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 > 亏出个二次元帝国 > 213章

  “国王,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玛修说。
  “是诅咒,世界即将终结。”国王说。
  “杀害我妻子的人就是你,斩首。”
  “这到底怎么回事。”玛修说:“什么。”
  “不要,好痛。”
  “这个卫兵的手腕。”
  ‘神不会赐予宽恕的,你已经被舍弃了。’
  “来的好,冒险家。”国王说。
  “究竟怎么回事,总而言之不可以继续呆在这里了,赶快离开王宫。”
  “国王似乎是疯狂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些卫兵的手腕有印记,跟我一样是诅咒的印记。
  “总有一天我夜壶这样吗。”
  ‘不要啊。’
  “你要挺好,玛修神明看着你,你要做正确的选择。”
  “妈妈,根本没有神明啊。”
  “印记忽然开始刺痛了。”
  ‘终结了。’
  出现了一群怪物。
  “好痛苦,诅咒不会消失,崩溃了这个世界。”
  “找到了是入侵者,快抓起来。”
  “已经下了处刑的命令”
  “谁来救救我。”玛修说。
  “喂你是。”叶不负说。
  “你难道是,骗人的吧,你为什么在这里。”
  “这个生意你是谁的声音,从脑海中来的。”
  “难道是神明,球球你快救救我,我正在被追杀。”
  ‘’神明,你怎么了,请回应我。”玛修说。
  “怎么可以,居然无视我。”
  “必须逃跑到外面去。”玛修说。
  “这是什么?”
  “怪物带来大灾难之后,又轮到神之诅咒不断蔓延。”
  “如今世界这么绝望,只可以这样。”
  “渐渐毁灭的世界,好痛,印记又一动了。”
  “真是的这诅咒是什么啊,快离开我的身体,你这混蛋。”玛修说。
  “在怎么拍打也没用。”
  “什么,怎么回事。”
  “好可怕,谁快来救救我。”
  “连上了,喂,你听到吗”
  “是。”
  ‘你在哭?’
  ‘没有。’
  ‘卫兵来了快跑。’叶不负说。
  “难得逃跑到这里,还要跟着你走。”
  “好的,感谢你神明。”
  ‘逃掉了吗?’叶不负说。
  “总算安全了。”
  “你没事情吧,走路但是会后要看好脚下。”
  “我有在看,刚刚是设置好的摔倒。”
  “搞不懂你在说什么,设置?”叶不负说。
  “总而言之抓紧时间去房间的身处,毕竟为了确认那效果只有昂位置消失了。
  应该可以快速移动到王宫的后门。”叶不负说。
  “碰撞判断,快速移动,虽然听不懂,但还是老实做吧。”
  “以为通讯不稳定,导致延迟严重,这边看不到你的情况,能通过吗?”叶不负说。
  “没问题,通过了。”玛修说。
  “很快就这样沿路前进,敌人的单位即将来到这里。”叶不负说。
  “好的。”玛修说。
  ‘怎么了。’
  “没有,我只是在想神明存在。”
  ‘你再说什么呢,快来汇合。’
  “玛修,保持继续迁建,我就单刀直入了,你是玛修吗?”叶不负说。
  “没错,我就是冒险家玛修。”
  ‘不是,我问的是其他的。’
  ‘什么东西,我就是我,神明的问题真奇怪。’
  “真是我头都痛苦了,如果你不是,是骇客吗?”
  “说到底已经停运的这个游戏,服务器为什么会正在运作”
  “果然我还是听不懂,神明你在说什么。”叶不负说。
  “你听不懂,真的吗?”
  ‘我失去记忆了。’
  “失忆了吗?”
