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徐轻轻之所以拒绝蒋洁敏,是因为她心里清楚,如果老师真的为她好,秦缚和吴斌应该已经被叫到办公室了。
  她刚才进来时就看见吴斌和秦缚安然无恙的坐在座位上。
  那么班上的气氛之所以会那样,是因为老师训斥的是班上所有的同学吧……
  这城里比村里还更糟糕啊……
  “那老师,我去上课了。”徐轻轻冲蒋洁敏一笑,“老师去忙吧。我走了。”
  蒋洁敏愣住了,遇到这种情况,还能笑得出来,她怕是不知道那群人的手段……
  “嗯,去吧。”蒋洁敏推了推眼镜,徐轻轻转身那一刻,眼中划过一丝冰冷,随即又恢复笑意盈盈的样子,我只要撑过两年就可以了吧……
  “喂,老师跟你说了什么?”刚坐下来,秦缚就靠过来在徐轻轻耳边低语。
  傅莹装作不经意地看了他们一眼,拿起教科书开始讲课。
  “……没说什么……”徐轻轻回答,“今天胶水的滋味好受吗?”秦缚趴在桌子上看着徐轻轻的脸庞。
  徐轻轻皱眉,不说话。秦缚见她不说话,又开口“我说的话,你要是不回答……我就……找人群殴你。”
  徐轻轻淡淡地看了一眼秦缚“能不打扰我上课吗,上课时可以不要和我说话吗?”
  秦缚没想到徐轻轻这么说,噎住了,半天才憋出一个“不好,我偏要烦你。”
  徐轻轻前面的李晨星一直偷听着他们的对话,李晨星的同桌谢赫然也是。
  谢赫然用胳膊推了一下李晨星,然后靠过去“兄弟,我看这个转学生应该不会好过了,真是可怜啊……”
  李晨星没回应,谢赫然正想再说什么,忽然,一个粉笔打在了他的头上“谢赫然!嘀嘀咕咕什么呢!给我安静听课!”
  谢赫然一下子就闭嘴了,睁着眼睛,装模作样的拿起书,用耳朵听徐轻轻和秦缚的对话。
  这些徐轻轻都看见了,她只当不知道。
  一节课上,秦缚都在烦徐轻轻,徐轻轻已经很不耐烦了,可她违抗不了。
  下课了,徐轻轻去了一趟厕所,厕所里人很多,徐轻轻安静地排队,耳边响起了各种各样的声音。
  “你看,她是不是二年一班的徐轻轻啊?”“我看看,真的,好像!”“我们走吧,万一牵连到我们就不好了。”“也是,真是可怜。”
  厕所里的人很快就走光了,徐轻轻一个人在厕所里,连正在上厕所的人也急忙上完厕所,跑走了。
  徐轻轻一个人站在空荡荡的厕所里,心中酸涩,只觉得喘不过气,如果……如果有很多人来帮她,那群人又怎么还敢欺负她……
  徐轻轻回到教室,只见秦缚和吴斌不见了……自己的书包也不见了!
  徐轻轻睁大了眼睛,“谁,谁看见我的书包了?不,有没有人看到秦缚和吴斌在哪里?”
  不知道是谁小声嘀咕了一句“我看见他们在操场那里。”。
  徐轻轻忍住心中的酸楚,跑向操场,操场中间有一个地方聚集了很多人,徐轻轻二话不说,挤到人群中间“啊……不好……呜……意思,让一让……”
  徐轻轻费力挤进去,却没看见秦缚和吴斌,这里只是有一群女生在跳舞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