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 > 虫临暗黑 > 第一百四十三章 瓮中之鳖

第一百四十三章 瓮中之鳖

就在卡夏等人准备执行计划的时候,山洞中的艾伯特和一众邪契者还对此毫不知情。
  
  他们当然也在山谷外布置了暗哨,但那暗哨在卡夏和基德面前根本就什么卵用都没有。
  
  再加上他们对自己寻找的地点很自信,相信即使被罗格营地发现了,也可以通过洞窟后方的通道顺利跑掉。
  
  而知道洞窟里有两个出口以及两个出口的位置的,就只有三个本地区的邪契者领袖,也就是所谓的“将军”“参谋”和“大人”。
  
  如今,将军已经确认死在恰西与卡夏手中了,大人就在他们身边。
  
  至于参谋......
  
  是的,参谋的确被基德抓住了。
  
  但参谋是传说中那个“斯潘瑟”家族的人。
  
  邪契者中根本没人相信斯潘瑟家族的人会胆敢背叛地狱。
  
  包括艾伯特都不信。
  
  所以他们很是安心的在洞窟内暂时安顿下来,准备等待一波来自鲁高因的支援和接应,把弓顺利运出去。
  
  此时艾伯特正面无表情的就着清水吃面饼,静静的看着下手处一个穿着破烂黑色长袍的家伙在地上痛苦的翻滚哭嚎。
  
  别误会,这可不是他干的。
  
  他虽然性格扭曲又自负,却也没有折磨下属的毛病。
  
  而且这家伙看上去很痛苦,其实只是在心疼而已。
  
  他就是那个名叫“夏尔”的职业者叛徒,是个刺客,而且他有个变异技能,这个变异技能就是“速度爆发”。
  
  他的技能变异很平常,只是让速度爆发的持续时间变长,速度加成也变大一些而已。
  
  但就因为这个特性,他被艾伯特看中,调到攻坚组来参与对罗格军营的进攻。
  
  他的主要任务就是在邪契者们的保护下将血乌的弓从军营里带出来,因为只有还未签订邪契的人,身上没有沾染地狱的力量。
  
  他成功的完成了这个任务,但因为严重违背了职业者圣契而受到了非常可怕的惩罚。
  
  现在,他的技能树上的技能正在一个接一个的消失。
  
  从陷阱系开始,等到陷阱系整个被抹去后,又是武术技艺系然后就是被他一直着重强化加点的影子训练系。
  
  每消失一个技能,这家伙就会干嚎一声,然后四周的邪契者们也会跟着一通狂笑。
  
  邪契者之间就是如此,本来就是因为利益投机而聚集在一起的一群叛徒,你难道还指望他们之间能有多么“团结友爱”?
  
  邪契者之间根本就不禁止互相杀戮。
  
  如果不是只有夏尔的物品栏能储存那把弓,就他这只十多级的小羊羔,早就被这帮败类生吞活剥了。
  
  艾伯特也没有制止邪契者们的嘲笑声,即使眼前这个家伙还有点价值,只要等到鲁高因那边的人一到,这家伙也就可以抛弃了。
  
  失去了所有技能的职业者,连签订邪契的资格都没有。
  
  之前同这家伙说任务成功后就让他提前签订邪契,并承诺给他强大的力量。
  
  那种话也只有十多级的小天真会相信。
  
  职业者只有到四十级才能斩断与圣契的联系,这是铁律,连三魔神都无法更改的铁律。
  
  十多级的职业者,凭什么能提前签订邪契?
  
  艾伯特想到这里,嘴角翘出一个嘲讽的弧度。
  
  职业者,果然还是那么好骗啊!
  
  他一口喝干水囊中的水,将空空如也的水囊扔到了一边。
  
  正在地上痛哭流涕的夏尔,猛然爆发出一阵极致凄厉的悲惨嚎叫。
  
  旁边坐在石头上的一众邪契者顿时疯狂的起哄,大笑起来。
  
  “猜猜看,他的什么技能被抹掉了?”
  
  “我猜是影子大师!”
  
  “不对,那个应该早就没啦,我赌两个金币,是影子战士!”
  
  “我赌二十个金币,是魔影斗篷!”
  
  “都不对!你们看他叫的那么凄惨,应该是他的那个异化技能速度爆发才对!”
  
  “噢噢!有道理,有道理!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一众邪契者疯狂的嘲笑着,把夏尔的悲痛当做自己的最佳消遣。
  
  艾伯特坐在上首处,安静的看着这一切,他想到了他自己当初撤离群魔堡垒时,大天使泰瑞尔向他丢出圣剑艾德鲁因,家族长辈们合力拦下那一击,但圣剑上澎湃的圣能还是沾染到了他。
  
  圣契因此而发挥了作用,抹去了他的召唤系技能。
  
  那时的他,是何等的悲伤,何等的绝望,一如眼前这个家伙。
  
  但艾伯特并没有因此而怜悯夏尔。
  
  因为邪契者间,没有怜悯。
  
  不过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鲁高因那群人,到底在干什么?
  