  ‘’是的,我连自已的事情都记不清楚了,更别提其他的事情了。
  ‘不过我稍微响起这样ID情况,我正在以传说中的天空之城为目标。’
  “不是的,那只是被创造出来的记忆,或者说设定。”
  ‘玛修你最喜欢吃的食物是。’
  “那自然是。”
  “蜜瓜汉堡。”
  “你为什么会知道。”
  “果然没错,如今在这个世界级,玩家的使用者,我说你就是玛修吧。”叶不负说。
  “这一年你到底去哪儿了,大家都在品名找你。”
  “不好意思,有些地方没有听清楚,玛修的前面你说什么了。”
  “果然还是听不到不好意思。”
  “通讯都无法发送过去吗,记录也没有,难倒是禁止使用难倒赐予。”
  “为什么会设定这个。”
  ‘我的名字又如何呢。’
  “不行,果然听不到”
  我的名字也不行,究竟怎么回事。
  叶不负说。
  “我有很多问题要询问你,一年前发生了什么,你现在在哪儿。”
  ‘请问你是不是认错俩人,我是个毛线夹,因为和麻美约定好,我要以天空之城生活。’
  ‘都说了设定,真正的你是这个世界的女神,而你母亲在你还是孩子的时候就死了。’
  “骗人,因为我和麻美她。”
  大脑身处在不断闪烁。
  “不可能。”玛修说。
  “你想起来了吗?”叶不负说。
  “请不要再胡说八道了,我和麻美最近才刚,我离家的时候就曾和她对话,我很清楚。”
  “麻美已经死亡了,居然这么过分。”
  ‘你根本不是生命。’
  ‘是骗子。’
  ‘为什么这么说。’
  “居然对失去记忆的我这么说。”
  ‘站遗憾!不小心将你当成生命,我真是个笨蛋。’
  “怎么了,难道你在哭。”
  “不会有错,你真的就是玛修啊。”叶不负说。
  “真是的,我不是啦,你认错人了。”
  ‘找到了是入侵者。’
  “入股偶在这里被敌人杀死可能会导致通讯消失。”
  ‘我明白了,相信不相信就放到之后在说吧。
  如果不想失,那就乖乖听我的话,赶紧离开这里。’叶不负说。
  “嗯,总觉得让人很不快。”
  “这些士兵,都成了魔物。”
  ‘不是吧,你从哪儿出现了。’
  ‘真好呢,消灭入侵者。’
  “这些家伙也都是BUG。”
  “别担心,我来支援你。”叶不负说。
  “都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玛修说。
  中三击败这些家伙了。
  “但是不管打倒它们多少次,还是会站起来。”玛修说。
  “为什么?”
  “玛修,我明白了,拘束你的正是那个东西,是你身上的印记,在阻止你”
  “这个东西是BUG。”
  “你构成程序中有奇怪的代码,我在驱除他们,怎么样。”
  叶不负说。
  “大脑身处好痛苦,BUG究竟是什么。”麦序说。
  “想不起来,你每天都在这里战斗和我一起。”
  ‘一起战斗,你究竟知道我什么。’玛修说。
  “我们曾经是同伴。”叶不负说。
  “这是什么啊。”
  “快跑,那家伙打算吞噬你。”叶不负说。
  “不行。”玛修说:“不可以,乖一点。”
  这是控制了BUG?
  “玛修你真厉害,你反过来支配了那个BUG。”
  “肚子好痛。”玛修说。
  “总之你现在就先忍耐,接下里我会改写程序。”叶不负说。
  “杀掉。”敌人说。
  ‘他已经站起来了。’叶不负说。
  “很好,玛修,展开指令吧。”玛修说。
  “指令是什么,别说奇怪的话。”
  ‘所谓的指令就是。’叶不负说。
  “那不是魔法是外挂,对我而言修改世界很容易。”
  “你究竟是什么,真的是神明吗。”
  ‘我不是神明,是一个程序设计师。’叶不负说。
  “浑身充满了力量,可以打倒这个怪物了。”
  玛修说。
  “程序设计吗?”
  “你没事情吗?”叶不负说。
  “我无法听到你的名字,你到底是谁?”玛修说。
  “说的意思你听不到,之后在想办法解决问题,现在先简单说明情况。”
  ‘我跟你一起创造聊这个世界,也就是创造主。’
  “没错,由你想象出来世界的样子,而我和同伴们将之实现进行扩大,就是这个世界。”
  ‘奥德赛,就是这个世界吗?’玛修说。
  ‘怎么了?’叶不负说。
  “在干什么。”玛修说。
  “那个BUG,将这个士兵给吞噬了。”
  “没时间哭了,注意后面。”叶不负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玛修说。
  “可恶,玛修你被抓住了?”叶不负说。
  “好难受逃不掉了。”玛修说。
  “玛修怎么了。”叶不负说。
  “这是什么?”
  “什么?”麦序的心态而且表情和建模都改变了。
  叶不负说。
  “BUG正在集合,HP和SP都升到最高值。”
  “这是我的职责,我要纠正这个世界。”
  玛修说。
  “我突然没有了力气。”
  “他不记得自已做了什么,这是因为BUG?”
