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 > 机朽皇帝的诸天 > 第十五章 超越时空的相遇 下

第十五章 超越时空的相遇 下


  舰长机朽们沉默地收好刀,然后在把所有的身份证都集中起来销毁掉后,便向各自的战舰传送去了。
  祂们一回到了自己的战舰,就命令全舰的单位进入一级战备状态,所有外出单位立刻放弃各自的任务,回到各自所属的战舰,并断开与友方的链接,然后命令所有的单位都必须和自己进行连接,就连最低级的清洁机械人也要加入。
  所有的机朽和机械人都不明白祂们的舰长为什么要下达这样的命令,但命令就是命令,祂们不得不去执行。
  “(未知语言)以尔等之性命,换吾之超脱,和吾融为一体吧!”
  “不要害怕!睡一觉就好了。”舰长机朽们说完,温柔地对着眼前陷入了休眠状态的下属说,然后整个机朽化为可怕的怪物,不可视的丝线从怪物的核心中伸出,连接到了战舰里的每一个单位的“身”上,连接到了战舰的每一个控制台上。
  片刻后,在一阵吞咽声中,战舰,以及那些机朽、机械人等都化为了万千光点,顺着丝线融进了怪物的躯体了。
  “哈哈哈!”
  怪物们狂笑着飘浮在宇宙虚空之中,然后身型开始缩小,准备重新变回人型。
  突然,就在那些怪物完全变回人型的那一刻,密密麻麻的长剑毫无征兆地从虚空中出现,然后在怪物们不敢相信的目光中,那些长剑把祂们化为了一堆碎片。
  “很抱歉,我生于帝国,也忠于帝国。”双眼变成了金色的辛洛木青,从虚空中出现,然后无情地对那些准备重新组合起来的碎片使用了降维打击。
  “不要怪我,我只是在执行帝国法律,斩杀伤害族人的怪物。”辛洛木青说着,取出了一把无锋的剑,对着自己砍去。
  “【业力舍离】”
  一个虚幻的辛洛木青从辛洛木青的身体中摔出,跌倒在地上,脸色狰狞地对着辛洛木青大笑着。
  “哈哈哈哈!伪君子!!居然不敢面对自己的罪恶!!”
  虚幻的辛洛木青指着辛洛木青说,“我以我最后的全身业力诅咒你……”
  可惜虚幻的辛洛木青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辛洛木青挥控制着上百把飞剑给粉碎了。所谓的诅咒也就无法设立了。
  “无论正派还是反派,都会死于多话。”辛洛木青冷漠地说,“只要把知情者都清除掉了,还会有谁会知道呢?”
  辛洛木青说完,收好了所有的剑,然后开始向时空碎片的边缘跃进去……
  ——————(分界线)——————
  早已进入辛洛木青祂们所在的时空碎片的方相诗平静地看着辛洛木青和那些舰长的“杰出演出”,只是……那紧握的拳头,方相诗真的平静吗?
  踏上自主进化之路的方相诗早已不是以前那个方相诗了……
  ……
  随着辛洛木青杀死自己的罪恶化身,最后一段的时空记忆被方相诗复制了下来,上传到了泛帝国联盟的【司理】总部。
  这样的事情,还是让【司理】来处理吧,祂们更专业,更公正,也更无情。
  上传完时空记忆之后,方相诗看着远去的辛洛木青,失望地摇了摇头。祂记忆中的那个辛洛木青早就牺牲了,而现在的辛洛木青,只不过是个赝品,有瑕疵的赝品。特别是见到赝品的所作所为后,方相诗心里的最后一丝念想也就此破灭了。
  “我想我还没有成熟到可以原谅背叛”方相诗转过身说,然后整个机朽都化为万千光点消失了。
  ……
  位面之外,方相诗的本体在回收了祂的化身后,沉默地把手中的位面,放入了一个透明的晶石盒子里,然后刻画了上千个法阵,放到了一个特殊的装置那里,而后便抱着那个装置,向位面之门走去……
  来到了位面之门前,方相诗向位面之门输入了一个坐标。输入了坐标的位面之门开始运作了起来,一条特殊的位面通道被位面之门连接了起来。
  那条位面通道是【司理】总部的专属通道,作为【司理】的常客的方相诗,轻车熟路地把一个又一个密码验证身份的密码输入了眼前的虚拟屏幕。
  在方相诗验证了自己的身份后,一队知道方相诗要干什么的机朽族的【司理】从位面之门内走出,然后恭敬地向方诗敬了一个礼后,而后一位机朽从方相诗的手中接过那个装置,检查了一下。
  “【是目标个体。】”那位机朽说。
  “……”
  为首的机朽点了点头,然后按照规矩(方相诗的规矩),从伴生空间中取出一个位面,交给了方相诗,便带着其他【司理】匆匆忙忙地离开了。
  要是不立刻离开的话,就不用离开了。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方相诗是【司理】的常客,每次方相诗的到来都代表着一连串的麻烦,要是不立刻离开的话,说不定一连串的麻烦就会在下一秒出现。
  【司理】们已经够忙的了,偌大的泛帝国联盟让祂们几乎负荷工作,就连每年招的【司理】的考察期都被迫取消了,直接走马上任。所以,【司理】们必须要争分夺秒,在处理完主要事件后,立刻前往下一个任务点。
  ……
  “还是那么匆匆忙忙的样子。”方相诗抛了抛手中的位面说,然后扫描了一下手中的位面。
  “!!!”方相诗惊讶地看着扫描出来的结果,说:“这个位面居然是由三个位面合成的!!【司理】那些家伙居然那么厉害了吗?”
  方相诗看着扫描结果中显示的,位面中那三个被壁垒分隔的小位面,眼中的惊讶越来越盛,然后在得到那三个小位面的信息之后,方相诗高兴地跳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居然是这三个位面!!”
  方相诗高兴地抱着位面,在基地的建筑上飞跃着。人工天幕模拟的月光披撒在飞跃着的方相诗身上,在建筑的漫反光的配合下,方相诗如同月下之精灵。空灵悦耳的笑声在空寂的基地中,传得很远很远……
  只是,这偌大的基地,只有方相诗,冷曦和朝田诗尘听到。
  “要是那些机朽还在就好了。”笑“累”了的方相诗坐在高耸入云的,如同高塔般的次元通讯信号接收器上,神色黯然地说,同时眼前浮现了当初基地建成时,那些机朽们欢呼雀跃的景象。
  一行晶莹的泪水悄然地滑落……。
  方相诗看了看手中的位面,解除了它的封印,并把它恢复原型大小的时间延迟到三分钟后,然后构建出了一个位面通道,把手中的位面,扔到位面通道的另一端,让那个位面去陪伴祂现在所在的位面。
  一个位面,太孤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