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 > 万界之大仙界 > 第2章 炼气士

第2章 炼气士


  开弓没有回头箭,昊阳只能偏开射击区域,避开从灌木丛冲出的那人。
  是的,灌木丛里有一只野兽,但是野兽正追着一个人。此人衣色鲜红。应是受伤导致。一路跑动,已是摇摇欲坠。
  昊阳见此,急忙再次开弓,向后面追来的那只野兽射去。
  许是没怎么攻击活物,箭头有些失准,本来想射向野兽眼睛的,确实射中了对方前腿,野兽吃痛,又是腿部受伤,速度大减,昊阳看准机会,再次开弓,命中其眼部。箭枝在体内气感的支持下,一箭贯穿头颅。
  见到猎物倒下,昊阳急忙上前,看向早已倒下的那人。
  走近了瞧,却是一女子,见其面部痛苦,背部衣衫隐隐破碎。应是受了重伤。昊阳呼唤了几声,却是见对方已经昏迷,只得急忙将其背上,单手拖着猎杀的猎物,往狩猎森林外面跑去。
  还好此时是在狩猎森林外围,否则以此时弥漫开的血腥味,必然引来更多野兽,到时猎人与猎手的位置就得互换一下了。
  到了外围,石多多见昊阳这么快就带着猎物出来也很是惊讶。见对方背上还有个人,急忙迎了上去。
  这是怎么回事,昊阳?
  多多叔,我在狩猎时遇到这名女子。见其重伤,便将其救了下来。昊阳猎杀的是一只类似黑熊的野兽,体重肯定是达到要求的,便说道:我已经完成狩猎要求,不如我先将着女子带回去救治,也不影响多多叔在这看管成年礼。
  石多多眉头一皱说道:好吧,那你就先回去吧,成绩我会给你记录好。
  昊阳见此也不多说,背上受伤女子往家里跑去。
  到了家中,昊阳为其清洗伤口,并将从村子里找来的一些伤药敷在对方伤口处。忙活了大半天,见对方脸色慢慢转变才松了口气。
  傍晚,正在院外无聊练习武艺的昊阳听到屋内传来一声低哼。
  想到应是那女子醒来,便急忙走了进进去。
  女子见一男子走近屋内,惊怒道:你是谁?对我做了什么!说着便要去拔身边的剑,不料却摸了个空。
  昊阳看了看桌子上的剑,还好提前放在了一边,要不然这一剑过来怕是少不了。
  想到这便说道:姑娘,我在狩猎森林见到你受伤昏迷,便将你救了出来,放心,你身上的伤口我都帮你处理了。
  他不说此话还好,听到此话涵暮雪脸色微变,不过想到对方救了自己,只是为自己处理伤口,也就忍了下来。
  毕竟是穿越众的身份,昊阳没反应过来对方怎么就脸色不太好了。
  气氛微微有些尴尬,昊阳见此主动说道,我去给你煮点东西吃吧。
  此时涵暮雪已经恢复过来,运转体内精气,伤势逐渐好转。确实有些饿了,嘴里便说道:谢谢
  只是话出口,声音却是小了很多。
  昊阳没多想,说道,小事而已。说完就出去收拾吃的,不多时,几个简单小菜加米饭便弄好了,毕竟前世和今身都是苦孩子,做饭这种小事自然是及其熟稔。
  本想端进去,却见涵暮雪从屋内走了出来。急忙说道,你伤口那么严重还是躺着我把吃的端进去吧。
  涵暮雪忙道,不用了,我已经好多了,还未请教恩人怎么称呼,这里是什么地方?我叫做涵暮雪。
  涵暮雪,挺好的,我叫昊阳,我们这里叫青石村,大的位置据老一辈的说应该是在黄龙州南部偏远地区,我也没出去过,不知道真假。
  这话昊阳也没说错,他到这里十多天,其实也有了解过这些信息,村子里的人最远也就到过掌管这一带地区大城,济南府。再远就不知道了。
  虽然黄龙州被称之为小世界,但是相对于前世的地星来说都是大了无数倍。对于基本交通靠走,通话靠吼的这个时代来说。稍远一点的距离那是完全不知道。再加上周边生存的野兽、凶兽也是阻止人们远行的障碍。
  涵暮雪听完,心中想到传送阵居然传送到这么远。她本来是在黄龙州北部荒原历练,结果只有凡级凶兽的荒原,居然出现大量的真镜凶兽,真镜凶兽可是练气后期的筑基期炼气士才能应付的,他一个练气中期的炼气士面对只能跑路。
  还好在荒原碰到一个久远的传送阵,机缘巧合传送走,不过也在准备传送的时候被伤到,要不是身上一件丹镜修士的防身宝物及时阻挡,都不一定还活着。
  想到这里,涵暮雪也是一阵后怕。虽然刚出传送阵就因重伤导致被一只妖兽追赶,好在有惊无险。
  要不是昊阳大哥救助,也许我早就丧身野兽之口,在此也为之前失礼道歉。她说道。
  昊阳笑着道:都是小事,也是顺手而为。
