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 > 诸天炮灰游戏 > 第四百六十九章留情

第四百六十九章留情

是天地人之中,地字篇的神术,讲的是水之大德。道德经中,讲规则的,是天字神术,将德行的,是地字神术,将人和古圣的,是人字神术,不过其中有许多神术是连成一片的,牵一字而动全文,所以才无人可以得到其中神术。
  
  而青松观的水,讲的是水之妙用,洗涤天下,也是属于神术,虽然被他人掌握了,但也属于上乘道术,不亚于叶重学的剑道之术。
  
  “好!我给你“水”字篇,你现在就放了小姐。”张叔胸有成竹地答应。
  
  叶重哈哈大笑:“当我三岁小儿来耍啊!我若放开,你反悔怎么办?人心如刀,左右不一,你叫我如何信你?”
  
  人心如刀,以天下之至理,驰骋天下之至利。这是叶重写出来的,自然有深刻体会。
  
  “好!我现在就给你看“水”字篇,就怕你领悟不到。”张叔说罢,就命人取来一盆水,认认真真地洗了把手。洗完后说道:“你可明白?”
  
  “好道法,果然玄妙,你就不怕,我先杀了你家小姐,再交给你?”叶重哼道:“你只要我交出小姐,可没说是死是活!”旁边众道人怒不可制,正欲冲上,却被张叔拦下,张叔冷冷说道:“刚才那只是定金,只要你不伤害小姐半分,我们都是朋友,现在我还能作主,若是一会儿观主来了,那可是不死不休。”
  
  “那好,不伤害她也不算难,我想要你们带我去看看云家大小姐,听说云家大小姐风华绝世,美貌无双,倾国倾城。我多次慕名而来都遭拒绝,所以我只有当一回坏蛋了。”叶重深知自家与青松观的仇怨,自己没有那样深刻的感觉,但对方有,恐怕从小就会经受这样的教育,若是自报身份,恐怕只有不死不休。
  
  众人听到这般说辞,明显暗舒了一口气,天下之人多了,能有叶重这种行为的,也不在少数。这还是墨家天下的原因,若是乱世事迹只怕天天会上演。
  
  “好,只要公子信守诺言,我立刻带你去见大小姐。”张叔一挥手,众人退出到门外,自己在前面带路。
  
  叶重悄悄地松开了左手,说到:“二小姐受累了,小生在这里向水青姑娘赔个不是。”
  
  “哎哟!”云水青,哼道:“小子,你最好小心不然,我第一个打死你,王公子比你好多了。”
  
  叶重唯有苦笑,但听到王公子,心中已是明了,原来王正心也是这么进来的,他想来是遇到的也是二小姐,说辞想必和自己差不了多少。
  
  张叔在前面带路,二十多位道人远远跟在后面,而二小姐拉着叶重谈天说地,一会儿说王公子多帅,一会儿说王公子多好,叶重听得苦笑连连,从没见过这么花痴的。
  
  穿过数间房屋,来到了后院,走到一栋极大的房屋前,听云水青介绍,这是姐妹两个人住的,修真养道,学习写字,纺织描红,谈琴奏曲都在房子里,那天晚上二小姐云水青也是趁着清凉,出去透气,才会遇到王正心的。
  
  张叔打开房门,让叶重在门外看看,绝不可进入房间。
  
  叶重站到门前,只见一位面容愁怅,眼带哀伤的女子伫立在叶重身前。仅一瞬间,叶重的视线,完全被那一双眼睛占据,清澈如水般眼睛中,实在有太多让人无法理解的感情,很深刻,很难懂。这是怎样的一双眼?仿佛就像是一双看尽了天地沧桑的眼睛,又像是泪水流尽,无泪可流的眼睛,这样的一双眼,太震撼了,太莫名了,叶重无法用言语来表达此刻的心情。(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
  
  “王正心让我来告诉你,好好活着,要活的精彩。”
  
  仅一句话,十八个字,让这样一双深沉到极点的眼睛焕发出了无限光彩。首发m.33xs.com
  
  “王公子?你说的是王公子?”眼泪滚滚流出,云水月的声音非常沙哑,仿佛沙漠中的旅人,但又充满了无限的坚持。
  
  叶重点点头。
  
  也许早就把眼泪哭完了,云水月飞快的止住泪水,嘶声问道:“他说他不会回来了,他会死,是真的吗?”
  
  叶重再度点点头。
  
  云水青连忙跑上前去安慰姐姐,好言好语地劝慰着。这时,叶重松了一口气,从云水月的眼神中逃出。
  
  叶重眼尖,发现桌上写着一首诗,是王正心的笔迹,当年在练字的时候,曾借过他的字来临摹。
  
  一弹指间,旧梦如烟,临窗探看,彩云追月。柳絮风中漫天,如对你思念。千百年不变,幽吟声声远,朦胧泪眼,醉看红叶舞翩翩。风寄离愁,哀思难湮,点点闲绪飞落心间。红尘雾绵延,水岸人无眠,轻弹一曲盼君闻。雁尽天边,长歌万里诉离别。驻望当年山河,残梦如昨,漓水东流,逝于水边。一弹指间,旧梦如烟,隐隐青山,葬花片片,追忆流年,如梦如烟。更新最快手机端:https:/m.33xs.com/
  
  天煌子闻五凤合鸣所著。
  
  叶重心中暗道:“天煌子?难道是我派摄生道先辈天煌煌?传闻他是古圣先贤,游历天地,留下过许多传说。”
  
  叶重再看诗意,原本是首赞叹凤鸣动心的诗篇,但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有情者,自然看到了无限浓情。
  
  “敢问公子与王正心是何关系?”张叔将叶重拦在身前问道。
  
  叶重笑道:“不过是路上偶遇,各位何必紧张。”
  
  杀机,一触即发。
  
  “我不信,你必定是九龙派的人,就算不是,那也大有渊源。”
  
  身后的一些道人话还没讨论完,叶重就欺身而来,张叔早已蓄势待发,见人已进身,立即双掌拍出,掌风如实质一般,手还没有接近。
  
  叶重根本就不去理会,双手由上往下正中双臂,轻轻一搭,人已腾空而起,飞身来到两姐妹身前。
  
  这时张叔怒上心头,拔出一柄大刀,旋身劈来,丝毫不顾忌叶重身后的两位小姐。
  
  难得的筹码在手,叶重岂会放弃?立即甩剑一震,大刀脱手,张叔被震得飞至门外,将尾随的二十多人震得全部趴下。
  
  这时张叔躺在地上哼哼道:“九龙派的剑术,震惊百里,你果然是九龙派的人。”
  
  “是,又如何?”叶重毫不忌讳地说:“若不是我剑下留情,你全身筋骨都废了,还想活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