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书斋 > 手术直播间 > 1051 差一天就会死

1051 差一天就会死

    “就这样吧。”郑仁微微一笑。
  
      客座教授,这个名字听起来倒是蛮舒服的。虽然不是终身教授,但如果是这样的话,别人称呼自己,是不是就要改成郑教授了?
  
      只是想一想,郑仁就觉得没意思。还是老板好听点,在国内,教授这个词已经被用烂了。
  
      冯旭辉拎着空空如也的拉杆箱,正在庆幸,他英语听力很差,完全听不懂郑仁、苏云和史密斯博士在交流什么。
  
      这次来梅奥,把拉杆箱装满,带了足足三十套tips手术用的耗材。
  
      对冯旭辉而言,这是带了足足一、两倍量的,因为苏云说了,还要从梅奥直飞海德堡。
  
      可是没想到郑总简直太能干了,梅奥一口气做了二十多台手术,连直播带教学,噼里啪啦的箱子就见了底。
  
      而国际部的同事,到现在竟然还没到。
  
      冯旭辉琢磨着找个空闲时间,一定要联系马董,赶紧铺货。最主要的是把自己的行李箱给装满,要不然心里空落落的,真是没有底。
  
      看着郑总和那个瘦瘦的美国教授谈笑风生,冯旭辉有些羡慕,自己还是需要努力进步啊。连人家说的什么都不知道,自己想要抱大腿似乎都有些心虚。
  
      胡艳徽则竖着耳朵听着郑仁和史密斯博士之间的交谈,她很惊讶。客座教授意味着什么,胡艳徽并不知道。可是这个名字一听就很高大上,肯定是好事儿。
  
      她拿起手机,给彭佳发了一条信息。
  
      【郑老板在商谈成为梅奥客座教授的事情,他的助手很不满意,认为应该是终身教授。】
  
      信息传输,化作电磁波,来到华夏,组合成文字,吵醒了正在熟睡的彭佳。
  
      彭佳正在小憩,睡的很香,很甜,很开心。
  
      自从郑老板抗震救灾回来,商量妥手术直播的事情后,自己的事业终于找到了一条突围的方向,现在已经隐约能看到那片没有竞争者的蓝海了。
  
      虽然被吵醒,但彭佳没有不高兴。只是太疲倦,想要小憩一会,看了一眼时间,睡了整整半个小时。
  
      够了。
  
      他拿起手机,见是胡艳徽,点开微信。
  
      看到信息的一瞬间,彭佳全身的血都凝固了。不知道多长时间后,脑乏氧症状开始出现,头晕、目眩,还有耳鸣。
  
      症状和之前听说要在梅奥诊所做直播教学手术的时候一样,甚至隐约还略重了一点。
  
      要是这么下去的话,怕是杏林园还没上市,自己就死了,彭佳无奈的想到。可是郑老板每每都会带给自己惊喜,让自己的血压情不自禁的飙升。
  
      郑老板要在国外当客座教授了?
  
      还是梅奥诊所的客座教授!虽然不是终身教授,但这就已经足够了啊。梅奥的终身教授,好像到现在还不到十个人,都是鼎鼎有名的大前辈们。
  
      这是好事,一想到以后手术直播之前的广告语里打出梅奥医疗中心客座教授郑仁医生的字样,彭佳心中一团火热。
  
      可是还没等他高兴多久,彭佳忽然想到一件事情,一盆冷水当头浇了下来。
  
      不对!自己错了!彭佳马上意识到心里一直忐忑的问题在哪。
  
      郑仁郑老板这面,自己似乎投入的太少,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
  
      只是一份手术直播的协议,如果郑老板明天就再也不做直播手术了呢?那自己该怎么办?什么客座教授、什么诺奖候选人,和自己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至于未来要是拿到诺贝尔生物学、医学奖……
  
      彭佳打了一个冷颤,这是一个巨大的战略上的失误,自己怎么会忽视郑老板!简直无法原谅。
  
      如果是一名普通员工犯了这样的错误,彭佳肯定毫不犹豫就把他给开除了。
  
      所有起床气都飞灰湮灭,彭佳马上召集得力下属,开会研究要怎么才能和郑老板签署一个长期协议,把郑老板绑……请上自己家的战车的事情。
  
      ……
  
      郑仁没去管什么客座教授的事儿,梅奥太远了,这次是有私人飞机,来一趟并不觉得有多累。
  
      但要是长年累月的往美国跑,还是挺烦的。
  
      让苏云去和史密斯博士交流,最后得到什么样的结果都可以。至于苏云问到的终身教授,郑仁只是付之一笑。
  
      在科学界,能在世界名校拿到终身教授头衔的人,都是流芳百世的大牛。比如说牛顿、比如说……
  
      换到医疗界,能在梅奥拿到终身教授?
  
      在郑仁看来,这有点扯淡了。
  
      正想着,手机响了起来。
  
      是小伊人么?郑仁拿出手机,见上面备注的名字是吴辉。
  
      那个明星啊,郑仁随即想起来吴辉温文尔雅,颇有风度的举止做派。
  
      这人还不错,郑仁心里想着,接通了电话。
  
      “郑医生,你好。”吴辉的声音略有些虚弱。
  
      “嗯,手术做完了吧,是不是很顺利?”郑仁笑眯眯的问到。
  
      “手术做完了,医生说我差一天就会死掉。”
  
      这个……太危言耸听了,郑仁心里对此很是不赞同。只是化脓穿孔阑尾炎而已,加上弥漫性腹膜炎,说病情很重是应该的。但要说晚去一天就会死,那就很不对了。
  
      不过也有可能是吴辉叙述的有问题,这也经常见到,毕竟他不是医生,对各种专业术语都不清楚。
  
      “做了手术就可以了,放心休养几天,很快就会好起来的。”郑仁很温和的说到。
  
      电话那面没有声音,沉默着。
  
      手机信号不好?郑仁把手机拿到自己面前,看了看,没什么问题啊。
  
      “喂?”郑仁试探说了一句。
  
      “郑医生,盲肠没有切,社区医院的医生说,没办法切除。”吴辉有些犹豫,但还是和郑仁说出了实情。
  
      这……
  
      郑仁回想了一下吴辉系统面板里的诊断,叹了口气,这特么是误诊啊!
  
      说误诊,并不准确,应该说是社区医院的医生水平不够,充血水肿、甚至有坏疽的阑尾他不敢切而已。
  
      什么狗屁的晚来一天就会死,都是扯淡。
  
      估计是手术没做下来,就把病情夸大,让患者认为自己的阑尾没做下来是应该的。
  
      而吴辉口中的盲肠,是香江人的说法,并不准确,他说的就是阑尾,这一点并不存在争议。