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 > 凡人异世生存指南 > 第十章 初露锋芒

第十章 初露锋芒


  跟伊波辞别后,张宇直径打道回府,回到屋后他稍作休息,然后带着他发明的香皂来到浴室里宽衣淋浴,用香皂简单清洗身体一番后,他又泡进热气腾腾的浴桶里。
  他靠在木制浴桶壁上仰头闭目养神,若有所思,他身体在热汤的影响下,黄润的肌肤变得白里透红。
  张宇满脸红光,自言自语的嘀咕道:“稻城里属于殷国的人员大概有几百人,隶属于都护府,他们听命关飞和张超,毕竟都护府只是一个军事据点,主要是监督放哨为主。其余的都是夷人,内城里三大部落的人员合计有几千人,内城外的大大小小的部落有几百个,人数总计在10万左右。虽说土地富饶,但人员生产效率低下,各方面都太过落后,一直以来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外城里的农田都种不过来,哪里还管稻城外面,更别说扩土10倍了,难!太难了。”
  张宇眉头一皱,叹了口气:“我说怪不得在华夏历史里,那些古代人千百年来不断来来回回争夺那几块领土,不去别的地方开荒,原因就是开发难度巨大。”
  吕方国资源极为单一,而且还很稀少,唯一能拿得出手就是他们种的稻米了,稻城里所有的土地都归吕王所有,吕王又把土地划分到三大部族,三大部族又再次划分到族民,最后划到级别最低的农民手里。低级别的要向上级定期交税,没有划分到土地的农民只能成为地主的佃户或者田客。
  由于,吕方国生产条件落后,劳作人员有限,他们产出的稻米自给自足后,在向殷国进贡和上级缴纳粮税后,他们可以拿来出售的也没剩多少了,而地主们却有大量粮食出售。
  吕方国的稻米香甜软糯,米香气十足,深受王室富豪喜爱,远销三大王朝。由于,稻米供不应求,价格也居高不下,这让那些垄断粮食的夷人地主赚得盆满钵满。
  受益人自然就是吕王室和三大部族了,但最大的受益人还是三大部族里地母庙的祭祀,因为在落后的地方,人们总是很迷信,神职往往很受人们尊敬和崇拜,于是他们有了超乎寻常的特权,更有了名正言顺的借口。
  他们以神的名义搜刮民脂民膏,压榨百姓的同时,他们还能收到那些被压榨的百姓的赠礼和感谢。
  这让张宇开始觉得难以置信,感叹道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后来他才发现这是时代的产物。
  张宇想了想,没有现代化农业机械,没有农药化肥,更没有现代化农具。
  每天鸡一打鸣,你就要起床去田里面干活,拿着把破锄头猛干到中午,吃点白米饭又开始劳作,一直干到日落,又去捡柴火回家做饭。
  没有电灯没有煤油灯,吃完你就得睡觉,晚上黑不溜秋的你能干嘛,然后又睡到鸡打鸣。
  辛辛苦苦劳作一年,最后收成还要靠天意,风调雨顺还好,要是碰到蝗灾旱灾不但白忙活一年,还倒贴不少本钱。
  春去秋来,夏暑冬寒的年复一年劳作,张宇这个体验过新时代光明的人,哪里能忍受的旧时代的黑暗,要想他忍受住这种黑暗,除非他从未见过光明。
  张宇发现要以自己的智慧和学识改造这个世界,这个方法根本就想不通。就拿他手上那个香皂来说吧,香皂肥皂这种对于穷人来说根本用不起,偏偏这个世界就是穷人多,那些富豪贵族,侠客仙人又不需要,洗澡洗衣用香皂和肥皂对他们说多此一举。
  浴池里突然光影闪烁,烛火不停跳动,浴桶的水温也在提醒张宇他在浴桶里泡了很久了。
  张宇急忙起身,趁烛火熄灭之前离开浴室。
  “真是不方便啊!…这蜡烛不经烧。”
  张宇从浴室出来后直接钻入被窝,立马盖上毯子摆好一个最舒服的姿势,正要睡觉时发现没关灯。
  “关灯?!喝…呼!呼!…吹不灭!….算了,等它烧完吧。”张宇瞧了瞧墙壁上的四盏油灯,虽然距离不远,走了几步就能吹灭,但是他硬是躺在床上用力吹,发现吹不灭只能作罢。
  翌日
  张宇精神抖擞的来到都护府的大总管府走马上任,府衙里的只有府丞一人,主薄一人,长史一人,典律一人,中车令一人。
  “恭迎张大总管..大总管好!”张宇一刚进门,府内众人起身向自己鞠躬行礼。
  “免了!免了!”张宇面无表情的摆了摆手,示意不要拘谨,但心里美滋滋,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张宇东张西望,好奇打量这个总管府大厅,大厅高而宽敞,但装饰一般,大厅里连带各种办公家具都是朱红色,台上都是一些笔墨纸砚,书柜堆满了法典名册,张宇看了几眼就觉得单调乏陈,没了兴趣。
  “大总管,小的我是您的仆从小菊,我带您去你的书房吧。”
  一位少年来到张宇面前自我介绍,他个子不高,有一头飘逸的短发,身穿紫色镶银扣的贴身华丽长衫,长得白白胖胖的,张宇瞧他那副点头哈腰,嬉皮笑脸的模样,看起来有种邪魅的猥琐。
  “嗯!带我去吧。”
  名叫小菊的仆从带着张宇来到二楼,在一间气派的房间打住,和蔼可掬的对张宇说道:“大总管,到了,里面就是您的书房。”
  “唔!”张宇一脸神气,沉声静气道:“我知道了。”
  小菊领张宇进房,张宇望了望四周,心里嘀咕道:“这也太简陋了吧,都是书架?这么多书籍和文档?就只有一个木制台桌,连毯垫都没有,这硬邦邦的做起来屁股疼。”
  “大总管,没什么事的话,小的就不打扰大人了,有什么事,随时可以吩咐小的。”
  “慢!你还没给我介绍一下,房间里这些东西是干嘛用的。”
  “好的,大人….我先从这个开始吧,这个是记载这个国家地区一些…………..”
