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 > 虫临暗黑 > 第一笔五十四章 争夺

第一笔五十四章 争夺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那些家伙都得到了消息!”
  
      暗金级小矮人巫师科诺所此刻心中已是怒火万丈,它不知道这个本应该是绝密的消息为什么会突然之间被所有人都知道了。
  
      那三百头天使原本应该是它独享的战利品!此刻却突然多出了这么多混蛋来抢它的功劳!
  
      “大...大祭司...会不会是那几位的手下也侦查到了天使出城的消息......”
  
      冠军小矮人吹箭手小心翼翼的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放屁!那些天使难道是白痴吗?他们的数量只有三百而已,如果连这点人手的保密工作都做不好,岂不是出城来给我们送菜?!”
  
      科诺所恶狠狠的训斥了一番这个不长脑子的手下,然后面目狰狞的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开始思索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目前看来,这个所谓的“绝密情报”已经完全泄露了出去,至少在它所负责的这一部魔军内应该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而且按照那些家伙的行动效率来看,这个情报很可能还在向其他魔军部队扩散,到时候肯定会引来更多该死的苍蝇来争抢这块肥肉!
  
      它需要这份完美的战利品来救自己的命,绝对不能让其它混蛋来分薄它的功劳!
  
      想到这里,科诺所狠狠的一咬牙,它抬起头看了一眼混沌要塞那边的天空,发现那些天使还并没有进入这片区域后便立刻站起身,在自己的随从中点了几个力量最强大的,让它们跟自己一起去其他暗金恶魔的埋伏地进行“交涉”,看看能不能以自己总指挥官的身份让那些不长眼的混蛋知难而退。
  
      科诺所带着几个手下首先来到了“血王”的地盘,这家伙是一头传奇级的死神之王,也就是牛头恶魔,它手下的死神之王部队是一支十分擅长正面作战的登城精锐,一般情况下,在攻城战中它们肯定是会被安排在先锋位置上的。
  
      它准备利用自己总指挥官的身份要挟“血王”,让它带着手下从埋伏区撤退,否则就要在攻城战中让它和它的手下好好“尝尝苦头”。
  
      然而,当它带着满腔的怒意准备好好恐吓一番“血王”的时候,“血王”却十分干脆果断的让它吃了闭门羹——没错,“血王”连见它一面的兴趣都没有,直接就安排自己的手下们将科诺所和它的随从挡在了自己的埋伏区外。
  
      而且“血王”的副手——一头冠军级的死神之王还反过来威胁它,说如果它在攻城战中陷害它们,它们的首领就要把这件事汇报给魔主冕下!
  
      已经在墨菲斯托面前背了一身债的科诺所实在是不敢在将这件事闹到那位老大面前去了,于是它只好在放了几句狠话之后便灰溜溜的离开了。
  
      第一次“交涉”就碰了一鼻子灰的科诺所当然不甘心就这样放弃,于是它马上又将下一个“交涉目标”定在了另一头暗金首领恶魔——米迪德的身上。
  
      米迪德是一头传奇级的厄运武士,而所谓的“厄运武士”其实就是一群善于受用双手重剑的僵尸恶魔,它们的外形就是一种身材高大穿着盔甲的人形僵尸,非常喜欢和擅长使用双手剑。
  
      厄运武士在攻城战中的地位很高,它们所使用的剑技能够对人类的职业者和天使都产生相当大的威胁。
  
      因此,厄运武士经常被用来当做稳固登城阵地的精锐力量,也就是第二梯队的登城部队来使用。
  
      科诺所准备以调整厄运武士阵营的攻城序列做威胁,以期让米迪德放弃伏击那波天使部队。
  
      可惜米迪德很显然也看透了科诺所外强中干的表象,它虽然与其进行了会面,但却十分明确的拒绝了它的所有要求。
  
      而且它拒绝的理由还和“血王”几乎一模一样,那就是如果科诺所胆敢在厄运武士的攻城序列问题上做手脚,它就要把这里发生的所有事全部汇报给魔王冕下。
  
      连续遭遇两轮拒绝的科诺所气的差点吐血,但面对两头暗金恶魔的“反威胁”它却没有任何应对办法。
  
      若是之前它没有遭到魔主冕下的严厉斥责,它大可不必担心这两个混蛋去魔主面前告他的状,因为它才是这支魔军部的总指挥官,它的战场命令只要不出太过明显的疏漏,就连魔主也不会轻易指摘。
  
      但它刚刚才被魔主狠狠的教训了一顿,这种时候它在魔主眼中的可信度显然已经大大降低了。
  
      如果那两个家伙在这种时候联手一起向魔主状告它公报私仇为了私利擅自改动攻城方略的话,那魔主估计不会介意拿它的灵魂蘸末日火山酱来当点心吃的......
  
      科诺所不敢冒这个险,因此它的威胁其实是很空洞的,只要受威胁者看透了它外强中干的伪装,那它就没有什么能够真正拿得出手的实际行动了。
  
      在“交涉”一事上吃了瘪的科诺所此刻心头已是邪火乱冒,它是真的急需消灭那支天使小队的功绩来取下自己头上悬的这柄要命的屠刀。
  
      然而地狱可不是个讲究礼让谦虚的地方,就算它命在顷刻也没人会因此而同情和怜悯它。
  
      它的那些“同伴”们只会站在一旁幸灾乐祸的哈哈大笑,甚至这都已经算是心肠不错的家伙了,恶心一点的更是会直接上来落井下石般的踩你几脚,扎你几刀!
  
      在地狱里,你想要什么东西就只有一个办法能弄到手。
  
      那就是抢!
  
      科诺所已经被逼到了极致,它那一双腥红的小眼睛中满是疯狂与暴戾。
  
      既然这些混蛋不愿意让劳资好过,那么大家就都别想好过罢!
  
      “传我的命令下去,一旦看到那些天使出现在视野范围内,就给我立刻动手!能杀一个是一个!”
  
      “可是...大祭司,这样会让他们逃掉的......”
  
      站在它身边的副手满面不解的质疑道。
  
      “逃掉就逃掉了吧!我宁愿一个都捞不着,也不要给那帮混蛋做嫁衣!”
  
      科诺所狰狞的面孔上尽是疯狂之色,它现在已经不在乎什么功劳不功劳了,只要能让那几个混蛋得不到好处,它什么事情都愿意做!
  
      就在一众小矮人们互相无言对视的时候,伏击圈外的岗哨处突然传来了一阵只有小矮人能听得到的短促锐鸣!
  
      这个信号意味着,伏击目标已经出现在它们的监视范围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