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 > 最强开脉系统 > 第17章 寻医

第17章 寻医


  苏大壮满意的伸手拍了拍客栈掌柜的脸颊笑道:“嗯嗯嗯,这样才乖嘛!”
  掌柜吓得一脸苦笑……
  三人依掌柜所指的方向抬着小雨走去。
  那掌柜看着三人的背影,不禁长叹一声:“唉……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也不知道是第几批了………”边说边回身慢慢踱回客栈内。
  韩逸一行人快速的在街道上穿梭着,韩逸突然说道:“刚才掌柜的行为有些怪异,好像有什么话要说。是不是这毒医四娘有什么古怪?”
  武烈想了想刚才客栈掌柜的言行,也觉得有些不对:“不知道。也许真的有什么古怪。但是小雨的伤势不是一般的医师可以医治的,不管有什么古怪,都要先去试一下才行!”
  苏大壮大声道:“管她什么古不古怪。那个毒医四娘既然已经成名那么久了,想来也不过是个老太婆而已。到时候就算真有什么,只要我抽几下刀子,那她还不得跟客栈掌柜地一样乖乖就范?哈哈………”说完得意之极,好像做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是的,直接就在大街上哈哈大笑起来。
  行人见他对拿刀威胁一位老太婆“乖乖就范”感到如此“兴奋”,一时间纷纷侧目,更有不时的交头接耳小声议论。只听见窸窸窣窣的密语声中,时不时传出一些字眼,比如“变态”“恶心”“恋老癖”“不知廉耻”“连老太婆都不放过”之类的不绝于耳,显然已经将苏大壮当着了饥不择食的“铯情狂”。
  “师父,他们都在干什么呢?”苏大壮看到边上的行人一直在看着他小心的嘀咕着什么,忍不住回头问道。这才发现不知何时,韩逸与武烈二人已经抬着小雨避得远远地,眼神中更是有种“你别过来,我们不认识你”的神态。
  他见到此状况,就更疑惑了!于是仔细的听着路人嘀咕的话。在听一小会之后,他终于醒悟,不禁又羞又急。哇哇大叫着朝那些行人扑上去,嚷嚷着要跟他们解释,但是路人哪里会理会他。见到解释不清,他情急之下又嚷嚷道“其实我不喜欢老太婆,我喜欢的是小姑娘啦……”话声一落,顿时街道上鸡飞狗跳的乱成一团……
  好不容易劝住暴走的苏大壮,三人才得以重新上路。苏大壮对于刚才的的事自然是大为不满,不断的抱怨这这天水城的人思想太龌龊!以至于影响了他的英名……
  韩逸与武烈二人自然是不理他,只希望他能自觉的‘懂事’一点,安静一点,让他们少出点糗。
  大约走了近一个时辰之后,韩逸一行人才走完这条长街来到港口。天水城之大,可见一斑。
  只见港口的景象又有一番不同,由韩逸一行人所处的街口起,左右两边无数的舰船一字排开。无数的小船在大船与大船的夹缝之间不断的穿梭。各式各样的舰船桅杆林立,放眼望去,犹如光秃秃的树林一般。在蓝天之下,一面面船帆被海风吹得略略作响,无数的海鸟在渔船的上空不断地盘旋着,呱呱的叫声不绝的传人众人的耳中……
  码头上更是兴盛,无数的人头在涌动,熙熙攘攘的人流犹如蚂蚁窝边的蚂蚁一般,密密麻麻的缓缓的移动着。水手们的调侃声,搬货苦力的号子声,商贩们讨价还价的争吵声,以及无数不知名的声音构成一种奇异的哄闹,在人的耳朵中翻动不休……
  “这船真踏马的多…”
  “这港口真踏马的大…”
  “这人真踏马的多…”
  “太踏马的热闹了…”
  “若是能来这里收保护费,哪怕只要一人交一个铜板,老子都能稳坐神州首富……”
  苏大壮看着眼前的港口,已经把他那已经碎成一地渣的英名忘却掉了,不禁喃喃道……
  “完了完了!这地方这么大,我们上哪去找毒医四娘那老太婆啊?”苏大壮嚷嚷道。
  韩逸也紧皱着眉头,以前只是听说天水城港口之大,冠绝神州。但那也只是存在以脑海的想象中,并没有什么感觉,现在实际看到之后仍是不敢相信会如此之大。此处停泊的船只恐怕不下数千艘,而且已经是有大部分船已经一早就扬帆起航离去了的情况之下的数量。
  韩逸一行人茫然的在港口呆立了一阵之后,韩逸拉住一位过路的壮汉,看打扮应该是码头的苦力,他拱手道:“这位大哥,请问毒医四娘住在何处?”
  那壮汉楞了一下,上下打量了一下三人之后,竟也露出一副与客栈掌柜相似的神色,向他们问道“你们…嘿嘿!刚踏入江湖第一次来天水城吧?”
