着玄庭转起了圈圈,金刚门虽然憨,但炼体的功夫也不是吹得,修真界中罕有敌手。
  “嘿嘿,快和俺说秘境在哪啊!说了俺就不打你了。”猛男嘴咧得很大,但马上就笑不出来了,玄庭踢中了他的老二,稳稳当当的正中下盘。
  疼的猛男倒在地上嘶吼一声,捂住老二,绝望的看着玄庭跑出去的身影。
  “嘿嘿,不陪你玩了,小爷我先撤了。”玄庭似乎很开心,终于甩脱憨货那个麻烦了。
  但此时他好像又听到了憨货的声音,一回头,果然,猛男追了出来跟在玄庭的后面不远,似乎快要追上来了。。
  两人开始了拉锯战,好在最后玄庭体力不支的时候,用了道法,将自己匿在这草丛里。
  “呸!真是个憨货。”一想到昨晚遇到的那个光头肌肉男,玄庭就止不住的难受,要不是他,自己何至于躲在这草丛里,脸上到现在还是止不住的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