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 > 史上第一驸马爷 > 第四十章、闻社的诞生 一

第四十章、闻社的诞生 一


  睡了几天的茅草床,张翔倒还有点怀念那种茅草床的感觉了,导致他回到驸马府几天后都觉得睡得不太习惯。
  也倒不是因为什么,而是因为那几个晚上,秦挽歌每晚都会远远的在那茅屋的角落中与他相对而眠,两人说着很多有趣的事情。
  秦挽歌会给他说一些雪神山上的事,还有江湖上的事。
  而他,则会跟秦挽歌开玩笑说,他是个预言家,一千年后的世界会大变样,有许多的国家,还有各种各样被称为高科技的武器,还有无尽的海洋,外太空,飞船等等。
  往往秦挽歌听到他这些‘不可思议’的预言,都会显得一脸懵,把当成故事来听,却还是听得津津有味,显得特可爱。
  而他,则就会哈哈大笑的睡去。
  跟秦挽歌在一起的那几日虽然短暂,不过给他的,却是他来到这个世上最踏实的感觉。
  而且从秦挽歌那里知道了一些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张翔对于未来的一些事情也有了更明确的目标。
  之前总觉得自己一个人,势单力薄,心中总有力不从心的感觉,只能在心中慢慢筹谋,徐徐图之。
  而如今,得知了秦挽歌和袁沉来到自己身边,他也就更加安心了。
  回到家也有几天时间了,这几天来,在赵寒烟那些宫廷药的调理下,他的伤势也恢复得差不多了。
  大管家钱子昂每天会过来给他汇报老龙河新作坊的进展,新作坊已经准备得差不多,随时可以进入制作新布匹的状态。
  而秦淮河那边的公租房在钱子昂和黄掌柜去了一趟官府后也租了下来,按照当初张翔的意见,比市场价多出了两成的价格,当然,这多出的价格都是驸马府出的。
  这天吃完晚饭后,张翔便叫上小奴备上马车,前往了新租下来的公租房。
  来到的时候,钱子昂正招呼伙计给新店铺挂牌匾,新店铺的名字是张翔取的‘富士布行’。
  看到张翔的马车到来,钱子昂连忙过来迎接。
  “驸马”
  “钱管家”
  两人打了个招呼后,张翔便走进了店铺内。
  这店铺是由原来的一家客栈改造的,面积还挺宽敞,底下一层用来做店铺绰绰有余。
  楼上是原来的客房,被全部打通,用来当做以后的仓库使用,只保留了两间用来休息和处理杂务。
  张翔走上来,目前这楼上被打理得很干净,张翔逛了一圈后还算满意,笑着对身后的钱子昂道:“钱管家,没想到这么快的时间你就把作坊和新店铺都处理好了,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
  钱子昂连忙道:“老奴不敢居功,这都是驸马早早安排的效果,老奴只不过是按照驸马的安排把事情做完了。”
  钱子昂至从赵寒烟从宫里搬到公主府后,他就一直作为赵寒烟的管家,跟了赵寒烟四年。
  赵寒烟和张翔成亲后,他也就跟着来到了平州驸马府,继续做驸马府的管家。
  跟他一样的,还有账房先生杜伯光,这两人,加上小奴,可以说是赵寒烟身边最可靠的心腹,平日里,府中大大小小的事务都是这三人打理的。
  所以张翔对于钱子昂和杜伯光也自然信任,这也是他让钱子昂来做这新店铺掌柜的原因。
  张翔心中想了一下后,对钱子昂道:“对了,钱管家,这楼上的空间暂时是用不了的对吧!”
  钱子昂点点头:“楼下那一层的空间其实已经足够作为店铺使用了,只是官府的这些公租房都必须要全部一起才肯租,所以我按照驸马的要求,自然也就租下来了。”
  张翔笑着道:“那就好,这楼上我还有其他用处,以后闲杂人等就不要上来了,楼下店铺的伙计你也找可靠的人,用驸马府的家仆都行,不信任的人都不要招来做伙计,等一下我拟一张清单,你帮我去把清单上的东西买来摆在这楼上。”
  之后又给钱子昂交代了一些事情后,张翔便带上小奴离开了。
  马车上,小奴怀着一肚子的好奇终于问了出来:“驸马,你到底要做什么?”