  一听壮汉的话,三人心中暗叫不好,看他的表现,这毒医四娘该不止是有一点点古怪了。
  韩逸正要开口询问,那壮汉却迅速的说道:“由此往下走就可以见到了。”说完匆匆跑掉,似乎怕是惹上什么麻烦似的。
  韩逸与武烈相似一眼,不禁苦笑了起来。然而已经走到了这一步,现在自然是不可能打退堂鼓了。于是抬着小雨照着刚刚那壮汉所指的方向行去。
  武烈一边在前头开路,避开来来往往的人,一边朝韩逸苏大壮二人说道:“韩逸,徒儿!一会若有什么古怪之处,你们就听我的指示赶紧离开,千万不可久留。我感觉今天可能有点悬。”
  韩逸点头应是。苏大壮虽然想说两句场面话,但是想起客栈老板与那壮汉的古怪神色,竟然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下意识的摸了摸刀柄,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走了半天,三人仍未看见有能与毒医四娘扯得上关系关的房屋或医馆。这一路走来,一边尽是连绵不绝的仓库货栈,一边尽是各种各样的船只,让他们不禁疑惑是否走错了路。
  “还没到吗?是不是走过了?”韩逸脚步慢了下来,不住的打量着四周,忍不住道。
  武烈也一脸茫然:“不会吧?我这一路都有留意,也没发现有毒医四娘的任何音讯啊。”
  二人正在为找不到毒医四娘烦恼不已的时候,突然听到苏大壮嚷道:“哇,好漂亮啊……”
  武烈心中正烦着,闻言不禁有气,骂道:“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看美…哇……”
  韩逸顺着二人的目光望去,只见前方不远处停着一辆华丽至极的马车。又长又阔的车厢边上阔镶金嵌玉,雕龙画凤,实在是漂亮至极。此时正由四匹毛色相同的汗血宝马拉着朝前缓缓的驶去。
  三人不禁大喜,这么华丽的马车,定然不会无端来这熙熙攘攘的港口看热闹!难道毒医四娘就在前边?于是赶紧抬着小雨连忙跟了上去。
  ……
  ……
  ……
  等到他们跑近马车之后,才更觉马车的不凡。在阳光的照射之下,车身上贵重装饰的反光直晃得他们睁不开眼。车前车后各有数名壮汉分别站立四方,向来应该是打手之类的人物。而在更远的边上,还有一群家丁模样的人将半条路口都堵死了,无论什么人想靠近马车均会被他们挡下。
  一见韩逸一行人靠近,众壮汉无不露出戒备的神色,一人排众而出对几个人喝道:“站住!你们是什么人,要干什么?”
  苏大壮哪里会理会他?几步上前一把把他推开道:“滚开点,别当大爷的道。”
  那人站定后勃然大怒道:“大胆,哪来的乡巴佬?活得不耐烦了?”他刚说完,边上的一众大汉就齐刷刷的伸手握住刀柄,虎视眈眈的望着韩逸一行人,情势立即沉重起来。
  苏大壮显然是对这些人不感冒:“哼哼,话先说在前头,赶紧让道,否则别怪苏大壮爷我不客气。”
  韩逸与武烈此时也跟了上来。韩逸向众人旁边的房子望去。只见这房子与其他的仓库货栈并无两样。但是门的两边却都各挂着一面小旗,左边是毒,右边是药,内里更是时不时的飘出阵阵药材之味,想来毒医四娘就在此处了。
  他向武烈打了个眼色,放下担子对中大汉道:“我们亦是前来求医的,并无恶意,刚才纯属误会,还请各位见谅。”
  车旁一名锦衣老者走了出来,用一副傲慢至极的神态看了看担架内的小雨,冷哼一声道:“既然如此,那你们就先退到一边去吧!一会莫冲撞了我家夫人,否则……哼哼!等我们走后,你们再进去吧!”
  自昨晚大发神威之后,苏大壮就一直以高手自居,听到老者竟然敢对自己如此“放肆”,大怒道:“老头,我看你是活腻歪了吧?赶紧滚到一边去,我还能给你点时间去准备你的棺材。”
  老人神色一变,阴冷的怒道:“乡野愚民!来人,给我把他们撵走。”话声一落,边上众大汉应声围了上来。
  见到对方如此霸道,武烈也动了真火,冷笑一声走上前去就要动手,眼看两方的冲突已在所难免……
  “住手!”
  突然一声清脆的喝声阻住了众人。
  只见一名样貌秀美的少女由屋内走出,她大约二八年纪,明眸大眼的模样十分秀丽,一头青丝编成两条马尾辫挂在身后,很是可爱。
  此时她一脸怒气的望着众人道:“你们在干嘛呢?怎么在我婆婆医馆前大呼小叫的?”
  韩逸一行人听她说的话,也知道了她是毒医四娘的孙女。此时有求于人,哪里还会再主动寻事?于是就都静站在一边看事态的发展。
  而那老者似乎早就认得她,先伸手阻止了那群大汉,然后陪笑道:“姑娘莫气,这三个乡野愚民不识好歹,我们正要将他们打发走。还望姑娘见谅!”
  那少女转头对韩逸说道:“喂,你们在这儿干嘛呢?”。
  听到她向他们询问,苏大壮嘀咕道:“好个俊俏的小妞……”
  “你说什么!?”哪知那少女耳朵却是极尖,杏眼一瞪,叉腰喝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