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 > 史上第一驸马爷 > 第四十三章、真是太奇怪了

第四十三章、真是太奇怪了


  在这个柳书生和这个青楼女子的话题上,张翔和秦挽歌并未探讨得太多。
  秦挽歌更想说的其实是这首《雪梅香》的来历,只是引出了这段故事而已。
  说完后,也就此作罢,问张翔道:“明恒,你让杨黎给你找这些包打听,是要做什么?”
  刚才她虽然一直在珠帘内室里弹琴,不过她运用内力,也能听清张翔和杨黎的谈话内容。
  张翔缓缓道:“这是一种信息收集手段,可用于经商,将来还可用于别的用途,当然,我不知道将来的走向会怎么样,不过目前为止我在脑中计划一番后,觉得是可行的,目前我也只是用来做经商之用,另外,我要用来找出那些隐藏在平州城刺杀我的刺客。”
  “如何找?”秦挽歌有些不明白。
  张翔淡笑道:“只要这些人的消息能够达到全覆盖整个平州城,应该是不难的,就好比京城的督查院一样。”
  秦挽歌闻言,大吃一惊:“你这要是被发现,是要被砍头的。”
  张翔很明白的点头:“所以,我目前只是用来做商用,对外,当然只是一家简单的经营消息的商铺罢了,你放心,这其中的平衡我自会掌握。”
  秦挽歌的担忧,张翔是理解的。
  南楚的督查院就是一个特务机构,直接听令于皇上的,就像汉朝的绣衣使者,唐朝的不良人,明朝的东厂等等。
  这种间谍机构民间是不允许出现的。
  所以秦挽歌听说张翔要做的这个商铺和督查院一样的性质,才会如此吃惊。
  张翔再给她解释道:“这商铺经营的消息我只会用来收集一些民间的小道消息,然后出售给民间的百姓,不会涉及到任何有关于朝廷的信息。”
  “那你以后是不是也要做成像督查院那样的一个势力?”秦挽歌追问。
  张翔想了一下,轻轻点头:“我是有这个想法的,将来我若是上京,要调查凉州失陷的真相,没有自己的信息势力是很被动的。我现在做这样的一个商铺也是给将来做打算,而且这样的消息网一旦形成,只会比督查院更加强大,我可以利用经商的掩饰,让这样一个消息网遍布整个南楚,让每个城池,州府都有这样的一个联络商铺,甚至可以扩散到北辽,东燕等。”
  “毕竟督查院那样的一个势力归皇室管辖,扩散起来很容易被人发现,也不可能渗透到敌国,可我这样的就不同,这只是一种买卖,对外,对内,只要隐藏好真正的用途,别人也找不到把柄,商人可是不分地域的,哪怕是敌我两国之间,商人之间的贸易来往不也是很频繁的嘛!”张翔轻轻一笑。
  对于秦挽歌,他自然不必隐瞒自己的想法。
  这个时代的新闻,只要不传播有关于朝廷的信息和谣言,制造人心混乱等有关的话题,只传播一些民间的消息,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光是听张翔的叙述,秦挽歌自是也听不懂新闻这种经营方式,只是看张翔一脸的自信,她也便稍稍放了心,她知道张翔不是那种莽撞的人。
  却也还是怀着些许担忧:“万一以后被朝廷盯上了呢?”
  “盯上就盯上呗!”张翔无所谓的笑着道:“说不定朝廷还会支持我呢!”
  “呃…”秦挽歌一脸懵。
  张翔也不跟她解释了,微微一笑:“急不得,一步一步来,目前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等杨黎帮我找到了这些包打听,我这新闻社也基本可以开张了。”
  “希望一切如你所料那样。”秦挽歌只好展颜一笑。
  不知为何,面对这样睿智的张翔,她充满了绝对的信任。
  “咚咚咚”
  这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秦挽歌起身去打开门。
  门外,是一个青楼丫鬟,她对秦挽歌躬身行礼,小声道:“秦姐姐,崔妈妈让我来告诉你,说高平公主的马车停在凝香居外。”
  “哦?”秦挽歌回头笑看了张翔一眼。
  然后又回头对丫鬟道:“知道了,你先去吧!”
  再关上门,对张翔道:“你出来这么久,你的公主夫人都找上门来了。”
  “那我也该走了。”张翔露出一丝无奈。
  秦挽歌道:“有事的话,我会让师兄告知你,你若想找我,可随时来找我。”
  ……
  张翔走出凝香居时已过了亥时,他在凝香居足足待了快三个时辰。
  街道上的行人已经少了,大多的商铺也都已经宵禁,只有像青楼这样的地方依旧还在热闹。
  赵寒烟的马车停在不远处的秦淮河岸边,小奴站在车外,时不时的伸长脖子遥看凝香居的方向。
  看到张翔的身影后,欣喜的连忙对车内说道:“公主,驸马出来了。”
  “嗯…”车内的赵寒烟语气平淡:“刚才我让你问的事,你问了没有?”
  小奴点头:“回公主,奴婢去问了,凝香居的人说,驸马刚才确实是和杨仲康杨公子一起进的凝香居。”
  “他们所找的是凝香居的哪位女子?”赵寒烟再问。
  小奴答道:“是凝香居的花魁,秦挽歌秦姑娘。”
  两主仆说着话间,张翔也走到了近前,两人也便停止了对话。
  小奴不时的对张翔使了使眼色。
  张翔对她轻轻点头,然后走到了马车旁,出声道:“公主。”
  赵寒烟在车内平静道:“天色也不早了,驸马,该回家了。”
  “让公主费心了。”张翔歉意了一声。
  赵寒烟道:“上来吧,你是我夫君,作为妻子,高平费点心是应该的。”
  然后张翔踏上马车。
  车内的赵寒烟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吩咐马夫驾车。
  这一路回到驸马府,两人都没怎么说话。
  张翔难以揣测赵寒烟的心思,只是觉着,赵寒烟看不出生气的样子,应该是对他去青楼没什么太大的意见。
  反正之前赵寒烟也示意过他可以去青楼满足一下需求,只要不是太张扬就行。
  这也是张翔能够肆无忌惮把自己去向告知小奴的原因。
  回到府中后,在庭院中分开前,赵寒烟总算是对他开口了,她语气轻柔:“驸马,近日听府中的下人说,驸马时常外出奔波于布庄的生意,我今日见驸马迟迟未归,心中担忧,也才去接驸马,毕竟城中的刺客尚未找到,驸马以后出门还需得小心一些才好,身边可以多带点护卫。”
  “多谢公主关心,明恒记住了。”张翔连忙点头。
  赵寒烟继续道:“刺客尚未找到之前,高平建议驸马以后少些出门才好,毕竟若是这些刺客再对驸马实施刺杀,可能不会有上次那么幸运了,生意上的事不必着急。”
  说完后,赵寒烟这才对他施了一个作为妻子的礼数:“那高平就先去歇息了,驸马也回去歇息吧!”
  赵寒烟走了之后,张翔也朝着东房的方向返回。
  小奴呆愣愣的左看右看,然后连忙小跑着跟上了公主的脚步。
  此时的小丫头心中甚是奇怪。
  之前公主说要去接驸马,她以为公主生气了,要去怒责驸马一番。
  可没想到这一路回来,居然相安无事。。
  难道驸马去青楼寻花问柳,公主也不生气吗?
  真是太奇怪了,太奇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