  “做一个新闻社。”
  张翔神秘一笑。
  “新闻社?”小奴一脸懵。
  张翔道:“简单说,就是收集各种大消息,小消息,然后进行汇总和传播的一个地方。”
  “哦!”小奴似懂非懂,小眉头皱得可爱,做思考状。
  张翔也没跟她解释太多,只是在心中计划着。
  做新闻社这个想法是张翔之前在书院做先生时,在那个面摊吃面,从经常听到的那些三教九流传播的小道消息上得来的想法。
  在这个时代,普通人想要了解信息的传播,也就只能通过这种方法。
  不过这样的方法通过人传人之后,很多原本的真实信息都会变味,不统一,会衍生出很多不同的版本,等到你得到信息之后也就不知道是真是假了。
  这种信息封闭的感觉令张翔很难受,所以心中早有这样的一个想法,只不过一直没有时间去想好怎么做。
  直到钱子昂跟他说了新店铺公租房的这件事后,他才觉得有了机会。
  只是尚未实施,就遭到了刺杀。
  这次的刺杀更是给了他一个严重的教训,在与秦挽歌在城外养伤的那几天,他的这种想法也就更加强烈。
  而且直到今日,那些还藏在平州城中的刺客让他总是出门都要时刻要保持警惕,依靠府衙的力量,也不知何时才能找出这些刺客。
  张翔平日里虽说待人温和,但骨子里可不是一个任人拿捏的软柿子,别人敬他一尺,他可还于一丈,别人欺他一步,他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也会赶尽杀绝。
  这次这些刺客差点让他命丧街头,他岂会放过?
  所以伤一好,他便立即启动了这个新闻社的计划,官府找不到刺客,他就自己来找,非把藏在平州城的那些刺客全部揪出来。
  只要手中掌握了足够的信息,做任何事情也会事半功倍。
  很快,张翔便来到了华庭书院。
  许久没来,听到学堂中那些孩子传出来的读书声,倍感亲切。
  何云章得知张翔到来的消息,连忙出来迎接。
  以前他觉得张翔没有什么才华,又只是个驸马,他打心眼里不是很看得起张翔。
  至从张翔在中秋之夜一首《水调歌头》问世后,他心中自是再不敢有轻视之心。
  读书人就是这样,贱!
  “不知驸马此次回来书院,有何要事?驸马是想回来授学了吗?”
  把张翔邀到自己的书房坐下后,何云章便问道。
  张翔摇摇头:“如今是没有时间回来授学了,驸马府的生意都需要我打理。”
  “驸马有如此出众的才华,真的甘愿做一个商人?”何云章甚是觉得遗憾。
  张翔笑着道:“不如何先生给我指一条明路?”
  何云章滞了一下,苦笑摇头:“倒也是驸马的身份牵累了驸马。”
  张翔道:“入不入仕,其实只要心怀天下,做什么都是一样的,不是吗?万物皆有定律,各者也皆有其职,上到朝廷大员,下到市井小民,做的只不过是大事,小事的区别罢了,但只要做的是好事,不也是在为这个国家做贡献嘛?”
  “这岂可一样?”何云章反驳了一句:“有德者,要身其位,谋其职,才能为天下百姓分忧,若人人都像驸马一样,有德者不身居其位,让那些不学无术之人身在其位,这天下岂不乱套了?”
  张翔有些无语的看了他一眼,这何云章哪里都好,就是太钻牛角尖。
  他便道:“像我这样的只是个例,这天下,有才者,有德者,数不胜数,少我一个,自会有比我更优秀的人身在其位,这不能一概而论,何先生应该也知道杨仲康从京城被罢官回来的事情吧!”
  何云章点点头:“据传他是被人陷害,所以才被罢官的。”
  张翔也点头:“不错,杨仲康虽然回来了,文宗院不也有人顶替他的职位嘛!”