  艾伯特皱了皱眉,他们到这里躲藏已经是第三天了,早在逃离罗格营地前,艾伯特就给鲁高因那边发出了信息,按理说那边派来的人,现在应该已经到了才对啊?
  
  还有,他当时曾经在屏障山脉中埋伏下一批暗子,这些人都是因为无法及时抵达罗格营地而耽搁在了半路上。
  
  他当时曾让他们埋伏在屏障山脉中接应自己,可为什么到现在为止,一个人都没有过来?
  
  这个藏身地,他们应该是知道的才对啊?
  
  艾伯特的心中开始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不会是又出了什么意外吧?
  
  难道是马克那家伙......
  
  不,不可能!
  
  马克是斯潘瑟家族的人,而且他的家人都还在家族之内,送他十个天使胆子,他也不敢背叛地狱!
  
  正在他思考着是不是计划哪里出了纰漏的时候,一个在洞穴外层充当哨兵的邪契者突然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
  
  “大人!大人!艾伯特大人!不好了!”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艾伯特猛的站了起来,他心中不祥的预感此刻达到了最高峰。
  
  “毒...毒...毒雾!有人从洞口往里扔瓦斯药剂!”那邪契者显然慌得狠了,一句话居然结结巴巴说了半天才说完。
  
  “瓦斯药剂?”邪契者们面面相觑。
  
  那玩意儿有什么好怕的,硬抗都扛得住啊!
  
  但艾伯特却浑身一颤,猛的一低头,看向还在地上打滚的夏尔。
  
  没错,他们是扛得住,可这家伙却扛不住啊!
  
  而这家伙一死,他们无论如何都拿不走那把弓了!
  
  好毒计!
  
  艾伯特恨的一咬牙。
  
  不过还好,这洞窟中有出口......
  
  轰隆!!!
  
  艾伯特还未想完,一声惊天巨响就从洞穴的后半部分传来,接着传来的还有石壁溃塌的声音。
  
  “不好!!”他大骂一声,带头就往爆炸的方向跑,但是当他跑到的时候,面前的一处岩洞已经被坍塌的巨石堵了个严严实实。
  
  这岩洞被堵住的地方起码有五十米,就算他们都是高级邪契者,一时半会儿也根本无法挖出一条道路。
  
  而等到他们挖通了道路,恐怕整个洞窟里也会被毒气充满。
  
  到时候夏尔还是只有死路一条,他们也一样带不出那把弓!
  
  “该死!”艾伯特恨得面目狰狞,一拳头砸在眼前坍塌的碎岩上。
  
  “大人,我们怎么办?”一个邪契者咽了口口水,小心翼翼的问道。
  
  “大人,我们冲出去吧,跟他们拼了!”另一个邪契者手持一柄巨大的战锤,满是横肉的脸上布满了凶蛮之色。
  
  “冲出去?怎么冲?我们能冲出去,这家伙能冲出去吗?只要他一死,我们就再也别想拿到那把弓!”
  
  艾伯特眯着眼看着这帮蠢如猪的下属,他第一次觉得带着这么一帮脑子里只有杀杀杀,抢抢抢的家伙是那么的累。
  
  “如果我们拿不到弓,我们怎么去向女主人交差?你们难道想被抽筋剥皮,泡在毒水里意识清楚的感觉着自己被腐蚀光吗?啊?!”
  
  他指着所在一旁的夏尔,口中唾沫飞溅,向这帮邪契者描绘着任务失败后的可怖下场。
  
  所有邪契者听到他的话,都下意识的一缩脖子。
  
  安达利尔折磨人的手段,他们都是见过的,但绝对不想亲自体验一遍。
  
  “那...那我们该怎么办?”
  
  艾伯特看着畏畏缩缩的夏尔,眼中突然闪过一丝歹毒的光芒,他向着夏尔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
  
  夏尔浑身颤抖的走了过去。
  
  “大...大人...您...您有什么吩咐?”
  
  “把弓拿出来。”艾伯特面色平静的命令道。
  
  “额...噢...”夏尔还是有些依凭的,他觉得,只要保证这把弓只有他一个人能拿得动,那他就还能活下去。
  
  所以他听话的将那把散发着淡紫色光芒的弓从物品栏里取了出来,放在了艾伯特面前。
  
  “很好,让我送你去见魔神大人们吧...他们会喜欢你的~”
  
  看着漂浮在半空中的长弓,艾伯特嘴角闪过一丝冷意,用轻柔的声音对夏尔说着,然后右手突然白光一闪,一发骨矛嗖的一声将夏尔的胸膛穿出一个大窟窿。
  
  夏尔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向后退了一步,然后死不瞑目的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