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 > 最强开脉系统 > 第7章想死了你?

第7章想死了你?


  随即,只听到咻…咻咻…咻咻咻……的声音由林中响起,伴随着的还有树枝断裂的声音。
  熊妖与武烈、苏大壮二人转头看去,只见犹如钟乳石的锋利石刺密密麻麻的由林中飞射而出。武烈与苏大壮二人见状,吓得急忙向边上闪滚而去。而熊妖见飞来的石刺,想到它的熊掌两次被刺穿的痛感。暴吼一声,熊跑着朝林中冲了进去。无数的石刺撞击到它的身上,效果却相当有限。
  三人见到暴怒的熊妖居然如此恐怖,吓得目瞪口呆。还是韩逸招呼了二人一声,二人才反应过来。韩逸做出了个跑的手势,武烈迟疑了一下,朝着林中喊道:“在下天刀堂武烈,感谢阁下出手相助,他日有机会再向阁下道谢。”听到武烈的喊叫声,苏大壮用那从满脸包中透出的一点眼神,以一种看白痴的神态看着看着他的师父。
  随后三人带上小雨,快速逃离。
  ……
  ……
  ……
  在跑了一个时辰之后,三人无力再跑,于是在一处山壁前停了下来。
  停下之后,苏大壮激动万分,以至于脸上满是大包的面皮都发出紫光,在那里傻呵呵的乐着。韩逸与武烈看着苏大壮,不明就里。随即武烈捡起一块石头,朝苏大壮丢去。正在傻呵呵的乐着的苏大壮突然一声惨叫倒了下去。
  “蠢货……”
  随即二人不再理他。
  二人将小雨安顿好之后,武烈向韩逸问道:“没事吧?”
  “啊?不,没什么。”韩逸回道。他沉思着刚才在救小雨和与二人联手偷袭熊妖,乃至后来操控林内的石刺攻击熊妖的那种感觉……感觉好像能感觉到什么,但是细细一想又什么都没感觉到。韩逸摇了摇头,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武烈又道:“看韩逸兄弟刚才的表现,你以前见过妖怪吗?”
  韩逸点了点头回道:“嗯,我的确见过一些妖怪。所以一眼就认出来那巨熊是妖怪。老实说,我还见过鬼,还是个鬼王,那时差点连命都没了。”
  然后将他与小雨这段时间的所见所闻,挑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说与武烈听。
  武烈听得悠然神往,感慨道:“我以前只是在堂里听长辈们说过这些,还有看过一些典籍里的记载。活到现在,今天还是第一次遇见妖怪。”随即又道:“这天下之大,果然无奇不有。看来师父要我出来游历并非没有道理啊!”
  韩逸从他的神色之中看到了自己第一次听到小雨跟他说这些事时的样子,不禁对武烈多了几分好感。
  “嗯……韩逸兄弟!有两件事情我一直想问你,不知道当讲不当讲。”武烈突然说道。
  韩逸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现在大家都是生死与共过的朋友了,有话不妨直说。”
  武烈回拍了一下韩逸的肩膀,豪气的说道:“好,那兄弟我就直接点了,希望韩逸兄不要介意。这一来,我想问一下小雨究竟是怎么受伤的?谁会对这么个女子下如此重手?第二呢,既然妖怪如此残暴,为何韩逸兄弟为何要放走那四只熊妖呢?”
  韩逸苦笑一声,真是问的好问题!于是叹道:“不瞒武烈兄弟你,其实我们因为一些误会与一个道士结了怨。小雨正是因为救我,才被他所伤。我们好不容易才得脱身,估计他现在还在找我们呢!”然后又道:“至于那四只熊妖,我也是一时起了恻隐之心。因为妖怪在成妖的过程中,艰难无比,我也实在无心毁了它们的一场造化。而且,怪也分好坏啊,虽然有些妖穷凶极恶,但是还是有很多好妖的。”说完他看了看小雨,然后想起了厚土城的君山与瞬影。
  武烈一拍大腿怒道:“哼,不管那道士是何人。堂堂一个大男人竟然对一个弱女子下如此狠手,也不害臊。他若敢来,我武烈第一个不答应。倒时我帮你会会他。”
  韩逸心中一阵感动,以他天刀堂弟子的身份。不会不知道一个道士能有如此本事,在江湖上身份必然不低。但就凭自己刚才那番不尽不实的话,他依然愿意站在自己这一边,实在是难得。
  两人再聊了一会之后,武烈担心地向韩逸问道:“这熊腰如此厉害,不知道会不会再来?”
  韩逸想起刚才的情景,也仍心有余悸。不由自主的左右看了看:“应该不会了吧!我们跑了这么远,况且你的绝命掌估计伤得它不轻。还有后面林中的…高人相助。应该不会再来了吧?”
