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 > 我在斗罗当院长 > 步入正轨9

  “十万,十万啊!”许闲看着系统空间中闪闪发光的小金山,歇斯底里的咆哮着。
  眼角流下了高兴的眼泪,终于等到这一天了,终于翻身农奴把歌唱。
  “瞧把这孩子高兴得。”系统一脸鄙夷的看着他。
  “还不是你,没见过这么扣的系统。”许闲像怨妇般喋喋不休的抱怨着。
  “小闲子啊,我发现你最近胆子有点大啊。”系统眯着眼,笑眯眯的看着许闲。
  “哼,小爷我现在有钱了,硬气。”许闲看着自己的小金山,腰板挺得直直的。
  “是吗。”系统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不要怕,咱现在有钱了,头铁,这家伙还能拿自己怎样。”许闲安慰道。
  @许闲幻鞭雷×99
  瞬间整个黑雷城乌云密布,闷雷滚动。
  许闲偷偷咽了一口唾沫。
  “我怎么忘了还有这一招。”
  看着趾高气昂的系统心中早已有了决然。
  男儿膝下有黄金,只跪苍天和娘亲,他系统算什么东西,还想让本大爷低头。
  “哼。”许闲硬气得很。
  “系统暗骂道:你这小子有种。”
  @许闲幻鞭雷999+
  黑雷城上的的乌云不断翻滚,最后演化为了近乎液态的雷池,不断流淌散发着银白的光芒。
  “这黑雷城到底是怎么了。”准备出城的剑尘心看着苍穹上恐怖的雷霆,头皮发麻。
  “系统爸爸饶命啊,小闲子知错了。”许闲当场认怂,熟练的跪下紧紧抱住系统大腿。
  果然天大地大大不过爸妈,爸妈再大大不过系统。
  系统嘴角微微上扬,你这点小心思本系统还不知道吗。
  自己召唤来的雷霆怎么可能劈到我自己呢。
  也不看看本系统是谁,当年人送外号,日雷尊者啊。
  “轰,轰,轰”
  一道道水桶般粗壮的雷霆如苍龙般落下。
  方圆十里的土地随着雷霆的愤怒而颤抖。
  许闲廋小的身子骨随着雷霆的愤怒而颤动。
  “啪,啪,啪”
  惨叫声此起彼伏。
  ……
  呼啸的雷霆终于散去。
  “系统我***”许闲趴在系统脚边,整个人几乎被劈成了焦炭,不断散发出浓郁的肉香。
  系统捧着茶杯,看着半死不活的许闲顿时感觉神清气爽。
  “咱老百姓今儿真真呀真开心。”
  “去。”系统屈指一弹,一滴晶莹的水滴飞落到许闲身上。
  许闲像干裂的泥人般,不断皲裂,剥落出一层层漆黑的死皮。
  新生的肌肤在阳光的照色下显得粉粉嫩嫩的。
  ……
  “变态啊…”许闲像被凌辱的小姑娘般,龟缩到废墟的角落,用手捂住自己要害。
  “恩恩。”系统色咪咪的看着许闲。
  水灵灵的肌肤,雪白的长腿,一头乌黑靓丽的长发,清秀的脸蛋。
  更为关键的是这一劈把许闲本来就不明显的喉结给劈没了。
  “嘿,嘿,嘿。”系统一步步走向眼前的美人,伸出了自己的魔爪。
  “雅嫲喋,别啊,别啊,啊啊…”许闲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
  近乎现代的超短裙,裙摆大概三十到四十公分的长度;一双光滑洁白、细长的大长腿,那张妖魅到极致的漂亮脸蛋,给人一种若即若离的感觉,简直颠倒众生。
  “呜,呜,呜”许闲靠在墙边,梨花带雨,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系统事后抽一根烟,赛过活神仙。
  霸道的将眼前的美人拦入怀中,将鼻尖靠近少女的秀发,享受着那如梦如幻的芳香。
  伸手抬起少女的下巴,那双幽黑的眼眸中尽是秀气与阴柔。
  “不错不错。”系统满意的点点头说到“果然本系统的眼光一如既往的好。”
  “哥会对你负责的。”
  ……
  “顺哥,听说了吗,城门头有学院在招新老师啊,叫啥来着,九什么。”正在耕地的农民说道。
  “人家魂师的是,你这么关心干麻,种你的地去。”那人没好气的说到。
  “哥,俺可听说了,那可是个大美女,那脸蛋啧啧啧。”说着说着,口水都准备流下来了“要是能让兄弟们上一回,少十年都值得啊。”
  “真的假的。”
  “可不是吗,知道隔壁的黄麻子不,也不知从哪弄来的画,现在整天在家流口水,听说连媳妇的床都不上了。”