  胖子小菊憨憨一笑,拱手行礼,然后一一介绍房间里的各种典籍的来历和用处。
  “…………………..好了!…大总管,还需要了解什么呢?小的知无不言。”
  “暂时不用了。”张宇摆了摆手,开始查阅书架上的档案。
  “那小的,告辞!有什么事可以随时吩咐小的。”小菊憨态可掬说道,缓缓退出门外然后把门关上。
  就这样,张宇一直在书房里,翻阅各种档案和律典还有文案,他的仆从小菊负责端茶送水,送吃送喝,让张宇头一次体验到当大哥的滋味,心里美滋滋。
  查了一天的卷宗的张宇,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慵懒的说道:“大致有了眉目,这事还得一步一步来吧。”
  张宇看了看偌大的书房,无奈的讪笑道:“修炼成仙,练武成为人间至尊这个想法,我还是打消了吧!没有高人相助,绝世法宝辅助,别老想成仙成神这种不切实际的了。”
  张宇打了个哈欠。
  “干完这票,捞点钱,先买个庄园当地主,娶三妻,纳六妾,生活美滋滋……”
  张宇靠着椅背,仰头眯着眼,一脸陶醉着还不停在痴痴傻笑,发出各种银荡的笑声,宛如一只沙雕。
  三日,转眼而过。
  张宇在随从小菊的讲解下,也逐渐熟悉大总管府的各项业务。
  当他得知,伊波自从商邑调来此地上任以来,有三年了,他从未来过大总管府,更别提管过他们了,空有吕方侯其名。
  “真是个烂摊子啊!”张宇郁闷的轻呼一口气。
  都护府分成文职和武职,文职就是总管府,现在交给了张宇,主要负责内政方面和辅助国王,武职是练兵校场,首领是关飞和张超,主要负责秩序和治安,也作为大殷国的一个军事据点。
  但伊波从未管理过都护府,很多人不懂他为什么每天就知道吃喝玩乐,要不就是在侯府里发闷气。
  心圩江是稻城的母亲河,河宽20丈,波光粼粼的心圩江缓缓在碧玉青葱的十万大山里流淌,它弯弯曲曲途经稻城,从天空俯视那流淌在稻城面前的心圩江,宛如大地母亲脖子上的宝石项链,能叫母亲河说明它对于稻城的恩赐不用多说。
  此时,张宇笔直站在江边一座高山上,在树荫下他姚望对面的码头,静静观察着,看着码头上忙碌的身影,看着江上来往的客船,看着码头堆放的一堆堆粮食。
  “这座码头如何?”张宇背负双手淡淡说道,心中五味杂陈,很不是滋味。
  那座码头正是他穿越到此的地点,当初造成的破坏,现在已经修复如初了。
  那个笑得很邪魅的小胖子小菊笑道:“这座码头是大殷国向吕王租借99年,租金抵赔款,朝廷派人管理经营,我们负责维护秩序和治安,经营所得归朝廷所有,效益如何,我们不得而知。”。
  张宇听到经营所得都归朝廷顿时笑了,这座码头起码有六成收益进了伊波的口袋,还有三成收益在前往大殷国的途中不翼而飞,只有一成不到能进大殷国库。
  当年殷国进攻吕国,吕国不敌投降,赔款不足就拿这座码头99年租期抵债,伊波的祖父伊仲,他花少量的金钱,动用大量关系从大殷租下这个码头,约定伊仲派人管理,那收益跟朝廷平分,码头名义上归朝廷,但管理者是伊氏一族,它报给朝廷的收益低的让人不敢恭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