  两人客气一番,就坐院中吃起来。
  一番询问,昊阳也大概了解女子为何出现在这。
  也感叹这个世界还有传送阵这种神仙物品,心中更是一阵火热。观世间众生,谁不是妄想成仙作佛,逍遥快活。昊阳也不例外。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无依无靠,更不知道前方路为何处。若是没有方向,那么这一生将毫无意义。
  这一刻,他想到自己为什么来到这里,若是像前世一样庸碌前行,一辈子辛苦,只为毕业后生存,成家立业,那么来这里又有什么意义。不如一刀了解,看能不能再穿越回去。
  想到这里,他问道,涵姑娘应该身份必然不是凡夫俗子吧。这些应该都是仙家事物,若是一般人必然都不曾见识过。
  这.......涵暮雪有些犹豫,毕竟眼前是自己恩人,若是对方想让自己带他入修行之路,自己又该如何,这世上太多庸人,否则修行之人也不会如此稀少。他们本不是一个世界之人。只是机缘巧合才在这里相识。
  犹豫了一下,涵暮雪决定还是要给昊阳讲解一下,若是对方真有这心思,不妨讲清楚,能帮就帮,实在不行也就只能以后再想法报恩。她不是一个瞧不起凡人的修行者,家中也有很多没能修行的家人,她能理解普通人对修行的向往。
  于是说道:我的确是修行之人,来之黄龙州北部的修行宗门。向我们这样的低境界修行者统称为炼气士,只能说是踏入修行的大门。
  昊阳惊奇道:这世间真有仙人吗?
  仙人传说中有听到,但这世间大多只是一些修行有成的修真者,真要说仙人还不曾见过。修道求真路漫漫,这世上能修行的却注定只是少数。很多因素限制着世人向往修行,传闻中的仙人境界更是遥不可及。
  昊阳听了也是一阵沉默,涵暮雪这话也是在打消昊阳对修行的向往,毕竟修行真的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去的。资质限制着大多数人。虽然这个世界武学很全面,但修行者确实少之又少。
  不过昊阳并没有明白涵暮雪的用意,只是单纯的想到,只是修行,没有成仙的说法吗?那修行的意义难道只是为了变得更强。昊阳相对于修行更向往于那传说的仙界,如果修行是去往仙界的路,那他可以选择去走这条路,经历这个过程。但如果不是,他却少了些许兴趣。
  涵暮雪见昊阳一直沉默,气氛有些压抑,又说道:修行不易,但大多修行之人都是为了求真这世界的真相,亦或是向往传说中的仙界。至于是否有仙界存在,据说百年前有五彩神光从天穹降下,神光中有仙宫楼阁,更有传闻说是仙界撒下仙灵之气,谁若有幸仙灵之气灌体,必然进入仙界。
  只是传言太久远,也不知道是假是真。
  昊阳一听,眼睛一亮,虽然他还是个没进入修行的普通人,不过听到了想要的,慢慢去实践就是了,最怕到头来却是一场空。
  涵暮雪可能也是比较憧憬那传闻中的仙界,只顾自己说着却没注意到昊阳眼中的光彩。
  两人吃完东西收拾好,涵暮雪要养伤便自顾去休息了。
  外面也传来喧嚣声,却是狩猎队回来了,昊阳急忙前往演武场,成年礼结束,除了几个孩子轻伤以外,都达到了要求。这只是一场实力验证,验证这群孩子可以单独狩猎的试验而已。没有竞争关系。昊阳拿回了自己的猎物,并将今天救治的女子事情给村长爷爷说了下就回到了自己家里。
  如此过去几天,涵暮雪伤势也恢复的差不多。准备向昊阳告别。
  昊阳这些天也是想了很多,最后还是决定让涵暮雪带自己离去,对外界昊阳自是毫无知晓,涵暮雪虽然知道的也有限,但总比自己强。就凭对方炼气士的身份也能帮自己参考自己后面若是想修行该怎么办。
  他将想法告知涵暮雪,虽然涵暮雪早有预料,但还是一阵迟疑。
  昊阳怕她为难,便说道:你只需要带我到可以找到能修行的地方去就行,其他我自己会想办法。。
  涵暮雪见昊阳坚持,便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带你去南部的大城,那里附近就有多家修行势力,你可以去试一下。
  昊阳听完惊喜,大城可不是像负责管理这片区域的济南府一样的小地方,而是位于与凶兽对持的前沿,一座大城就有数万万人族。在那里必然可以看到这世界的精彩一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