  “走听你说得这么神神叨叨的,咱兄弟几个去看看。”
  ……
  城门口,人声鼎沸。
  “麻烦各位大哥给让一样,给还要报名的让个道。”许闲无奈的看着在自己周围人群。
  “嘘,嘘,嘘别吵,小美人说话了好好听。”
  “果然,人美声甜。”
  “哦,哦,哦,这声音也太好听了吧。”
  周围的人一脸色相的看着许闲,非但没有离远点,反而伸长了脖子,想要听清许闲的话。
  越来越靠近了。
  “果然,男人啊,都是一个样子的。”系统在旁边悠闲的吃着瓜,赤裸裸的盯着许闲雪白的大腿。
  “一群变态。”许闲捂着脸,真是醉了。
  “一群变态,瞧你们把这位小姐吓得。”
  人群中缓缓裂开一条通道,一位金毛贵公子打着个粉色的折扇,笑眯眯的走到许闲身旁。
  周身魂环闪烁。
  黄黄紫。
  “这不是,赵家三公子吗,他怎么也还了。”
  “这还用问,肯定是看上了眼前这姑娘了。”
  “咦,看来没我们这帮人没什么事了。”
  “不过这姑娘命真好,被赵大公子哥看上,这辈子都不用愁了。”
  许闲怎么感觉这货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公子哥拉起许闲纤细的玉手,轻轻亲了一下柔声说道“在下赵柄,不知姑娘芳名,龄几许,可曾婚配。”
  许闲公子哥那火热的目光,浑身不舒服,起了一地鸡皮疙瘩。
  许闲敲了敲桌子,没好气的指了指高挂的广告牌。
  “只收魂宗及以上。”
  “姑娘别这么绝情吗,在下可不是来应聘的导师,而且来聘取姑娘的。”赵公子指了指身后的长者。
  只见长者打开一个花纹炫丽的盒子。
  “咻”
  一颗绿色的信号弹升入天空。
  “砰,砰,砰”
  漫天烟花灿烂,化为一颗颗粉红的爱心,高挂苍穹。
  清风送来一阵阵花香。
  “姑娘,嫁给我可好。”赵公子单膝下跪,打开一个心形的盒子。
  一枚雪白的戒指。
  “嫁给他,嫁给他,嫁给他。”
  也不知是谁在带节奏,旁边的人纷纷鼓掌,祝贺。
  赵公子自信的抬头,迎向许闲的目光。
  “我竟然被表白了,还是一个男人???”
  许闲的脸黑得像碳一样
  只见许闲颤巍巍的伸出手,感动得没有一丝表情。
  “小样,快到碗里来。”
  “滚。”许闲一把抓起那枚戒指,狠狠的丢到远方。
  众人倒吸一头凉气,没想到这么好看的人儿,却如此彪悍。
  “怎么回事??不应该啊,不可能啊。”赵公子风中凌乱。
  “普天之下,竟然还有能抵抗自己魅力的人。”
  ……
  “许闲,你,哈,哈,哈”系统捂着肚子,笑得满地打滚。
  要多得意有多得意。
  “好了。”许闲拍拍手,无视眼前这蠢货,说到“还有谁要报名吗。”
  众人下意识的摇摇头,好看的母老虎也要不得。
  “那就这样吧。”
  “你们几个,上车,去学院。”
  许闲黑着脸,指了指身后的一小堆人。
  “别,姑娘你别走。”赵公子紧紧拉住许闲的玉手。
  “完。”许闲望向苍穹痛苦的捂住脸,“果然,还是杀了算了。”
  “姑娘我赵某从看到姑娘的第一眼就深深爱上了姑娘,我的眼睛,我的身体,我的灵魂都交给了姑娘。”赵柄伸出手将许闲搂在怀里,含情脉脉的看着许闲,一字一句的说到“无论姑娘相不相信,我赵某此生除了姑娘,终生不复娶。”
  “嫁给他,嫁给他。”
  没有任何人鼓动,带头,人们情不自禁的祝福他们。
  旁边的女子甚至被赵柄的一片痴情感动,掩涕泣泪。
  “嫁给我,可好。”赵柄一片痴情的说到。
  “嘭。”
  许闲狠狠给赵柄的左眼睛来了一拳,稍微思考了下还是对称的好。
  顺手又给右眼来了一拳。
  对着顶着一对熊猫眼的赵柄冷冷说道:
  “抱歉,我们不可能。”
  跨着大长腿登上了马车,扬尘而去。
  “少爷。”旁边的家仆急忙扶起了仿佛失了魂般的赵柄说到“少爷你没事吧。”
  赵柄摸了摸眼角说:“还愣着干嘛,还不快派人跟上那辆马车,信不信我炒了你。”
  “是是是”家仆连忙点头吩咐着周围的下人。
  赵柄痴痴的望着渐渐消失在烟尘中的马车。。
  喃喃道:
  “这等女子我赵柄无论如何也要得到,不管是人,还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