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 > 太清聿令 > 42

  “你真的看见洛水了?”
  事实上对于八卦,不管男女都是那么兴奋!
  “我都说了,那就是肯定看见了,你还在质疑我什么?”易木依旧很开心,“你说洛水是不是爱越来越看重我了?”
  “大哥,你马上要当道子了!人家也就觉得你越来越好看了!”周泽也不暗示,直接明示了。
  易木瞥了周泽一眼,也就周泽不然其他人自己肯定干他了:“能不能说些好听的!”
  “好吧!不止是她喜欢上你了,就连洛渊也喜欢上你了!”周泽也是个秒人,这种情况依旧不松口。
  “两位到了!诚惠50元!”这是飞舟驾驶的声音。
  此时他们已经来到了一个苍蝇馆子门口。
  “你赢了!等会要是麻辣香锅不好吃,我干死你!”易木也不含蓄,一巴掌排在周泽的背上。
  “轻点!你要拍死我?”周泽揉着后背,“等会不好吃,你少吃点!”
  苍蝇馆子位于南城好吃街,这里一溜的餐馆,有大的例如得福楼,也有小的不知名的小铺子,易木他们找的馆子就属于那种不知名的。
  易木站在好吃街街口,好吃街他们也吃了好几轮了,可是一直不知道这里还有一个超好吃的苍蝇馆子。
  半小时,易木下了飞舟和周泽走了半个小时的路,东绕西拐总算是找到了这家不知名的苍蝇馆子。
  小馆子弄得相当不错,在门口就看见里面相当整洁,五张桌子散乱的摆在铺子里,还不到饭点,里面基本上已经坐满了。
  “走吧!”周泽拉着易木往里面走去。
  “不是没位置了么?”易木挡开周泽的手,指着里面说到。
  “咱们两个土豪,还在乎这个?”周泽倒是不怎么在这些,前几天也拿钱砸了几个位置出来。
  易木有钱了,虽然膨胀了几天,但是发现这样的日子和平时的区别也不大,所以也渐渐放下了。
  “两位大哥!小弟来迟了点,不知道方不方便让个位置,这些钱也足够去得福楼吃一顿了!”周泽来到门口第一张桌子前轻声说道,周泽的话也不强硬,都是掏钱说好话。
  “小兄弟,咱们哥几个也都不是缺钱的主,要不你去隔壁问问?”男子微笑着说道。
  这几天周泽也经常碰见这样的人物,毕竟人家也是来吃饭的。
  “谢谢两位大哥!”周泽说完转身往第二张桌子走去。
  易木看着碰壁的周泽,都快笑出声了,看着易木拿着两张凳子走出来,立马收起表情。
  “得!等着吧!”
  “你看钱有的时候也不是万能的!”易木拉着周泽就往外面走去,“走吧!我们换个饭店!”
  “干啥?我可收到消息,这馆子的厨子也就弄两轮!”周泽挣脱开易木的手,坐了下来,“我想试试这厨子怎么这么翘!”
  易木早就习惯了,自己已经陪着周泽等过好几家馆子了,有的让两人后悔到不行,也有的物超所值,所以易木对这些馆子也不抱多大希望。
  “两位小兄弟还真是讲究,快来坐吧!”门口第一桌的两位大哥已经吃完了吃完了,看着在门口坐着的两人轻声说道。
  “那两位大哥慢走!“周泽可是开心了,立马窜了上去,也不管桌上未被收拾的碗筷,然后对易木喊道,“快进来啊!木头”
  易木将两张凳子拿了进来,坐在了周泽对面。
  “老板!老板!点菜!”周泽大声呼喊道。
  老板还没出来,周围的食客倒是开始捂着嘴笑着。
  “周泽,素质!你看人家都在笑你呢!”易木将桌上的碗筷叠到一起喊了声,“老板收下桌子!”
  “来了!”一个稚嫩的声音冲后厨传了出来。
  一个年龄与易木相似的男孩拿着两幅碗筷跑了出来,一边收拾着桌上的碗筷一边说道:“两位小哥,我们这边并不提供点菜,不过今天我们也炖了土鸡,还烧了牛肉!”
  “可以,上两人份的饭菜,量大点!麻烦了!”易木很随便,一般也没有其他要求。
  “好呢!”男孩将桌子收拾,端着碗筷飞快的跑进了后厨,不到一会端着一盆炖鸡,一盆红烧牛肉,还有一大盆米饭走了出来。
  周泽和易木的饭桌,一直都是属于两人的战场,他们从来都是你争我抢的,也就在九州城还算斯文。
  易木先是盛了碗鸡汤,喝了一小口,顿时感觉一股鲜味直从脑门,嘴里不由自主的蹦出两个字:“好香!”
  也是觉得自己打扰到其他食客了,他还向四周道歉来着。
  其他食客看着易木,都露出了会心的笑容,还有个别也对着易木举着手上的碗示意确实不错呢!
  “夸张了哈!”周泽嘴里叼着鸡腿,一脸诧异的看着易木,毕竟易木这么夸张的时候也是不多见。
  ”你试试!“易木又盛了一碗。
  周泽试了试,果真如此,你争我抢本是常态。
  男孩应该是将碗筷洗了个干净,也是无所事事,搬了根凳子坐在门口,笑嘻嘻的看着来往的行人,有客人来,还给客人搬凳子。
  “小老板,你现在在哪里读书啊?“易木也吃得差不多了,看着坐在门边的男孩,其实也有点好奇,这个男孩应该和自己同年,在道院没看见这人,那么他应该在其他分院吧!
  “两位师兄见笑了,我叫尚景,在二分院就读!”男孩依旧微笑。
  易木微微一笑想来男孩应该是认识自己的,不然也不会叫师兄了:“剑修?”
  “是!”尚景依旧微笑着。
  “这些都不重要,你这鸡汤怎么做的?怎么这么香?”周泽对于厨艺还是相当痴迷的。
  “大概是因为那是土鸡的原因吧!”
  易木知道周泽这个问题有些过分了,人家的秘方怎么能轻易透露:“你这个店只开周末?”
  “当然不会!平时都是我哥在,也就周末我看店,这些菜也是我哥做的!”尚景回答道。。
  “你家的鸡可不可以卖我两只?”周泽依旧不想错过这些好东西。
  “最后几只都在锅里!对了本店不提供外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