  “可是后来京城大儒周安邦也向刘相举荐让他回去复职。”何云章道。
  “可杨仲康没去,有影响吗?”张翔笑笑:“这做官和读书的学问可是不一样的,书读得好不代表能够做好官。”
  其实更多深层次的东西张翔觉得没必要跟他解释得太清楚,到了官场,已经涉及到厚黑的学问了,他这一根筋,估计现在也是想不明白的。
  像他这样意气风发的读书人太多了,没有经历过官场,根本不明白其中的深浅,脑子里只觉得只要书读好了,就能做好官,光耀门楣。
  这只是一种YY的想法罢了,杨仲康从前也跟他一样,但是现在的杨仲康虽说有一半的原因是因为柳清音不愿再回京城做官,但更多的应也是看透了官场的尔虞我诈。
  上一世经历过背叛和生意场失败的张翔初来这个世界的时候,心思大抵也是这样的。
  这也是他和杨仲康能够一见如故的原因。
  若不是因为凉州失守的真相,他其实是不想再去做更多事的。
  说起来,也不过是身不由己罢了。
  可这些,现在的何云章是不会明白的。
  他见何云章的思索状,再次笑道:“何先生,也许有些话你不爱听,不过我还是想说,在我看来,这人是没有贵贱之分的,每个人都有父母,有妻女,阶级之分只不过是所谓的高等人划分出来的制度,长久的制度才会使那些处在下层的人渐渐的产生自卑感而觉得低人一等,实际上,站在生命的角度,每个人都是一样的,分来分去并没有任何意义。所以我觉得无论是什么人,做什么,都没必要去分高下,是朝廷大员也好,市井小民也罢,只要能做好自己手里的事,就足够了,人活着,图的就是开心,安稳。”
  “我不能入仕,但做个商人,我也会做好商人的本分。”张翔微微一笑。
  只是一旁的何云章听完张翔的这番话后,震惊得无以复加,哑口无言,他没想到张翔会说出这么大逆不道的话。
  这种话在这种时代下可是要诛九族的,特别是皇权如此威严的南楚。
  这种话可以说是藐视制度,藐视皇权了。
  不过张翔不觉得何云章会去告发他,这里就他们两个人,别说何云章不敢,就算他敢,也没人信啊!除了自讨苦吃,没有任何好处。
  张翔知道何云章是接受不了他这番话的,当然,他也没指望何云章会去接受,这只是他压在心底的一种呐喊,如今有何云章这样一个倾诉对象,自然而然宣泄出来罢了。
  说完,心里也就觉得舒服多了,看着依旧震惊不已的何云章,张翔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何先生,我知道这些话你不喜欢听,既然不喜欢,那就忘记吧!我今日来找何先生,其实是有要事相求的。”
  何云章总算是把心中的震惊压制下去,正如张翔所料,他根本不敢相信这种话,干哑着嗓子道:“相求不敢当,不知驸马有何要事?云章若是能办到,一定会尽力。”
  张翔道:“我想请何先生帮我雇一些读书人,要求不高,只要是能写字,能够把一件事简单明了写清楚的就行,最好是那些家境贫寒的,酬劳方面,我会以书院先生一样的价格聘请,目前就先需要十个。”
  “不知驸马雇来作何用?”何云章皱眉问道。
  张翔知道他心中所想,便解释道:“放心,不会做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我就是雇来帮我记录一些东西,仅此而已,何先生管理书院,平时接触到的应该很多,所以我才来找何先生帮忙。”
  何云章稍稍放了心,道:“这样的读书人,我确实认识很多,都是想来书院做先生的,只是他们都达不到先生要求,不乏很多寒窗学子,都想来书院教书赚些银子,作为以后上京赶考的盘缠。”
  张翔道:“就需要这种,烦请何先生帮忙帮我雇十个。”
  何云章点头:“这倒不是什么难事,只不过我要向苏老先生禀告一下。”
  张翔点点头:“应该的,那就拜托何先生了。”。
  说完了此行的目的后,张翔也就告辞了,他想去看看从前那些教过的学生。
  他要找的自然就是‘新闻撰稿人’……(迟来的更新,四千字大章,谢谢大家的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