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 > 虫临暗黑 > 第二百六十三章 王位相酬?

第二百六十三章 王位相酬?

听到哈坎二世的这句话,王宫内的臣属们顿时一片哗然!
  
  “陛下不可!”
  
  “请陛下收回成命!”
  
  “陛下!这绝对不行!”
  
  “是啊陛下!请您万万不可如此啊!”
  
  “陛下,您切不可许下如此重诺,臣等相信时下局势虽然艰难,但绝对还有其他解决办法!”
  
  重臣吓得立刻跪地叩首,希望哈坎二世能够收回他的话。
  
  凯吉斯坦王国的国王之位虽然也不是没有经历过易手,但不管怎么变,每一任国王却都还是本国贵胄,一旦哈坎二世以王位相酬的命令真的发布出去,那恐怕整个王国的政局立刻就会动荡起来!
  
  “其他解决办法?还有什么解决办法?!”
  
  “哈坎二世”艰难的咳嗽了两声,在王座上稍稍坐直身子,用一种审视的眼光扫过下方群臣。
  
  “我国目前已经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酬谢之礼了,更何况要请动一位超凡者出手相助,代价若不足够,那位又怎么可能抛却前嫌伸出援手?
  
  议会那边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了,而现在各大职业者军团远征永恒战场在即,他们即便是想出手相助,恐怕也没有那个余力了!”
  
  他摆了摆手手,看到下方众臣似乎还想在劝,便扶着王座站起身来,向一旁的侍从官招了招手。
  
  “我累了,今天的廷议便到此为止,外交大臣,就按我刚刚说的去做吧,这王位有德者居之,既然我在位时没能为王国的人民们谋得福祉,那就让其他人来吧......”
  
  说完这句话,哈坎二世便在侍从官的搀扶下离开了正殿,向着后方的寝宫回返而去......
  
  “陛下!陛下!罪臣万万不敢以王位做酬礼啊陛下!您若不收回成命,臣下还不如直接死于此地,以免为万民所唾弃啊陛下!”
  
  外交大臣哭天抹泪的去想去追赶小国王的身影,却在门口被禁卫伸手拦下,他的话音穿过宫廷内的走道,向前传出了很远,但哈坎二世却一丝回头的意思都没有,径直走向了自己的寝宫。
  
  外交大臣哭丧着脸回到宫殿内,却见那些刚刚还唇枪舌剑的争论不休,甚至几乎要大打出手的同僚们全都静默不语的站在那里,一个个用眼睛死死的盯着地面,好像那名贵的骆驼绒地毯上突然长出了一片花丛一样。
  
  “你们......”他先是一愣,然后脸上立刻露出了夹杂着震惊与恍然大悟之色。
  
  “你们这帮二臣贼子!王国叛逆!你们怎么敢!怎么敢!”
  
  “唉...这话不能这么说,毕竟我们刚刚也都尽心阻止了,既然国王陛下铁了心愿意付出如此代价来为国民的谋生路,那我们也没有办法呀。”
  
  财务大臣稍稍将脸移开,眼睛从观察地面转移到了观察身边的灯柱,口中却说着让外交大臣几欲吐血的诛心之语。
  
  “是啊,我等何其有幸,哈坎二世陛下袭其先父之遗志,宁愿舍弃王位之荣华来换取我凯吉斯坦王国万民之安康,你又何必非要去做那个恶人呢?”
  
  军务大臣也轻咳一声,随口附和道。
  
  他这一开口,宫殿内的群臣顿时一起同声附和起来:“是啊大人,陛下都开口了,您还在这儿矫情个什么?”
  
  “对啊,况且那薛华已经晋入超凡,恐怕不久之后就要离开本世界了,就算让他坐几天王位又有何妨呢?”
  
  “嗯,说得有理,到时候等他离开了,我们在重迎陛下登位,岂不两全其美?”
  
  “是啊是啊......”
  
  “......”
  
  一群王国臣属如同找到了为自己开脱的绝佳理由,开始大肆夸夸其谈,丝毫不顾外交大臣脸上那越来越灰败的神色。
  
  “唉!王国不幸!遭此大劫!如今竟又出了你们这群无耻小人!哈坎先王!您可看清这帮小人的腌臜嘴脸了么!”
  
  “哎你这说的什么话......”
  
  “是啊!明明是两全其美的好事,怎么到了你的嘴里,却全成了我们的不是了?”
  
  “明明几次三番出使邀请那位失败的家伙是你才对......”
  
  “对啊对啊!厚颜无耻的明明是他!”
  
  “......”在一众同僚的谩骂与嘲笑声中,外交大臣步履蹒跚的一步步向宫殿外走去。
  
  他此刻已经心如死灰,外界的什么话他早就都已经听不进去了,只盼望着自己能早点回家,将家人亲朋都安排出国,自己才好安心去出这趟几乎相当于赴死的请约。
  
  如今国内这时局,其实已到了病入膏肓的地步,国内重臣人人心生异念,这早就不是什么新鲜的新闻了。
  
  但说到底,这王宫大殿内的其他臣属,于此事之间其实都没多大干系,他们只要不作死的去为此事公开发表什么言论,无论到时候事成与否,他们都能轻易脱身。
  
  但他却不同。
  
  作为王国最高身份的使节,这种重要的请约当然要由他亲自去传达,而一旦他真的向那位开了这个口,无论对方答不答应,他几乎都脱不了一个“卖主求荣”的名声。
  
  尽管这命令是国王陛下亲口下达的,但国内的民众们却不会管那么多。
  
  他们只会以为是他这个乱臣贼子为了保全自己的身家性命而擅作主张,将王位都列上了酬礼的清单。
  
  这种要命的名声一旦传扬开去,他和他的家人们在凯吉斯坦国内就不可能再有任何立足之地了。
  
  而且如果薛华接受了他的请约还好说,最起码他还能苟活到薛华离开这个世界之前,然而一旦薛华再次拒绝,那么他恐怕除了当场自尽,就没有其他路可走了。
  
  因为一旦他拿国王的王位做交易筹码的事情暴露出来而又没有成功请到强力的外援,那么这一切的恶名肯定都要他来背锅。
  
  到时候,他怕是走在凯吉斯坦的大街上都会被民众拿石头砸死!
  
  所以他才万般不愿意接下此任务。
  
  可现在国王直接亲自向他下达了命令,他若是不想立刻就被拖上绞架,那就别无他选,只能去完成这趟自杀之旅。
  
  而至于说潜逃他国?
  
  一旦他背上了卖主求荣的名声,试问又有哪个人类王国愿意要他?
  
  即使那些国王们知道他是被迫的,但就算为了自己的名声,他们也绝对会将他立刻绑缚起来,送回凯吉斯坦王国。
  
  因此,被赶鸭子上架的外交大臣才会万念俱灰的向所有同僚口出恶言,他人都要挂了,自然是谁都不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