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 > 无限世界之途 > 第四十二章 武斗

第四十二章 武斗


  文斗对决,看谁的功法招数厉害,看谁有火眼金睛,能先打败对方。
  关飞白作为离山剑宗最为杰出的弟子之一,人族的天骄,对于道藏功法自然异常熟悉,关飞白对自己也非常的自信,他认为论年轻一辈除了秋山大师兄与圣女能在自己之上,其他人都是“弟弟”,就算同为神国七律的另外几人也是如此。
  关飞白厉害归厉害,可却是碰到了李云寒这个妖孽,注定要失意而归。
  早已对三千道藏熟悉无比的李云寒,在李云寒出口成章之下,白落衡招招凌厉,功法招数一套接着一套,攻击防御兼顾。
  关飞白捉襟见肘,疲于应对,让七间也难以招架,招势应对不了白落衡而落败。
  “我败了。”
  关飞白看着李云寒,眼里带着各种情绪。
  “承让。”
  李云寒谦虚一礼,运起身法转瞬下台,轻如孤鸿,飘忽若神。
  关飞白黯然下台,离山剑宗一片寂静。
  全场万籁俱静,鸦雀无声,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关飞白会败给李云寒,最坏的最不济的也是平手吧,结果真是让众人目瞪口呆。
  果然盛名之下无虚士。
  “好,哥哥和落落是最棒的。”
  “先生好样的。”
  墨雪和轩辕破的欢呼,打破了全场的寂静,成为了一根导火线。
  “我x,关飞白竟然输了。”
  “好,输的好,我就看不惯离山剑宗那高傲的嘴脸。”
  “我离山剑宗男的长得玉树临风,女的长的美艳如美,那像你长得倒是一副獐头鼠目、尖嘴猴腮的样子,还在这里龇牙咧嘴。”
  “我呸,还玉树临风,蛇眉鼠眼还差不多,跟别人陈长生一比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怎么不服想动手,来来来上台比划比划,我天道院可不是吃素的。”
  “好帅,陈长生好帅,”
  “陈长生,我们在一起吧我要为你生猴子。”
  “决定了,这辈子非陈长生不嫁。”
  一时间,人群沸腾,人声鼎沸,整个未央宫如菜市场般吵吵闹闹。
  关飞白与李云寒的文斗比试虽然过了,但场面依旧火爆。
  天道院庄换羽,唐三十六;离山剑宗七间;摘星学院奇屏;圣女峰文云飞;青矅十三司钟慧;国教学院轩辕破,墨雪等一众天骄脱颖而出。
  (青藤宴主要的主角是青藤六院,但还有其他教派,如圣女峰等等)
  直到日落西山,泛红的晚霞映照着未央宫,文斗比试才得以结束。
  各方相告而别,为明天的青藤宴武斗比试作准备。
  “陈长生,落落,小雪,轩辕破我期待你明天的武斗比试。”
  在宫门前,莫雨看着李云寒四人说道。
  与其说是期待四人不如说是期待李云寒。李云寒的文采莫雨深知世间无人能比,但莫雨一直好奇李云寒的实力如何,平时李云寒不显山不漏水的,让人琢磨不透。
  “那你就拭目以待吧。”
  李云寒对着莫雨淡淡一笑,便向前走去。
  “我们会加油的。”
  白落衡微微一笑,拉着墨雪跟着李云寒走了,被拉着的墨雪对莫雨调皮的做了个鬼脸。
  轩辕破对莫雨点了点头也快步离开了。
  离开皇宫,把白落衡送回百草园后,李云寒三人便回到了国教学院,相辞后各自回房。
  李云寒虽已经突破到了从圣境,但依旧一如即住的修炼。
  大道无上,修炼无止境。
  朝闻道,夕死可矣。
  ……
  翌日,阳光明媚,神都在初阳的照映下更显其朝气蓬勃,现又正值春季,春和日丽,杨柳依依,燕语莺声。
  神都皇宫未央宫,青藤六院以及相关教派早已抵达现场。
  对比咋天的文斗,今天的武斗比试,似乎更受欢迎。
  “时辰已到,武斗开始。”
  随着陈留王的点头示意,莫雨宣布武斗开始。
  各院派天才虽然神情激昂,但也不是傻子,谁都不愿意当出头鸟。
  这就导致台下的人虽然热火朝天,聊得火热,武斗台上却一个人也没有。
  “既然如此,那就让他早点结束吧。”
  李云寒见此,运起身法,一瞬间便来到武斗台上。
  从圣之下皆为蝼蚁,已经达到从圣境的李云寒注定横扫全场,名震天下。
  “国教学院陈长生,请赐教。”
  李云寒站立于台上,一袭白衣,衣裳飘袂,出尘绝世。
  台下热聊的声音停顿了一下又更加激烈的爆发了。
  各院派天才眼神凝聚,充满战意,蠢蠢欲动。
  “离山剑宗关飞白。”
  关飞白飞跃上台,手执利剑,气势如虹,眼神如出鞘的剑般,锋利无双,欲报昨天文斗落败之仇。
  “你的剑呢?”
  关飞白见李云寒手里没有剑,皱了皱眉头。
  “剑?”
  李云寒看了关飞白一眼,抬起右手,手心向下,五指微张,周身灵力涌动,汇于手心。
  只见李云寒用灵力在手中凝聚出一把有形亦无形的透明的剑,轻轻一挥便让坚硬的地面留下剑痕。
  台下众人更是惊讶无比。
  “竟然以灵力凝剑,他对灵力的控制力竟然到达这种程度了吗?我不如也。”
  “以灵力凝剑,能够抵挡关飞白的剑吗?”
  一些天骄语气带有敬佩,也充满疑问。
  “我观这灵力凝聚的剑中带着一股锐利,那应该是剑意,剑意包裹着剑身,使剑得刚,刚而不折,尖锋锐利,此子在剑道上的领悟已经登峰造极,真乃不世之才也。”
  一个不知名的老者,胡须发白,一双眼睛却炯炯有神,带着称赞,盯着台上的李云寒。
  “来吧!”
  关飞白眼神微凝,战意滔天。不亏是能打败我的人,值得我全力以赴。
  关飞白执剑,运起身法,欺身而上,离山剑诀运用的得心应手,剑光闪烁,剑意森然,出使的剑招,让人琢磨不透。
  李云寒右手执剑,左手负于后背,站立于台上,任他刀光剑影,亦不动如山。
  劲风吹起衣裳,森寒的剑光向着李云寒袭来。。
  李云寒嘴角微勾,右手提剑,向前刺去。在别人眼里,李云寒的剑招平白无奇远不如关飞白的尖锋锐利。
  可真的如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