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 > 带着系统做巨星 > 第十一章 感谢‘您’不杀之恩!

第十一章 感谢‘您’不杀之恩!


  上面的图案都是一个个的ID,速度越来越慢,越来越慢,最后在一个名为‘王美丽,我走了’的ID上彻底停留下来。
  宫南北笑道:“恭喜这位名叫,王美丽,我走了的朋友,抽到幸运名额,接下来我将与他连麦!”宫南北说完,就手动点了连麦。
  嘟,嘟,嘟,三声响后,直播画面一分为二,左面是宫南北,右面却是漆黑一片。
  宫南北凑近手机说道:“这位朋友,能听见我的声音吗?”
  “......”
  画面还是漆黑一片,也没有声音,苏白抬头看看天色,现在马上就到中午了,外面天光大亮,对方那怎么这么黑?是挡住了摄像头吗?
  “这位朋友,请问能听到我的声音吗?”
  宫南北再次问了一句,这一次对方给了他回应,一声沙哑无比的男声响起。
  “能”
  宫南北听到对方回答,也轻轻松了一口气,刚才的气氛还真是有点小尴尬,宫南北轻轻咳嗽一声后笑道:“是这样的朋友,我的直播间现在正在举行一个活动,相信您应该也有所了解,具体是这样的,你可以指定我一个题材,让我写一首歌,也可以说一段您的经历,我为这段经历写一首歌”
  “......”
  宫南北说完,对方却再一次沉默,他又连续喊了对方两三次之后,对方的声音才再一次的响起。
  “我能给您讲个故事吗?”
  宫南北心道这是什么展开?这大哥怎么不按照套路出牌呢?自己还没给他唱歌,他倒是先想要给自己将一个故事。
  弹幕上也是再次霸屏。
  “谁有功夫听你讲故事啊!快点让我老公唱歌!”
  “就是就是,谁爱听你的破故事!”
  “这么好的机会都不知道珍惜,要是名额给我,我一定让老宫给我和我女朋友写首歌!”
  宫南北也注意到了弹幕上面的不友好,紧忙说道:“各位朋友不要急,这位先生应该是想要我为这故事写一首歌,还请大家暂时安静一些,听这位先生把故事讲出来”
  有了宫南北这句话,直播间的弹幕顿时少了一大半,那男子沙哑的声音,也再一次响了起来。
  “故事可能有些老套,在曾经的某个小城市中,男孩和女孩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男孩曾经以为,也许他们能这样一直到老”
  “男孩的学习成绩很好,高考结束之后,他的成绩足够他出国去上学,可女孩的成绩相对一般,女孩请求他留在国内,那样他们两个人就能在一起了,为了所谓的幸福,男孩同意了”
  “二人一起来到了首都念大学,因为二人都是小城市来的,家里比较困难,穿的衣服也很破旧,经常被别人嘲笑。男孩拼命的打工,拼命的赚钱!他要给女孩买最漂亮的衣服!他自己不怕被别人嘲笑,可他看不得别人说女孩一句不好!”
  男人说到这里的时候,嗓音有些变化,听起来有些哽咽,就连宫南北都能听出来他蕴藏在声音中的情感。
  弹幕已经全部消失了,大家都安静的听着右面那漆黑的画面中,男人沙哑的声音。
  “女孩长的漂亮,在男孩给她挣钱打扮下,没用多久就成为了班花,开始有人追求她,其中不乏帅气的公子哥,女孩是个乡村丫头,什么时候见过这种场面,于是,在大二的第一年,她提出了分手”
  男人的声音再次平复下来,仿佛这些事情已经不能伤害到他了一般,他继续说道。
  “她和一个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在一起了,过上了纸醉金迷的生活,男孩还是拼命的打工,但这一次他不是为了再给谁打扮,而就是想要累垮自己,麻痹自己,让自己无暇再去想那些让他撕心裂肺的事情”
  “大三的第一年,女孩回到了男孩的身边,她和那个公子哥分手了,她说公子哥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还总是在喝醉之后打她。”
  “男孩去找那公子哥理论,最后,呵呵呵,不提也罢”
  男人的声音更加沙哑,不知道是因为哭泣,还是因为烟草的刺激。
  “二人在一起了半年,那是男孩最幸福的半年,他们同居了,他觉得女孩就是他的全世界!而女孩已经习惯了高消费,她花钱大手大脚,随随便便一个星期的花销,就是男孩两个月的收入”
  “女孩再一次离开了,但男孩不怪他,老话不是说过吗,男人没能耐,就别怪女人太现实,他只怪自己没能耐!”
  “她回到了那个富二代的身边,男孩一直注意着她的一切,这引起了那名富二代的反感,她却仿佛很喜欢这种身后永远有个备胎的感觉,一直等到大学毕业那一天,富二代搂着她的腰,出现在男孩的面前”
  “而她,亲口说出,我不爱你!请你滚远点,再也不要出现在我的世界!”
  “......”
  男人的声音到此为止,宫南北久久没有回神,弹幕却已经爆炸了!
  “这TM的就是舔狗啊!舔狗不得好死!”
  “对!怎么一点男人的尊严也没有!呸!”
  “楼上的嘴巴放干净点,这才是绝世的好男人!”
  “乖,不哭,没了她没关系,你还有姐姐我啊”
  “呵呵哒,楼上注意审题,人家说了,女孩天生丽质,您想要送货上门,也得看看自己尊容不是?”
  弹幕上吵开了,宫南北却一直低着头没有说话。
  等着弹幕吵了三四分钟之后,才有人注意到这一点,不少人都在好奇,宫南北怎么了?这低着头干什么?玩手指头呢?
  而就在这个时候,宫南北抬头了,就见他双目赤红,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仿佛再有一点点的刺激,眼泪就能留下来一样。
  不少想要嘲讽的人,在看见他眼睛的那么一刻,却不知道该怎么嘲讽,谁会去嘲讽一个痴心的人?
  宫南北紧忙擦了擦自己的眼泪,轻声道:“大哥,我,我可以给这个故事写一首歌吗?”
  “......”
  对方还在沉默,宫南北又问了两三遍之后,对方才轻轻的嗯了一声,对方的声音很慢,也很沙哑,仿佛很疲劳一样。
  宫南北闭着眼睛双眼轻声道:“我这一辈子经历的刀光剑影,都不及你那句我不爱你,字字诛心!您应该谢谢她的不杀之恩!”。
  “请给我十分钟,我给您一首歌!”
  初级配乐制作技能,发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