  武烈答应了一声,然后从来到苏大壮的身旁,从包裹中取出一些线铃,然后在四周缠了数圈。然后回来对着韩逸哈哈一笑,说道:“小心为妙。”
  韩逸回笑一声,然后到附近拾了些柴,升起火来。
  二人又随便聊了一下,然后和衣睡着,不时便鼾声大作。
  夜里寒风吹过,某个人形脓包因为被遗忘在火堆之外。夜间不住的抽搐不止………
  ……
  ……
  ……
  此后的几天,因为那次夜间跑路迷失了方向。三人带着小雨一直在山间打转,直到这天中午,他们终于从密林中穿了出来,踏上前往天水城的官道。眼看目的地就在路的尽头,三人精神大振,均加快了脚步。
  “师父,吃饭了!”跑在前方的的苏大壮回过头来渴望的望着武烈。
  武烈板起个师父的架势骂道:“吃!吃个屁啊!整天就知道吃,你干脆直接做头猪好了……”话没说完,肚子“咕……”的一声,师父的架子就端不下去了。
  武烈咽了口唾沫道:“嗯,吃点东西也好。徒儿,你告诉为师,哪有馆子?咱们去搓一顿。”
  苏大壮两眼放光,贼兮兮的回道:“师父,就在前方!”
  三人加快走了一阵,来到前方的一所房子前,只见屋顶上高高地挂着“酒”字大旗。三人脸上立即洋溢着幸福的表情,好久没吃到新鲜的热食了,几人不禁思考着等下怎么胡吃海喝。
  这是官道边的一家小酒馆,门面也不是很大,从外边看来,应该是专门为出城游玩和远道而来的客商准备的。外面的墙体经历了无数的日日夜夜的风吹雨淋,早就有些陈旧,看来这酒馆也有些时日了。但是即便如此,此刻它在三人眼里,却无异于门面堂皇的大酒楼。
  来到饭馆门口,这才注意到门前聚集着一群人在议论纷纷。苏大壮几下挤上前去问道:“咋地啦?不吃饭堵在门口要饭呢?让开让开!”
  一人回头怒道:“想死了你?里面是蔡将军包了场的。他没吃完,谁敢进去?”
  苏大壮闻言,只见他嚷道:“管他什么菜将军还是肉将军。老子要吃饭,他管得着吗?”只是光说着,却也没见他真敢向前踏出一步。
  “徒儿,怎么回事?”武烈在后面问道。
  苏大壮头也不回:“没什么,师父。里面被一个什么菜将军的包了场,这群人都被赶到外边来了。”
  韩逸与武烈放下抬着小雨的担架。韩逸朝边上的一位小哥问道:“兄弟,请问里边是谁啊?怎么大伙都要在外面等他啊?”
  那人小心地朝左右看了一下,然后小心的低声说道:“你们是外地人吧?告诉你们,里面的人是天水城的蔡将军。平日间胡作非为无恶不作,想不到今天他竟然出来游猎,然后来这吃饭。唉,倒霉透了。这不,大家伙都被赶了出来。我们吃饭才吃了一半,就被赶出来了。唉,行李还在里边呢,不然我们早走了!”说完一脸愤愤不平。
  听小哥说完,他们三人才注意到挡住众人的人真的是一些官兵打扮的人。武烈眉头一皱,就要上前,韩逸急忙制止住他,武烈想了一下,只好作罢。
  于是三人就与众人在外边等着,大约过了半个多时辰。前面的人一阵骚动,纷纷道:“出来了…出来了……”
  韩逸几人向前方望去,只见有十数名官兵在前方开道,随后一名穿着九黎国副将盔甲的人踱步而出,饭馆的掌柜正殷勤的跟在后边媚笑着。
  只见此人长得却是清瘦无比,两眼无神,脚步虚浮。显然是一副酒色纵欲过度的模样。
  随着他的出来,众人在官兵的“开场”之下,纷纷让开一条道。而蔡将军则酒足饭饱之后,心满意足的来到马前,蹬马上鞍。
  突然,一阵悠悠的吟声传入众人的耳中。
  “影过血流兮,魂归故里!维剩飘落残血……”
  大家闻声望去,只见一名样子清秀的文人。有些疯癫的正骑着一头小毛炉,摇摇晃晃的往酒馆骑来。悠悠的不断吟着这几句话。让人奇怪的是,他虽是文人打扮,但是却穿着一身红色外衣,里面却着白色的衣裤,显得怪异无比。。
  带他走近。众人才看清了他的样貌,浓眉大眼,鼻直眼正,轮廓分明。样貌算得上英俊。只是不知道为何却是一副疯癫的模样。此人咋一看下,有三十来岁,仔细一看却又象四五十岁,但是一看眼神,却又像是已看破红尘的古稀老人。叫人分不清他的实际年龄。
  他径直来到蔡将军面前,被官兵挡下后,才从毛驴身上翻了下来。走到蔡将军面前打了一揖到地道:“蔡将军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