  “居然可以这样展读,你传递击败了这个家伙。”
  ‘怎么办我对那个人坐了那种事情。’玛修说。
  “那个人,是说出了BUG的人,不要在意,我们无能为力。”叶不负说。
  “吞噬掉那个家伙不是你的意志,是BUG的关系。”
  ‘可能是的。’
  “换个角度,正是你解放了他的灵魂早就她。”
  “BUG正在不断集合,又扩散了阻止。”
  “以后我该怎么办,已经完全搞不清楚头脑。”
  “现在先想办法离开这里,目前还没有脱离虎口呢。”叶不负说。
  “好的。”玛修说。
  “终于逃出来了。”
  “来到这里,应该就安全了吧。”
  “你快点说什么啊,为什么突然沉默啦,说点什么。”玛修说。
  “是他说的通讯断了。”
  ‘我听不到你的声音了。’
  “我究竟是怎么了。”玛修说。
  要被不安压垮了。
  “你不知道自已的事情吗?”
  “是刚刚的BUG,是你在说话?”玛修说。
  “我讨厌这种感觉,我当然想要知道,毕竟那可是自已的事情,可是我什么都不知道。”
  “失去记忆太可怕了,忽然被全盘否定欧文很困扰,我的确说过我走了,然后离开家里,我拥有冒险家的记忆。”
  可是那个人说的也是真的,这是为什么?”
  一年前,我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问我在哪儿,我也不知道,我就在这里啊。”玛修说。
  “嗯,很害怕,我好像变的不是自已。”
  ‘设定是什么,我的记忆十倍设计,我真的活着,存在这个世界。’
  ‘你当然存在,玛修。’叶不负说。
  “什么?”
  “很好,这次成功将铜须你发送过去,抱歉让你久等,我解除了部分禁止赐予。”
  “我的名字是叶不负。”
  ‘啊,怎么了。’
  ‘我的名字是玛修吗。’
  “没错,这是你的名字。”
  “前辈我。”玛修说:“我好害怕。”
  “不要哭了,你这爱哭鬼。”叶不负说。
  “终于找到了你,真是的,让人这么担心,你平安无事吧。”
  “我很害怕,我一直想见到你。”玛修说。
  “我可以理解。”叶不负说。
  “请问前辈,我现在在哪儿。”玛修说。
  .....
  糟糕了我不小心睡着了,凌晨三点了吗?”叶不负从家里醒来。
  上次工作胡来以后,说起来几天什么都没有吃呢?
  叶不负是一名程序设计师,往返公司和家里,从不休息,不断完成工作,准时候工作睡觉上班。”
  如同流水线意义昂。
  “找到了,面包,午休时候买的。”
  “真好吃呢。”叶不负说。
  “怎么了,又买了这款面包。”
  “就是那个面包,你总是买那个。”
  “心还在沉睡吗,没关系在睁开眼睛之前,暂且无法触及我的愿望也没有关系。”
  一个奇妙的声音在心底响起。
  “即便今天很不幸,明天和昨天也是如此。”
  “只要留下泪水,不正因为流下了泪水,才会有未来的笑容。”
  “世界虚无而不合理,根本不存在善良的法则,但正因如此。”
  “怀有意志的你,必须赋予眼泪意义,必须要赋予体会过的悲伤和痛苦意义,因为不公平,因为没有回报。”
  “总之要将流下的泪水转化为笑容,你的未来一定会很美好。”
  ‘赐予眼泪意义。’
  “早安可以这么说吗,你醒来了,别勉强转系能控制自我意识。”
  “你是谁?”叶不负说。
  “那是我吗,还是你自已?”
  “我自已,我们是同一人?”
  “如果想不起来就去找它回来,在失去一切之前。”
  “我要找回来,当然,我一定会找回来的。”叶不负说。
  “将我的姐姐,将幸福的时光还来。”
  ‘啊,你这笨蛋还没吃饭啊。’
  “自已不做饭,却可以发现汉堡中的香菇。”
  “我故意切的很碎,希望别被发现,你到底怎么找到食物的。”
  “只有姐姐才会吃马铃薯,将汉堡整个剩下。”
  “姐姐。”叶不负:“我要去寻找她。”
  “啊来了啊,你被来到这里。”
  ‘我知道因为父母的关系很难过,但是你不想留级吧。’
  是回忆呢,过去的。
  “没有想到会是这样。”
  来到这个奇妙的世界。
  ”喂,这是怎么回事,昂家伙都是因为才会变成这样,为什么我会遭遇这种事情。“
  “这全都怪你吧,救救我,我可爱的弟弟叶不负。”
  “是姐姐在向我求救。”叶不负说。
  “我的使命就是这个。”
  “别再忘记这个使命了。”
  那个声音说。
  “请问你是谁?”叶不负说。
  “等一下我还有我提想知道,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我本啦在自已房间,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难以置信,这也天不负责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